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六章 王府夜话

天下枭雄 高月 2953 2012-05-27 22:30:35

    当天晚上,杨元庆便住在晋王府内,一轮圆月将银辉洒满了枝头小路,王府内格外地安静。

  “公子,往这边走!”

  两名宫女各提着一盏橘亮的莲花灯笼给杨元庆带路,穿过一扇圆形院门,杨元庆来到了客房区,这里是王府西院,更加空旷,仅客房区就占地五亩,一百多间房舍,有精致的独院,有连排单屋,绝大多数房间都空关着,只有几间小院隐隐亮着灯光。

  “公子,到了!”

  两名宫女停在一间小院门口,抿嘴笑道:“我们就不进去,在这里等候公子。”

  “多谢两位!”

  杨元庆向她们拱拱手,走进了院子,院子里有一株枝繁叶茂的杏树,足有三四丈,巍然矗立,一排屋子中有三间屋子亮着灯,其中一间屋子门开着,隐隐可听见胖鱼和康巴斯嘿嘿笑声。

  “将军!”

  杨元庆忽然听见有人在叫他,他一回头,只见尉迟绾坐在杏树的一支枝桠上,神情落寞。

  “你怎么在这里?”

  杨元庆灵巧地攀上大树,坐到她旁边笑问:“他俩在屋里做什么?笑的声音好像不对。”

  “两人发了大财呗!他们还能有什么可高兴之事?”

  尉迟绾心中对他二人充满了蔑视,路上还信誓旦旦说,绝不把马卖给权贵,可这会儿,一个王爷出了十倍的价钱,他们早就把路上的誓言忘之脑后,尤其那个胖子,还后悔卖给苏家五十匹马太多了。

  “我发现那个死胖子比老康还要贪心!”尉迟绾恨恨道。

  杨元庆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贪心早不是一天两天,这么多年了,你才发现吗?”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他早晚有一天会被贪心害死。”

  杨元庆会心一笑,“我看看他们去。”

  他正要跳下树,尉迟绾却叫住了他,“将军,有件事,你帮我参谋一下。”

  尉迟绾心中压抑得慌,她实在忍不住要说实话,“我....其实在家乡从小就订了亲。”

  “你莫非是......逃婚?”杨元庆有点听懂她的意思了。

  尉迟绾点点头,小声道:“一半是替父从军,一半是逃婚。”

  她叹口气又道:“我从小就不喜欢那个人,但.....我没办法,只好从军逃婚。”

  杨元庆这才明白,为什么和尉迟一提到嫁人之事,她就立刻翻脸,原来是另有隐情。

  “可是已经过去五年了,那个人还会等你吗?”

  “婚约女方不能取消,就算他已经娶妻,他也一样可以纳我为妾,如果我嫁人,我就得吃官司,即使我躲得过,我父母也躲不过。”

  尉迟绾忧虑到了极点,杨元庆瞥了她一眼笑了笑道:“你不要担心,你的婚约,我来想办法替你取消,我相信只要我出手,那个人会乖乖听话取消婚约,但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去探望父母。”

  尉迟绾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将军,婚约之事,我自己能解决,你别乱来,那人是我表兄。”

  杨元庆沉吟半晌,便点了点头,淡淡道:“好吧!我不插手,你如果需要帮助,尽管开口。”

  尽管大多数时候杨元庆都把尉迟绾当做是男人,但有时候他也会想起,尉迟是一个女兵,已经二十岁,这个年纪在大隋已经很危险,男人晚成婚可以理解为建功立业,但女人却不行,扮演的社会角色不同,晚婚为家族礼法所不容,或许这才是尉迟不敢回家的真正原因。

  杨元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在战场上杀伐果断,但这种事情他却一筹莫展,他原想让尉迟回家去,让家人和她商量婚事,可没想到她居然已有婚约,让杨元庆无可奈何了。

  他跳下树向房间走去,走到门口,他又回头道:“尉迟,回去和你姐姐商量一下终身大事吧!”

  尉迟绾抓了抓头发,她心中一样充满了苦恼,她根本就不想嫁人,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她,连杨元庆也不理解。

  她忽然又想起一事,她要去给义成公主做侍卫,这件事还没有和杨元庆商量。

  “将军!将军!”

  她连喊两声,杨元庆却没听见,他已经走进房间了。

  .......

  房间里,胖鱼和康巴斯笑眯了眼,两人正在分银子,他们的卖马钱全都是银子,桌上堆放着几百锭官银,都是岭南铸造的银饼,五十两一饼,银子是财富,不是货币,主要用于赏赐军功,但也可以从邸店兑钱,杨元庆记得,五年前,一两银子可以兑二十吊钱。

  他们的一百五十匹马,一共卖了一万五千两银子,这就是市价的十倍,对于一般人,这是不可想象的出手阔绰,但想到杨昭是晋王皇孙,一切的不可思议都迎刃而解。

  回京第一天,他们便卖马发了一笔大财。

  杨元庆坐了下来,笑着问他们二人,“说说看,这笔钱你们有什么打算?”

  “将军,我想......”康巴斯迟疑着,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老康,有什么话直说,别这么吞吞吐吐。”

  康巴斯怎么也开不了口,还是胖鱼替他说了,“将军,他是说,他想退伍从商。”

  杨元庆沉默了,片刻,他缓缓问康巴斯,“你已决定了?”

  康巴斯默默点了点头,他叹口气道:“五年了,我很思念我妻子和女儿,我想在京城开一家店铺,把她们接过来。”

  “好!没有问题,你的军籍我会替你安排好。”

  康巴斯忽然扑通跪倒在杨元庆面前,他竟哭了起来,“将军,我不想离开大家,但我真的实在是.....”

  杨元庆连忙扶起他,拍了拍他肩膀,安慰他道:“老康,你不要歉疚什么,我们都能理解,毕竟你有妻女,不像我们,都是单身,没有什么牵挂。”

  胖鱼在旁边嘟囔道:“其实我也想有牵挂。”

  杨元庆又好气又好笑,回头给了他一拳,“你小子,闭上你的鱼嘴!”

  杨元庆又安慰康巴斯几句,这才斜睨一眼胖鱼,“说吧!你这条肥鱼,你又有什么打算?”

  胖鱼眨眨小眼睛笑了起来,“其实我刚才和老康已经说好了,我把这次赚的钱全部投给他,他的店铺里将来有我一份,我觉得老康确实很会做生意,一对破瓷瓶居然被他捣鼓成上万两银子,他简直就是财神爷转世,康财神!”

  杨元庆伸手抽了他一个头皮,笑骂道:“那是晋王看在我的面子好不好,你以为他会睬你?还有你们的马,要不是我去给突厥人说,你以为他们会卖给你战马?你小子居然把我忘了。”

  胖鱼捂住脑袋道:“我当然知道是你,但我敢说吗?万一你要分一杯羹怎么办?”

  杨元庆和康巴斯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个死胖子,谁说他没有心眼?

  就在这时,一名宫女在门口道:“杨将军,我家王爷找你,在前堂!”

  “我这就去!”

  杨元庆点点头,又吩咐他们道:“既然有钱了,你们尽快去找店铺,店铺找到就搬出去,明天我要去仁寿宫,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胖鱼替我把五百黄金一一抚恤好,然后你们就回大利城,到时我自己直接回去。”

  “将军,放心吧!我们心里有数。”

  杨元庆又重重一拍康巴斯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老康,好好干,在京城有什么难处直管去找杨府,他们会帮你解决。”

  康巴斯心中感动,他默默点了点头。

  杨元庆转身便向前院而去了。

  .........

  回到前堂,只见杨昭端着一大盘水果,一边吃,一边好奇地上下端详一只布包,杨元庆一眼便认出,正是他放在杨府的那只布包,杨玄挺又把它送回来了,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晋王府?

  杨昭见杨元庆回来,便笑道:“这是刚才杨府派人送来的,说是你的东西。”

  他又有点好奇地问:“这里面是什么?感觉沉甸甸的。”

  “是我的军功!”

  杨元庆笑了笑,“里面装满了石灰。”

  “石灰?”

  杨昭不理解,石灰和军功有什么关系?他疑惑地望着元庆。

  杨元庆解开布包,里面是一只木箱子,他笑道:“石灰里是一颗人头,西突厥达头可汗的人头,殿下要看吗?”

  杨昭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不!不!我不看。”

  他忽然反应过来,眼中蓦地睁大了,惊讶地问:“你是说.....这里面是西突厥步迦可汗的人头?”

  杨元庆点了点头,他淡淡一笑道:“这是我的军功,我想圣上一定很想亲眼看一看。”

  “我可以替你呈给皇祖父,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仁寿宫,你和我一同去。”

  ........

  【新的一周开始了,下周五凌晨本书上架,新的一周,还望大家继续投推荐票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