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乐园

第七章 这个新世界

末日乐园 须尾俱全 2894 2014-10-21 19:30:54

  在林三酒的指引下,玛瑟一路将车开到了38楼公寓的楼下,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休息。

  毕竟是顶级的社区,与外面相比人少得多了。即使在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里,此时的花园里看上去还是那么幽静别致。

  犹豫了一瞬,林三酒挡上破碎的车窗,打开了冷气。如今朱美已经不在了……节省油电已经没有了意义。凉爽的环境不但能让她快一些恢复元气,对脖子上的伤口也有好处,不至于在高温下引起发炎感染……只是虽然道理很明白,但当冷风吹起的那一刻,她依然有些黯然。

  卢泽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叹了口气说:“大姐,你别太伤心了。你的朋友……总算不是死在堕落种的手上……”

  一块儿经历了一场生死关头,双方的关系早不知不觉地近了许多——林三酒感受到了卢泽的善意,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才说:“能不能别叫我大姐了?我真不比你大多少……对了,刚才还没有来得及介绍我自己,我叫林三酒。嗯,刚……刚进化。”

  “取自万丈红尘三杯酒?”卢泽立刻扁起了嘴巴,“比名字我输了。那我叫你小酒吧……对了,你为什么在脖子上包着一条毛巾?”

  “噢!”一语提醒了林三酒,她忙解下了又湿又热的毛巾,露出了下面血肉模糊的伤口。卢泽一见,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玛瑟也挑高了眉毛,疑惑地看着她。林三酒打开了一瓶纯净水,一边清洗伤口,一边将任楠之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大概是这两人曾经在危急关头救过她一次的原因吧,林三酒此时很愿意信任他们。

  与卢泽呆呆张着嘴的反应不同,玛瑟一直皱着眉头沉默着,忽然伸手指了指纯净水瓶子,对愣了愣的林三酒说:“让我来吧,我好歹也是读过几年医科的人。”说完,她从自己的腰包里找出了一卷绷带和一些抗生素。

  ……分化出来的人格难道也有自己完整的人生经历?林三酒不解地看了一眼卢泽,没说什么,还是乖乖一仰头吞了两片抗生素下去。有了玛瑟的技术,没过一会儿,她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被妥善地处理好了。

  听完了故事的卢泽一时还有点回不过神:“我以前也听说过这种吃人能力……只是我跟玛瑟从没见过,一直以为是都市传说呢,想不到竟然是真的。这个任楠大概也才刚进化没多久,才这么轻易地被你干掉了。不然假以时日,他得厉害成什么样儿啊!”

  “幸亏我们没遇上过这样的人。”玛瑟静静地说。

  相处了半个晚上,林三酒也看出来了大概,玛瑟虽然无法实战,可是身手敏捷,个性冷静,阅历也广(?),感觉上倒比卢泽还靠谱些。

  “你们给我解释解释这个什么世界吧……到底怎么回事,有多少个世界啊?”林三酒忍不住朝玛瑟问道。

  “为什么你问玛瑟不问我……”身旁响起了卢泽的抗议声。玛瑟跟没听到似的,反问了林三酒一个问题:“你听说过平行空间理论吗?”

  林三酒“啊”了一声说:“在我们的宇宙之外,存在着无数个平行宇宙——每一次的测量行为,甚至是每一个人的选择不同,都可能会分裂,不,创造出一个新的平行空间?”

  她也是看过不少科幻小说的人,这个还是知道的。

  玛瑟面色平静,点点头说:“我事先声明,这只是一个猜测,有的进化者赞成,有的进化者不赞成——我?我是赞成的。我不知道你的世界上有多少人,我们的世界里一共有43亿人。每一个人的一生中,所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分裂出一个新空间。你今天早上选择走左边的那条路,那么在另一个空间里的你,选择了右边的路……而新空间中的每一个人,又会继续不断地创造出新空间。这样算起来,一共有多少个’世界’,谁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无穷大。”

  “原本咱们都在自己的空间里生活得好好的,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另一个空间里的人。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有的平行空间开始变异了……就像这里一样。”

  趁着玛瑟停了一下的空档,林三酒赶忙问道:“难道都像这儿一样,变成了高温环境?”

  回答她的是面色难得沉重一次的卢泽:“不一定。我们的世界里,是由于发生了一场病毒实验泄露……超过一半的人都死在了病毒造成的瘟疫里。”

  林三酒忽然想到,大概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失去了亲人好友。

  车厢里静了几秒钟,还是玛瑟打破了沉默,继续说道:“谁也说不好到底有多少个平行空间同时变异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数字决不会小。当初我们从病毒中活了下来,也进化了,本来以为接下来只要努力生存就行了。但是——”

  玛瑟停了停,好像在斟酌一个合适的说法。

  “在第14个月的时候,我和卢泽已经适应了那个充满了瘟疫和堕落种的新世界了。变故出现在一个平平常常的夜晚。”

  “我和卢泽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战场上了。你能想象吗?我们才刚睁开眼,还不明白自己在哪儿呢,离我们五十米远的地方就被扔下了一颗炸弹……”玛瑟适时地补充了一句。

  “虽然当时还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们起码很快搞清楚了一点:我们已经不在原先的世界里了。我们四处打听,总算是得知那个世界叫做‘被血染成黑色的土地’。在那个被战争统治的世界里,我们又辛苦地活了14个月。直到第14个月的最后一天,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了……”卢泽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遥远。

  在车内凉爽的空调气里,林三酒额头上爬下了一滴汗。

  她明白了。不等卢泽开口,她就轻轻地说道:“……你们来了这儿。”

  卢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极温地狱。”

  极温地狱!

  林三酒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卢泽却好像已经猜到了她要说什么:“不仅仅只有我。两个世界里,几乎我遇见的所有进化人类,都会在第14个月的时候被送走。而且……好像每个人、每一次去的地方也都不同。”

  心脏猛地砰砰跳了几下,林三酒有些不敢置信:“这么说来,我14个月后也会……”

  “到另一个‘新世界’里去。”玛瑟以肯定的语气说。“大概因为我是分化出来的人格,所以我只是跟着卢泽行动罢了——但其他的同伴,都失散了。”

  一个又一个超乎想象的消息充斥了林三酒的大脑,她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忽然醒悟过来:“慢着……你刚才说每个进化人类去的地方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我们是在无穷无尽的末日世界里,随机被扔出去——”

  这就意味着一旦离开,她有可能终其一生,再也无法回到这个生养自己的地方了?

  不,还不止——这也意味着,14个月一到,卢泽和玛瑟就会被送到鬼知道哪一个世界里,有可能几人再也遇不上了。

  才遇到了两个可以信任的人,却马上就被告知要分离,这种感觉真叫人有些奇怪。

  汽车玻璃上早已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很显然,就在说话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里,外面的温度再度攀高了。林三酒将空调关小了一些,在沉默中忽然又意识到了一个可能性。“等等,在平行空间理论中,是有无数个‘我’的。那么也就是说,我有可能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遇到另一个我?”

  出乎意料地,玛瑟坚定地摇了摇头。

  “就像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一样,平行空间理论只是目前我们所知道的、能最好地解释这些末日世界的一种说法,并不是真理。但你刚才所说,正好是这个平行空间理论的一个缺陷;因为在另一个新世界里,是根本没有另一个你的。”

  林三酒有些恍惚,——今晚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她不由靠在了椅背上,脑子里尽是关于新世界的一切,一时怔怔无语。

  忽然车里响起了唰的一声轻响,她抬头一看,只见玛瑟食指上的指甲已经化作了长长的钢甲,正望着她,眼里闪着期盼的光芒:“……现在,能让我抽血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