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二十九章 运筹帷幄

天下枭雄 高月 3074 2012-05-23 09:30:15

    春天的哈利湖,水并不是清澈见底,冰雪融化,带来丰沛的水量,使湖水颜色变得和青草一般嫩绿,湖面上漂浮着冬天残留的枯草和从远处山原吹来的树叶。

  在紧靠哈利湖西岸约两百步外的一片草地上,西突厥人扎下了百余顶帐篷,千余名西突厥骑兵正在忙碌地收拾物品,他们也是昨晚才刚刚扎下营帐,营帐内外一片狼藉。

  此时,在离营地不远的湖面上,一支芦管和一堆枯草正顺水而上,慢慢靠近了营地,几名在湖边打水的突厥士兵,谁都没有注意到水面这堆明显有人工痕迹的树叶。

  突厥士兵拎着水罐,有说有笑地走远了,这时,枯草堆下面露出了一双闪烁着精光的小眼睛,小眼睛眨巴眨巴,认真地观察着拴在帐外的马匹和忙碌的突厥士兵。

  他便是精通水性的胖鱼,他父亲是洛水上的船医,常年驾一艘小船在中原各地的河面上行走,正是经年累月的船上生活,使胖鱼从小便有一身过人的水性。

  他像一条肥肥的大头鱼,横渡哈利湖来探查西突厥人的情报,大概数完人数,他心中不由暗骂一声,‘他奶奶的,人数居然比他们多三倍,而且都是上好的羊毛帐,还有几个人在帐外烤全羊,待遇也比他们好。’

  这时,胖鱼看见史蜀胡悉离开了突厥大营,一名突厥贵族将装得满满的皮囊交给了史蜀胡悉,史蜀胡悉连连推辞,最后收下。

  胖鱼暗暗忖道,‘这个家伙难道在受贿吗?看样子有点像。’

  就在这时,胖鱼的小眼睛蓦地瞪大了,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一条青绿色的小水蛇从他眼前堂而皇之游过,水蛇忽然调头,吐着红信,向他的嘴边游来,从小怕蛇的胖鱼吓得心都要碎裂了,‘咕嘟!’猛吞了一口湖水,调头仓惶而逃。

  ........

  杨元庆回到自己营帐,胖鱼也正好回来,他已换了一身干衣服,向杨元庆汇报自己的发现.

  “他们有一千人左右,个个身材高大,非常勇猛,都身着铠甲,所用弓箭也和我们隋军一样,营地里大概有百顶帐篷。”

  从细节处发现重要线索,突厥只有可汗的侍卫才有铠甲,那就说明达头也很可能来了,杨元庆又问:“附近有游哨吗?”

  “有,都是固定哨,每个方向约四人左右,相距大营一里左右。”

  杨元庆取出一张斥候用的地图纸,用炭笔在纸上随意勾画,把西突厥与游哨位置都勾画出来。

  “他们是怎么扎营,有规律吗?”

  “好像是梅花营!”胖鱼挠挠头,这个他不敢肯定。

  梅花营就是主帐在中间,其他营帐像花瓣一样分布四周,杨元庆却停住炭笔,眼睛一挑,锐利的目光盯住了胖鱼,“好像?你能肯定吗?”

  胖鱼咧了咧嘴,那条小青蛇打断了他的观察,他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扎营形状。

  “应该是吧!”他苦丧着脸道。

  杨元庆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他对手下一向要求严格,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情报。

  胖鱼心中羞愧,又对杨元庆道:“要不然属下再去一趟。”

  杨元庆没有回答他,他迅速勾勒好营帐位置,又问:“营帐之间的间隔如何?”

  “这个属下看清楚了,间距很密,营帐之间只有一尺左右。”

  杨元庆点点头,是不是梅花帐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间距。

  “还有什么情报?”

  “还有.....”

  胖鱼挠挠头,忽然又想起一事:“我还见到那个史蜀胡悉,在西突厥大营,好像他接受了西突厥的重礼。”

  杨元庆点点头,这些情报就差不多了,这时,帐外传来尉迟绾和康巴斯的声音,“将军,我们回来了!”

  “进来吧!”

  尉迟绾和康巴斯一挑帐帘走了进来,康巴斯满脸欢喜之色,看得出他的瓷瓶卖了一个好价钱,心满意足。

  尉迟绾见胖鱼脸上有尴尬之色,便坐下来,用胳膊碰了他一下,揶揄他笑道:“怎么,在水里遇到蛇了,还是在草中遇到蝎子?这般狼狈!”

  “胡说!我几时怕蛇了,我只是没有注意到西突厥扎营的情况。”

  康巴斯取出一只小瓶子递给杨元庆,“将军,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烈毒药,我们老家叫帕帕木,是从花剌子模沙漠中的一种赤练蛇中提炼,只用一点点,立刻见血封喉,据说是天下最毒的药。”

  胖鱼听说是蛇毒,吓得脸上一变,立刻向旁边移了两步,杨元庆接过瓶子好奇地问:“哪里弄到的?”

  “我从史国粟特女人手中买的,就是史蜀胡悉的妻子,她刚刚从粟特带来。”

  杨元庆心中一动,难道是用来对付义成公主?

  “将军,还有一件事。”

  康巴斯忧心忡忡道:“那个史国女人让我立刻离开你,说和你在一起有性命之忧,听她的意思,好像西突厥开出了什么条件,要你的人头。”

  杨元庆背着手在大帐内慢慢踱步,从各种迹象来看,西突厥很可能就是在今晚动手,不能再拖下去了。

  “尉迟!”

  想到这,杨元庆对尉迟绾道:“你带五十名弟兄去保护公主,今晚西突厥可能会杀公主,你不可大意。”

  “将军,我也去吧!”胖鱼在一旁担心尉迟的安全。

  杨元庆摇了摇头,“你不用去,今晚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

  苏烈自从三天前的黄羊事件后便沉默了,他极少说话,就仿佛一个附在军队身上的影子,他从小就心高气傲,从十岁起,一弓一剑行走天下,还从未遇到对手,不料在边塞遇到了杨元庆,杨元庆只比他大一岁,但苏烈却感到他们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那种沙场百战磨练出来的气度,那种在士兵中和草原人中的威信,还有他高强的武艺,都远远超过自己,这让苏烈怅然若失,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从中午起,他便坐在河边,呆呆地望着河水发怔,十几名士兵就在身后不远处比武练刀,他也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这几天为什么总是这样忧心忡忡?”杨元庆笑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有点想家了。”苏烈苦笑一声道。

  “你.....成家了吗?”

  杨元庆笑了笑问,在大隋,女子十三四岁出嫁,男子十四五岁成婚,都很正常。

  苏烈摇了摇头,“我没有成家,也不想成家。”

  杨元庆理解他的大志,他拍了拍苏烈的肩膀笑道:“现在有一个沙场作战的机会,你想要吗?”

  苏烈的眼睛亮了起来,回头望着杨元庆,“你不会是骗我吧?”

  “我骗你做什么?。”

  杨元庆淡淡道:“如果想的话,现在回去准备,就在今夜。”

  .........

  在突厥大营以南约两里处,有一片平整的草地,和其他草地不同,这片草地矗立着上百只草人靶和数百根木桩,这里便是突利部落的练武场,每天清晨,千余名年轻的突厥勇士便在这里纵马奔驰,练习刀法骑射,但下午时分,这里一般都很安静。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一向安静的练武场内却传来一阵阵马蹄奔跑之声,不时有人在大声喝喊狂叫,练武场内,勇士乌图正手执长刀,在练武场内发疯般地劈砍木桩,他心中充满了耻辱和悲愤。

  薛乞罗要来夺走他心中的爱人,他却没有勇气与之一战,不!不是他没有勇气,而是她的眼泪,她的眼泪浇灭了他内心燃烧的火焰,他恨自己的懦弱和无能,男人的自尊使他内心的苦闷难以抑制,无处发泄。

  “还有你们,你们也在耻笑我!”

  乌图指着几百个草人大骂,他取下弓箭,张弓便向最远处的一只草人射去,箭还没有到,另一支箭却闪电般从旁边射来,箭力强劲,‘当!’的一声,他的箭被拦截射飞了。

  乌图大吃一惊,扭头望去,只见数十步外,隋军护卫首领杨元庆正冷冷地看着他。

  “你是什么意思?”乌图勃然大怒,在突厥人比武中,谁的箭被射飞,那是一种奇耻大辱。

  “你如果还是男人的话,今晚就去找薛乞罗决斗,不要对草人发泄怒火!”

  “你以为我不想吗?”

  杨元庆的话深深刺痛了乌图的自尊,他大吼道:“我做梦都想杀了他,可是、可是.....”

  “可是你技不如人是不是?可是女人眼泪把你的勇气磨掉了,是不是?”

  杨元庆摇了摇头,用一种怜悯的口气道:“明天一早薛乞罗就要向你们可汗提婚了,你的女人只能以泪洗面,她也知道你没用,所以她妹妹来求我,求我今晚替你去杀薛乞罗,这就是启民可汗手下的第一勇士吗?连自己女人都保不住,我真替你丢脸!”

  说完,杨元庆调转马头,头也不回地走了,走出数十步,只听身后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狂吼,“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自己能杀死他!”

  杨元庆微微笑了起来,突厥人勇猛是足够了,但头脑还略有欠缺。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