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乐园

我刚才度过了一个极度不真实的晚上

末日乐园 须尾俱全 1971 2019-02-06 23:07:40

  我今天食言了没有写番外,是因为我想和你们分享一下我刚刚度过的晚上——我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告诉别人别人可能都不会信。

  是这样的,今晚我和我妈、亲戚朋友一起聚餐,吃完饭以后我们一起坐出租车回家(此处是奇迹因子1),19:42下车,进屋,20:50的时候想找手机玩一下,发现找不到。没了。打电话,你猜对了,关机。

  这他妈不用问了,手机肯定落车上了。离开餐厅的时候我特地检查过,没有忘东西,唯一一个可能性就是裤兜里的手机滑到出租车后座上了,被人捡走了。

   woc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那部手机里储存了无数非常重要的资料,银行卡账号信息,个人信息(证件照片),家里车相关的app,简直数不胜数。丢了那个手机,基本上我们一半家产都岌岌可危……当时直接他妈炸了我都,因为啥呢,我坐车从来不要发票,根本不知道刚才的出租车车牌号——就在这个时候,我妈突然说,“我要发票了。”

  她也是一个从来不要发票的人,为啥突然今晚要了票,是因为想起别人告诉她,为了保险一定要拿出租车发票——所以她心血来潮要了发票!!!我差点都没想起来!

  接下来我迅速打电话给汽车公司,这里真的要赞叹一下了,晚上八点多,客服电话响了两声就有人接了,帮我们联系了司机,给了我司机电话。打过去一问,司机说:“你们下车都一个小时了啊,我都接了四单了,车上早就没有你的手机了。”

  当时我都快哭了好吗……用查找IPHONE功能没用,那个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根本不显示,锁不了,出租车是唯一一个希望了。我问司机,我们下车之后那一单的客人,是从哪里上车,到哪里下车,是什么样的人(逻辑上来说,是下一单坐在后座上的人最有可能拿到)……司机还满热心,告诉我他们在19:55分时在一个住宅楼地址下车了。

  一般来说,你就算知道他们在哪儿下的车,那又怎么样,对不对,你去哪里找人?但是丢的手机太重要了,我简直缉毒犬附身,穿上衣服就打车出门——我当时心想,我他妈求大楼保安调19:55分的监控,找进来的一男一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吧!

  在去的路上,我又打电话给司机了(以防万一可能要跑很远去调出租车内监控),然后司机告诉我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他们是去那个住宅楼旁边一个韩国料理吃饭去了。”

   woc?!当时都晚上九点半了,一个半小时怎么也该吃完了吧!!人走了茫茫深圳市几千万人我还去哪里找啊??

  我下车的时候腿都软了,颤巍巍走进韩国料理一看,到处都是空的,一、桌、客、人都没有。(奇迹因子2)

  跟前台小姐姐说了一下来意(根本不抱希望了,只想倒地哭),她说,“我们这儿真没有一男一女吃饭的了,全走了,就是包间还有人了,但那是一大群人。要不这样吧,你去楼下路口保安亭,他们有监控。”

  我他妈尽量口齿清楚地把来意和保安说明白,保安还有点不大愿意似的,挨不过我一直不放弃,领着我们去了后面一个小破屋,里面好多台屏幕,还挤了另外两个保安。找到19:55的监控,正好能看见韩国料理门口,我当时真是屏息凝神地盯着屏幕——虽然我还没有去想,就算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又怎样,完全是大海捞针——果然看到符合司机描述的一男一女,手拉手走进了那家韩国料理。

  这个过程中,3个保安众口一词唧唧呱呱不断说“你看这个没用的”“你去哪里找他们”“你就是要报警”“报警报警”……我当时根本已经绝望了,你丢个手机而已,大过年的,警察会管么?我们就从屋里出来,绕回韩国料理门口,看见对面有个咖啡厅,想说会不会是那对情侣吃了饭去喝东西?于是过去找了一圈,没有。(奇迹因子3)

  等从咖啡厅走回来的时候,我们准备放弃回家了,3保安之一正好走出来抽烟(奇迹因子4)。看见我们,他就几步走上来,问“报警没有?”,得知还没报,就一个劲催我们:“赶快报警,不要打110,打这个派出所电话,快点报吧都两小时了!你不用过去,就在这叫他们来,在这等着!”

  都到这个地步了,报了就当他妈娱乐自己了吧。我就在原地打了电话,听那头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小哥哥转接了我的电话,详细阐述了一下事情经过……

  就在这个时候,监、控、录、像、里、的、一、男、一、女、走、出、了、韩、国、料、理、门、口。

  我当时一眼认出他们的时候,连话都不会说了,一拍我妈就直指了过去——就算看见耶稣走出来我估计也就是这个反应了——为啥前台小姐姐说没人了呢,因为他们是来和朋友聚餐的,一大他妈帮人一起走出来的,原来包间吃饭的就是他们。

  那个时候我心里就一个想法:咋命运还带埋伏笔的呢??这么多奇迹因子,只要有一个没有对上,我们就找不到人了。

  注意,到这个时候,其实我们还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说明就是他们拿了手机……不过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我们几个走上去以后,连问话都没问,过去就朝那男人说:“你捡到我手机了。”

  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看见了那个男人脑袋里过于震惊的一片空白——因为他随即说:“啊,是。”

  “还给我吧。”

  他打开包,把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红色IPHONE掏出来,还给了我们。

  “谢谢,新年快乐!”我们几个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觉得那个男人到现在还是懵逼的状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