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三十一章 果断杀伐

天下枭雄 高月 2243 2012-05-24 00:00:28

    阿史那伯翰见侄儿走神,有些不满地敲敲桌子,“俟利伐,你在听我说话吗?”

  阿史那俟利伐茫然地望着叔父,旁边薛乞罗笑道:“我们薛延陀的军队就在百里之外,需要我们来杀死隋朝使者吗?”

  阿史那伯翰瞪了侄儿一眼,这才缓缓道:“可汗的意思是,今晚先杀死隋朝公主,逼染干和我们一起杀死隋朝使臣。”

  听到杀人,阿史那俟利伐顿时有了精神,扭了扭肩膀,骨骼嘎巴作响,他冷冷道:“杀死隋朝公主之事可汗已经交给我,我准备后半夜就动手。”

  阿史那伯翰点了点头,“可汗的决定非常正确,此事须快刀斩乱麻,防止染干被长孙晟说动。”

  这时,门口有一名巡哨禀报:“将军,营地外有一人在叫骂挑战。”

  阿史那伯翰一愣,“是什么人?”

  “好像是染干部落的人,他自称是染干手下第一勇士乌图。”

  薛乞罗笑了起来,“他是来找我的,想和我争夺阿努丽,我去会一会,看我怎么教训他!”

  他起身便向帐外走去,阿史那伯翰连忙嘱咐道:“不要伤他性命,以免节外生枝。”

  “我知道,就去玩玩他!”

  薛乞罗快步走出营去了,阿史那伯翰还是不放心,连忙起身跟了出去,在争取染干的关键时候,千万不能出岔子。

  ........

  胖鱼躲在柳树下,耐心地等待机会,百长告诉他,今天会有人来西突厥营地闹事,他半信半疑,等得他快要打瞌睡时,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他惊醒,他揉揉眼睛,见一名骑士手执火把从黑暗中疾奔而至。

  “果然来了!”

  胖鱼紧张得心怦怦直跳,他手忙脚乱开始准备,将长箭上的布团浸满火油,慢慢爬上岸,一点点向突厥大营爬去,在离突厥大营还有八十步时停下,等待机会......

  乌图满腔悲愤,下午杨元庆的话深深刺痛了他,他竟然要靠女人来保护,而且她还是去求汉人来保护他,他再也无法忍受,他宁可决斗而死,也绝不愿忍辱偷生。

  他不想惊动启民可汗,便单枪匹马来找薛乞罗决斗,要用草原人的方式来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

  乌图勒住战马在西突厥人帐前高声叫喊:“薛乞罗,给我出来!”

  “乌图,我还以为你当了缩头乌龟呢!”

  薛乞罗拿着弓箭和长矛快步走出,后面跟着大群看热闹的西突厥士兵,薛乞罗用长矛一指他,冷冷道:“乌努丽从小就和我有婚约,你不要痴心妄想了,若不想受辱,你就赶紧回去,否则,你会后悔莫及!”

  乌图慢慢冷静下来,他长矛一挥,沉声道:“我和乌努丽情投意合,她是我的爱人,我不容你染指,来吧!用草原的方式解决,骑上你的马,让我们决一死战!”

  薛乞罗是仆骨部大酋长之子,也是仆骨部的猛将,他岂会把一个小小的乌图放在眼中,他一招手,一名手下将他的马匹牵来,他翻身上马,冷笑了一声,“那好,我就陪你玩玩。”

  他回头对西突厥士兵们笑道:“大家点起火把,看我怎么收拾他!”

  西突厥士兵们轰动了,他们纷纷点燃火把,将夜晚的草原照得通亮,一千余人围成一个半圆,一个个眼中露出兴奋之色,等待着争夺女人的好戏开场,从古自今,争夺女人都是最吸引人、最让人激动的故事,突厥人也不例外,连阿史那伯翰和阿史那俟利伐也从帐中出来,站在一旁冷眼观战。

  而乌图那边只有他独自一人,他退到二十余步外,单枪匹马,这是单打独斗,和双方人数多寡无关,他已决心一死,来捍卫他的尊严。

  ..........

  西突厥人对争夺女人的决斗有着极大的兴趣,他们却不知道,危险已经悄然降临,在离西突厥人营地约一里外,西、北、南三个方向都有哨兵,每个方向四个哨兵,按照胖鱼的情报,这些哨兵都是固定哨,并不是站立不动,而是每人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活动。

  在北面也有四名哨兵,在黑夜中他来回巡逻,不时回头望向大营方向,那边灯火一片通明,人人都在看热闹。

  在离他们约数百步外,两名黑影正慢慢想他们靠近,相距百步时,两个黑影停住了,黑影是杨元庆和苏烈,他们两人箭术超群,由他们来干掉四名哨兵。

  杨元庆远远凝视着四名哨兵,一共四人,每人相距约八十步,他心中迅速计算,如果一个人被射倒,那至少要走近三十几步才能看出端倪,这个时间已经足够,关键不能让他们出声。

  他瞥了一眼苏烈,见他眼中充满了兴奋,便低声笑道:“左面两个你负责,先射边上一人,不能让他们出声。”

  苏烈点点头,他迅速向西猫腰奔去,杨元庆抽出了一支普通狼牙箭,他有两种箭,一种是铁箭,百步外,他可以用铁箭射穿盾牌和铠甲,一种则是普通箭,他现在用的就是普通箭,箭头上淬有剧毒,这是为了更有把握,在关键时刻,他一点也不能大意。

  杨元庆注视着最东面的一名突厥哨兵,淡淡的月光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哨兵的脖子,哨兵不时扭头向营地望去,似乎也被大营那边的热闹所吸引,杨元庆张弓搭箭,慢慢拉开弓弦,瞄准了突厥哨兵脖子,就突厥哨兵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弦一松,黑色的箭头如一道闪电,射向突厥哨兵。

  突厥哨兵正好扭头回来,‘噗!’的一声,箭射穿了他咽喉,突厥哨兵捂住脖子,一声不吭地栽下马。

  杨元庆几乎毫不停留,他又一箭射向第二个突厥哨兵,第二个突厥哨兵也仰头栽下马,就在这时,他听见一声短促的惨叫,‘啊!’

  只见苏烈负责的第二个目标,挥动着手臂,慢慢从马上栽下,这一箭是射中脖子,而不是咽喉,杨元庆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凝视远处半响,没有听见鸣镝声响,还好,偷袭没有被发现。

  苏烈迅速奔回,他满脸羞愧,杨元庆一声不响干掉两人,他射第二人却失手了,杨元庆却拍拍他肩膀,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解决了哨兵,杨元庆向远处一招手,两百余名隋军无声无息牵马上前,只要不是快速奔跑,柔软的草地就是最好的消声器。

  杨元庆翻身上马,手握破天槊,向西突厥人营地催马缓缓而去,在百步外,他们停住了,他们在等待着最后的冲杀信号,由胖鱼负责发出。

  ...........

  【新的一天开始,恳求大家投票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