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三十六章 铁血柔情(下)

天下枭雄 高月 2458 2012-05-25 17:26:56

    “那以后葛萨部有什么打算呢?”

  虽然这一战他们大败薛延陀,但薛延陀并没有元气大伤,葛萨部连青壮之军也只能凑出五百人,假如他们离去,薛延陀饶得了他们吗?

  菩罗感觉到了杨元庆对他们的关心,事实上,今天战场血战,葛萨部就是跟在隋军身后,才大大减少死亡,若没有隋军在前面顶着,他们五百人早就全军覆没了,绝不会只阵亡一百多人,他心中对杨元庆也充满了感激。

  他叹了口气道:“我们几个长老已经商量过,决定西迁,葛萨人的主支在西方,已经建立了可萨汗国,我们这边只是一支偏族,若不走,很快就会被薛延陀部灭亡。”

  他拍了拍杨元庆的肩膀,“以后若有机会来夷播海,你来找我,你就是我们葛萨人最尊贵的客人。”

  “我会的,一定去。”

  这时,杨元庆看见马绍和一个葛萨女人牵着手,消失在黑夜之中,他愣了一下,菩罗酋长也看见了,便微微笑道:“今晚上一些事情,你就别太约束自己的手下了。”

  杨元庆点了点头,他知道菩罗酋长在说什么,其实在草原上,这很正常,草原部落男丁稀缺,女人怀孕生孩子,这是一件大事,他知道像杨思恩和刘简,他们在草原上也有自己的女人,他想管也管不了。

  “将军!”胖鱼出现在他身后,他挠挠头笑道:“弟兄们都在问,将军今晚有什么安排?”

  “有什么事吗?”杨元庆奇怪地问。

  胖鱼弯下腰,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和尉迟的意思,将军身份特殊,最好不要和突厥女人又什么瓜葛,万一她们怀了将军的孩子......”

  “你这小子想到哪里去了?”

  杨元庆笑着在他肥厚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你把自己管好就行了,不用管我。”

  菩罗酋长也拍拍胖鱼肩膀,语重心长道:“是男人哪有不喜欢女人的,你就不要多事了,一场血战结束,让你们将军放松一下吧!”

  胖鱼嘿嘿一笑,“我只是说说,哪能真管?我去睡觉,太累了。”

  胖鱼转身向黑暗走远,很快便消失不见。

  这时,菩罗酋长意味深长地看一眼杨元庆身后,便站起身笑道:“我去看一看部落情况,就先失陪了。”

  杨元庆一回头,却见阿朵思端了一壶酒笑吟吟走了上来,“天上的雄鹰怎能独孤地飞在天空,可愿意我这只草原上的小天鹅为你献上自己酿造的马奶酒?”

  “昨天上午,我已经品尝过你敬的奶酒,果然是甘甜回味,那也是你亲手酿的吗?”杨元庆笑问道。

  “你品尝一下就知道了。”

  阿朵思给他满满倒了一杯酒,将酒壶放下,双手递给了他,美丽的眼睛里等待着他的赞赏,杨元庆望着酒杯卷起的泡沫,闻着淡淡的奶香,却把酒递给了她,微微笑道:“按照我们汉人的传统,来而不往,非礼也,昨天你为我献酒,今天应该是我敬你,来吧!这杯酒我敬给草原上最美丽的天鹅。”

  他将酒端给了阿思朵,阿思朵眼睛亮了,脸上飞过一丝羞红,她端着酒小口喝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

  她喝了小半杯,将酒杯端给了他,宝石般闪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期望,“你是我心中的英雄,这杯酒你一定要喝下。”

  杨元庆接过酒杯一笑,将马奶酒一饮而尽,大声赞道:“甘甜如饴,你一定要再送我几壶。”

  “会的,我一定会亲自给你送来。”

  阿思朵毫不掩饰她热烈的感情,“草原上最勇猛的雄鹰,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杨元庆被她的诚意打动,他欣然起身,“愿意陪天鹅公主共舞!”

  几名突厥人热情地弹奏起了火不思,鹰笛悠扬,阵阵的皮鼓声敲响,这是一支欢快热烈的曲子,很多突厥少女都围了上来,惊讶地望着小公主阿思朵和隋朝的年轻将军翩翩起舞,连她姐姐阿努丽也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妹妹。

  突厥少女邀请年轻男子独舞,这就是要献出她贞节的表示,难道妹妹愿意将她宝贵的贞洁献给隋朝汉人?

  火光中,他们翩翩起舞,殷红的火光照亮了阿思朵明亮的眼睛,她眼中充满了爱恋,充满了人生第一次的期待,杨元庆的眼中也燃烧起了火焰,此刻,他觉得自己心胸像草原一样宽广,他心中的哈利湖水开始随着激昂的乐曲沸腾。

  .........

  入夜,一轮金黄的圆月挂在天空,将清柔的月辉洒在一顶顶温柔的穹帐上,铁血似火,夜色温柔如水。

  隋军将士们和葛萨部的女人们牵着手,三三两两,钻进她们的帐篷,品尝着男女间的鱼水之欢,葛萨部的女人们用她们的热情和温柔,来犒劳她们心中的勇士。

  夜色如水,阿思朵牵着杨元庆的手,俏丽的脸上如水莲花含苞待放,她拉着杨元庆走一处无人的寂静处,扬起头,痴痴地望着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汉人男子,她用汉语低声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知道。”

  杨元庆轻轻抚摸她俏丽的脸庞,柔声道:“可是明天,我就要走了。”

  “我只求一夕,将你的心留在我身旁。”

  杨元庆摇摇头,“我的心比草原还宽,你留不住。”

  “那我用剑撬下一块,那一块属于我。”

  杨元庆解下自己战刀送给了她,低声道:“草原有佳人,粉妆待我怜,慷慨解情刀,但求一夕缘。”

  阿思朵接过元庆战刀,俏丽因喜悦而羞红,她拉着杨元庆的手望向远处她那紫色的穹帐,眼中充满了期待。

  杨元庆却按住了她尚显稚嫩的双肩,注视着她的眼睛摇头道:“你还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草原小花,尚未到摘花之时,等有一天,鲜花盛开,你来大利城找我。”

  失望让阿思朵心中美梦破灭,她明亮如宝石般的眼中涌出了泪水,“可是.....你一回头,就会把我忘记。”

  “不会,我是草原上的白云,虽然不会被你牵在身边,但我会记住云的誓言,当鲜花盛开,如果你还愿意,我会化身为你花瓣上第一颗朝露。”

  阿思朵目光有些痴了,她拉着杨元庆的手,美丽的眼睛涌起浓浓的情意,柔美的嘴唇里吐出她甜美的誓言,“我会等待,就像月亮湖等待天鹅的到来,你就是我心中的勇士,永远都是,当我心花绽放,当我可以梳起小辫,我一定会来大利城找你。”

  杨元庆低下头,在她饱满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便转身而去,阿思朵呆呆地望着他走远,她忽然唱起古老的歌谣,声音是那么哀伤。

  “月亮照在于巳尼大水之上,湖边的天鹅依旧寂寞,

  她在等待远方的勇士,

  给她送来筑巢的爱草,

  她已等待千年,痴情不改,

  终于感动腾格里,把他送到身边,

  ......

  可勇士的箭啊!为什么这样无情,

  射穿了天鹅的心.....”

  歌声久久在草原上回荡,杨元庆却始终没有回头,他的心已飞回遥远的家乡,家乡还有另一只在等待着他的天鹅。

  .......

  注:巳尼大水,就是今天的贝加尔湖,突厥人有时也称它为天鹅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