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三十章 尉迟抉择

天下枭雄 高月 2643 2012-05-23 17:28:36

    【求票!】.......

  义成公主的大帐前,尉迟绾独自坐在一块大石上,背影显得有些孤独,她率领数十名士兵负责保护公主的安全,此时,营帐四周很安静,尉迟绾想起白天杨元庆和她说的话,她仿佛看见了父母年迈蹒跚的身影,她心中一阵针刺般的痛。

  “你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身着一袭白裙的义成公主忽然出现在她身后,吓得尉迟绾连忙站了起来,“公主,你怎么来了?”

  义成公主嫣然一笑,在大石上缓缓坐下,她看了一眼尉迟绾,如果不是杨元庆告诉她,这是一个女兵,她很难看出尉迟绾是个女子,粗黑的皮肤,男人般的举止,难怪她能在男人堆里混迹五年,而没有被发现,义成公主不由暗暗叹息一声,身为女人而不能做女人,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你坐吧!”

  义成公主拍拍身旁的大石,“我知道你是个女人。”

  “是杨将军告诉你的?”尉迟绾坐下,心中有些不安。

  义成公主点了点头,“是他告诉我。”

  她又笑盈盈地注视着尉迟绾,“你叫尉迟绾,对吧!”

  “但在军中,我叫尉迟惇,这是我父亲的名字。”

  “你是真正的巾帼英雄,有时候我也恨不得像男人一样跨上战马,横刀出鞘,为我大隋王朝战死沙场,可惜这只是我的梦,我一直认为战场不会欢迎女人。”

  义成公主眼睛变得十分明亮,她注视着尉迟绾,“可是你却抹去了女人身上的软弱,你让我知道,女人其实也一样能沙场百战。”

  “公主,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很软弱。”

  尉迟绾低低叹息一声,眼中涌出无尽的伤感,她仿佛自言自语道:“很多时候,我也希望自己能像个真的女人,穿自己喜欢的长裙,在额头贴上自己喜欢的绢花,梦想有花轿来迎娶自己,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不会再选择从军,公主,你不会明白这其中的苦楚。”

  尉迟绾摊开自己的手掌,有些悲伤地望着手上的老茧,“五年前,我的手白皙而光滑,可现在它又黑又粗,健壮有力,和同伴的手几乎没有区别,他们根本就想不到,我会是个女人。”

  义成公主轻轻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真的是很粗糙,也很有力量,完全不像一个柔弱的女人,她心中不由对尉迟绾充满了同情。

  “尉迟,你今年多大了?”

  “下个月就二十岁了。”

  两人沉默了一下,义成公主忽然低声笑问道:“你告诉我,你喜欢你们杨将军吗?”

  尉迟绾脸蓦地一红,随即轻轻摇了摇头,“刚开始对他有一点点喜欢,可是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彼此太熟悉,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很多时候,我当他是我兄弟,其实他比我兄弟还要小一岁,我是看着他成长,五年前他和我一样高,现在他却比我高了大半个头,长得这么壮实,我感觉就像看着自己兄弟在长大。”

  尽管尉迟绾否认,但义成公主还是用她敏感的直觉捕捉到了尉迟绾内心深处情感,她应该是喜欢杨元庆,只是因为杨元庆年纪比她小,她内心不敢承认。

  “可你已经二十岁了,你难道没想过自己的婚姻?”义成公主又好奇地问。

  尉迟绾摇了摇头,“我这辈子不想嫁人。”

  她抬头望着朦胧的夜空,眼中有泪花在闪烁,“等我感觉独孤的那一天,我会战死沙场,我拜托过元庆,他会把我的骨灰带回家乡。”

  义成公主用她女人独有的敏感,她感觉到了尉迟绾内心的矛盾和悲伤,感觉到她内心还藏着另一个秘密,正是这个秘密使她无法嫁人,义成公主也不好深问下去。

  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也不由伤感起来,低低叹息一声,“其实我也不愿意嫁人。”

  “为什么?”

  尉迟绾奇怪地望着她,“你是.....大隋王朝的公主,现在是突厥可敦,难道你觉得.....”

  义成公主轻轻摇头,“我从没有想过我会嫁给草原胡人,就因为我是宗室女子,所以我的命运生下来就注定了,尉迟,你不懂突厥人的规矩,如果染干死了,我就得嫁给他儿子,他儿子死了,我又必须嫁给他孙子,草原上的女人永远只是男人的财产,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可不做这个公主,宁可做一个汉家小民。”

  泪水不知不觉从义成公主眼中涌出,她拭去眼角泪水,强颜笑道:“从来没有人可以和我说一说心里话,尉迟,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认识,可我感觉你就像我的姐姐,今天我心中真的很开心,好久没有这样和人说话了。”

  尉迟绾内心对义成公主充满了同情,她一直以为高高在上的公主是生活在云端中的仙女,却没有想到,她们的命运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悲惨,尉迟绾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她似乎在做一个决定,但迟迟拿不定主意。

  当她看见义成公主那充满期望的眼睛,她毅然下定了决心,“公主,我会回家去探亲,等我回来,我来当公主的侍卫。”

  义成公主眼中变得喜悦,但她还是有点担心,“可是......杨将军会答应吗?”

  尉迟绾点点头,“他一定会答应,他之所以派我来,我懂他的意思。”

  ..........

  胖鱼没想到他另一个任务还是下水,而且是夜晚下水,他一路提心吊胆,如果水蛇们趁夜色咬他一口,他该怎么办?

  无可否认,胖鱼这辈子最害怕的就是蛇,他八岁时,不知那个天杀的混蛋将一条蛇扔到他脖子上,那种滑腻腻的恐惧令他一辈子都刻骨铭心,十二岁那年,他有一次上岸给父亲买酒,遇到一个玩蛇的卖艺人,别人是扔钱过去,他却是将酒瓶子砸过去,然后当地晕倒。

  胖鱼头顶着一只木箱子,在湖水里慢慢游着,手中拿一把锋利的匕首,紧张地观察着水面上的情况,此时,蛇对他而言,比突厥人更致命。

  木箱钉得很结实,缝隙里都涂满松脂,又铺上两层油纸,滴水不漏,木箱里放着弓箭和火油,半个时辰后,他便游到了突厥人大营附近,躲在一株垂柳下,初春柳枝发芽,枝芽茂密,可以挡住突厥人的视线,更重要是这里水草较少.......

  西突厥人的营地内一片喧哗热闹,中间主帐里灯火通明,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正在帐中角力做戏,在大帐里面一张宽大的胡榻上,三名重要人物盘腿而坐,阿史那伯翰、阿史那俟利伐以及薛延陀部俟斤之子薛乞罗,三人一边喝酒,一边商量达头交给他们的任务。

  达头身体很差,经不起夜晚的风寒,天刚黑,他便回自己寝帐早早躺下了,被杨元庆射成重伤,他失去了人生很多乐趣。

  阿史那伯翰下午又去拜访了史蜀胡悉,他带回来了重要消息。

  “染干已经明确答复我们,他拒绝杀隋朝使臣,由此可见染干确实是想同时骑两匹马,可汗的意思是,不仅要杀隋朝公主,长孙晟也要一并杀掉,逼染干和隋王决裂。”

  阿史那伯翰是达头的三弟,身材比较瘦小,五年前被杨元庆射杀的阿史那伯力就是他的儿子,他这次签约谈判的全权代表,达头并不出面。

  坐在他对面的阿史那俟利伐是达头二弟之子,他恰恰相反,身高近七尺,虎背熊腰,二十岁出头,是西突厥最有名的猛将,他没有参加五年前和隋军的大战,那场战役中,达头可汗被射伤,金狼头王旗被夺走,让他五年来一直耿耿于怀,直到今天上午,他终于见到了达头可汗仇人的杨元庆,整整一天,他一直在思虑如何能砍下杨元庆的人头,献给可汗做尿壶。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