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乐园

第十四章 14

末日乐园 须尾俱全 3134 2014-10-29 19:31:40

  “你们说,那个孔芸刚才是怎么回事?”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林三酒一边上楼,一边满腹疑惑地问。“一提到喝水,怎么就那副模样……”

  “谁知道呢。”卢泽看了一眼手里拎着的东西,“说不定她家里买了很多箱水,怕咱们知道了会抢呢。”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林三酒努力想回忆一下平日里有没有见过孔芸,但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她沉默了几秒,听见三人轻轻的脚步声回响在楼道里。

  “总之,我们一会儿下去的时候多留神吧。”玛瑟作了个总结。

  几个人说着话,顺着楼梯拐上了一个弯,就看见了一个大大的“38”。“到了。”林三酒站在楼梯口,轻轻吸了一口气,拉开了虚掩着的门,迈步进了屋。

  房子通向楼梯的应急门,开在保姆房的旁边。从保姆房前的走廊里穿出来,就是客厅了。几人走了进来,目光一扫,卢泽第一个发出了一声惊叹:“……小酒,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这间公寓未免也太大了吧——啊,你家客厅里竟然有私人电梯?”

  林三酒扫了一眼客厅——还是老样子,精致沉稳的实木地板上洒着一地的碎玻璃,沙发被撞歪了,一地狼藉。就连她第一次袭击任楠时用的那把剔骨刀,也仍然躺在老地方。看来自从她走后,就再也没人来过了。

  “这不是我家,”她淡淡地应了一句,把脚下的碎玻璃都踢到了一边。“是任楠把我骗来的。这也不是他的房子,他是吃掉了这个房子原本的主人,然后自己住下,鸠占鹊巢了。”

  再提起这件事时,她意外的冷静让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见林三酒一边说一边进了卧室,卢泽一下就把自己扔进了沙发上。他立刻沉没进了宽大松软的沙发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嗯——这个真舒服。比超市的浴巾可强多了……要不咱们在这儿睡一觉?”

  玛瑟发出了“嗤”的一声。

  听着房间外的说话声,林三酒微微地笑了笑,从床上拿起自己的睡裤,伸手一掏,果然摸出来了一张卡片,正是【任楠的尸体】。

  看着卡片上的简笔画,身处在这个噩梦般熟悉的房间里,她不由又想到了每天晚上看着她的雪白的脸——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林三酒忙收起了卡。

  她身上穿的这套衣服,一抖简直都能往下掉盐粒子,早就该换了——林三酒简直无法想象在过去的一天里,自己究竟出了多少汗——一边暗暗地咋舌,她一边飞快地换好了衣服,又翻出来了两个挎包,装了不少方便活动的衣服鞋子进去。

  收拾好了出来一瞧,只见那两人都在厨房里,大米的包装袋已经打开了;而卢泽正在想办法阻止玛瑟下厨:“玛瑟,咱们背点水米上来不容易……不不,我不是嫌你做饭不好吃,主要、主要是粥这个东西吧,太简单,杀鸡焉用牛刀……”

  林三酒轻声一笑,刚才心里缠绕着她、若有若无的冷意淡了下去。

  听见她的声音,卢泽忙说:“哎呀,小酒出来了,咱们先看看尸体,然后再说吃的,行不行?”

  玛瑟黑着脸,当的一声把锅子一撂,走进了客厅。

  “她做饭好难吃。”卢泽趁机在她身后比划着,用口型对林三酒说。“别让她做,求你啦。”

  林三酒忍俊不禁地别过脸,清清嗓子说:“……我就把他放这儿?”

  其余两人点点头。

  随着一道白光闪过,一个人形的黑影从林三酒的手心里掉了出来,砰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地板上。

  兴奋的眼神,裂至两腮的巨嘴,以及从嘴里探出的血红刀尖……一天之后重新又见到了这具尸体,林三酒忍不住心中一颤,别过了目光。随即,她又强迫自己转过脸来,尽量保持住了平静。

  卢泽“嘶”地一声抽了一口冷气:“哎呀这样儿的也叫帅,你们世界的标准看来不同啊……”

  话没说完就被玛瑟打了一下,把后半句给打了回去。

  林三酒也懒得解释,颇有点儿哭笑不得地把手放在了尸体口中的刀尖上。——经过王思思一事,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个能力允许自己每天转化四件物品,而不仅仅是四次。看看现在时间还没有到十二点,厨师刀好歹也是个武器,不如收着算了——心念一定,一道短暂的白光闪过,刀消失在了她的手掌里。

  没有了凶器的尸体,看起来多少还算顺眼了一点。

  “我刚才在房里看过了,他没有什么背包箱子之类的东西……我在这儿住了几个月,好像也没见过他随身带过什么包。”林三酒壮起胆子,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眼角的余光里,那张巨大的嘴仍然僵硬地裂着。

  “这你就不懂了,”卢泽舔了舔自己的兔牙,笑嘻嘻地说,“我来顺便给你上一课吧!”说着,他居然伸手解开了尸体的衣服领口。

  “在新世界里,咱们都有可能因为机缘而得到一些价值比较高的特殊物品……不,你不用给我看,那把菜刀不算宝贝……杀了人也不算。”卢泽两只手灵活飞快地在尸体的脖颈、胸膛上摸索了一番,配上因兴奋而晶亮的双眼,简直——就像是一个变态。

  “如果你有那么几件好东西的话,可得记住了,千万不能随随便便地装进包里到处走……不然遇上心怀不轨的人,抢了你东西倒也算了,怕的是谋财害命。”

  卢泽嘴里不停,手中也不停。很快,他就伸手探向了任楠的耳朵——接着,林三酒的目光随着他白皙的手指一起落到了一个黑曜石耳钉上;当即她就笑着说:“这可不是什么宝贝……”

  话才刚开个头,卢泽已经将黑曜石耳钉拔了出来——在林三酒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一阵银光已猛然间迸了出来,“叮”的一声,耳钉落在了地上。而那团银光依旧在卢泽的手上融融地亮着,映得半个客厅都白了。

  “……这是什么?”林三酒呆呆地把脸凑近了,这才发现原来卢泽拿着的是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是一团不断流动的银色光芒。

  卢泽被银光晃得眯起眼睛,一字一句地念道:“能力打磨剂……注,初级进化不适用……”

  看着玛瑟和卢泽一脸迷惑的模样,就知道他们俩大概也没有听说过这个打磨剂。不过虽然仍有许多不解,但是光听名字,大概也能猜到七八分了:想必是对能力有着增强或提升的作用吧?林三酒一边端详着漂亮的银光瓶,一边想道。

  虽然东西不错,不过在场三人都不算是什么实战派,加上又还都进化得不多——虽然卢泽老是不肯承认——因此几人倒也不大在意,随手就放在了一边。

  “真是奇怪了……这耳钉还是我送给他的呢,怎么里面会藏了这么个东西?”林三酒看着卢泽继续搜索,不解地向玛瑟问道。

  “所有的特殊物品,都有一个奇怪的特性:可以以分子的形式,将自己完全融入到另一个物品当中去——当然,一个东西里只能藏一件。当你要将它们取出来的时候,它们又会以分子的形式脱出,进行重组,重新变成本来的模样。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大家都会把珍贵的东西贴身放着,”玛瑟尽量将这个过程解释得浅白一些,她一指卢泽说:“你看。”

  听得目瞪口呆的林三酒,傻乎乎地转头看了过去。

  卢泽手上拿着的,是任楠那块永不离身的百达翡丽手表。他身为进化者,只在表盘上按了几下,就找到了目标;随即一个黑影子突然从手表中滑了出来,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迅速地凝成了一个钱包的模样。

  林三酒张着嘴,拾起钱包,怀着一种几近敬畏的心情打开了。

  钱包不大,也就一个巴掌的大小,没有寻常钱包里的钞票夹——与其说这是一个钱包,还不如说它是一个卡包。翻了翻,她发现里面除了一张纸片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拿过能力打磨剂当作照明,林三酒将纸片都抽了出来。

  三个人的头不约而同地凑到了一块儿。

  目光刚刚落下的十几秒里,几个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盯着它又看了几秒,林三酒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她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了另两人一眼,随即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再次低下了头,把刚才的那一行字又看了一遍。

  没错,千真万确——

  玛瑟和卢泽也意识到了这是什么。玛瑟的声音有点颤抖:“我没看错吧,这是——”

  突然从应急门的方向传来了“砰”地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