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二十八章 局势复杂

天下枭雄 高月 2827 2012-05-23 00:00:17

    杨元庆离开了可敦大帐,大帐门口已不见阿努丽姐妹的身影,杨元庆没有在意,他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长孙晟,尽管义成公主不想让长孙晟知道,但理智告诉杨元庆,长孙晟更有经验,更懂得处理这种事情,而且他是突厥使,全权负责隋王朝和突厥的关系,大隋公主的安危也是他的责任。

  “杨将军!”

  背后有人在叫他,是个女子的声音,杨元庆回头,只见阿朵思骑马追了上来,他刻意放慢马速,片刻,阿朵思飞驰到他身边。

  “你怎么就走了?”

  “可敦接见结束了,我还能去哪里?”

  杨元庆微微笑道:“想和你打个招呼却不见你人。”

  “我一直在外面等你呀!刚才我.....”

  阿朵思脸一红,连忙岔开话题,“算了,我们不说这个,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说,什么事?”

  阿朵思人虽然不大,心眼却多,她从马袋中取出一颗核桃大蓝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纯净得如同北海的湖水。

  “这是我父汗去年送给我,我送给你。”

  杨元庆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想让我做的事情很难吗?”

  “是有点难!”

  阿朵思低低叹了口气,她忽然扬起头,用她那如同蓝宝石一般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杨元庆,“如果你肯帮我把薛乞罗杀了,我会重重地谢你,不光是这颗宝石,我绝不会食言。”

  “为什么乌图不去动手呢?”

  杨元庆笑问道:“我听说草原上的勇士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连自己生命都可以放弃,为什么他却没有了勇气?”

  “你怎么知道姐姐和乌图?”

  阿朵思眼中一阵慌乱,就仿佛被人突然揭穿了她的秘密,也暴露了她的心思。

  “我怎么不知道?他们俩的事情就像和尚头上的虱子,谁都看得出来。”

  “哎!”

  阿朵思叹息一声,“乌图是想去动手,可我姐姐不准他去,他的武功虽然高,却打不过薛乞罗,我姐姐哭了,你知道,草原最勇敢的战士,也挡不住爱人的眼泪,而你.....”

  阿朵思眼睛变得异常明亮,甚至带着一丝崇敬,“你能在万马军中夺下金狼头大旗,那你就一定能战胜薛乞罗,只要你杀了他,我一定会报答你。”

  杨元庆哈哈一笑,转身便催马走了,老远传来他的笑声,“如果那面金狼头大旗是我在战场上捡到的呢?”

  “你......”

  阿朵思气得俏脸通红,冲着杨元庆的背影大喊,“你是懦夫,你不是勇士!”

  .........

  长孙晟的大帐也和隋军们在一起,他刚刚从突厥可汗的营帐回来,还是能没有能见到染干,这让长孙晟心中颇为焦虑,此时染干的态度开始暧昧起来,很明显是处于一种两难境地。

  长孙晟背着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考虑着眼前的形势,他现在该如何着手?

  “长孙将军!”帐外传来了杨元庆的声音。

  “进来!”

  长孙晟的思路稍稍放下,他倒有些事情要和杨元庆商量。

  帐帘一掀,杨元庆走了进来,长孙晟呵呵笑道:“刚从公主那里出来吗?”

  杨元庆坐下便直率地说:“公主告诉我,染干要杀她。”

  “什么!”

  长孙晟大吃一惊,粗黑的眉头凑成一团,“公主....她真是这样说?”

  他也去见了义成公主,义成公主却丝毫不提,只是淡淡地和他寒暄几句,她却对杨元庆说染干要杀她,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杨元庆明白长孙晟的疑惑,便给他解释道:“或许公主只是一种感觉,她怕长孙将军去找染干,反而使她陷于更大的危险,这是公主的慎重,她告诉我,是因为我带有士兵,可以保护她。”

  长孙晟轻轻叹了口气,他能理解公主的担忧,这确实有可能,染干和西突厥结盟,虽然并不意味着染干立刻就会背叛大隋,但背叛是迟早的事情,杀公主也是迟早之事。

  但杨元庆却想得更多,“长孙将军,我现在倒不担心染干杀公主,毕竟有我们在,他不敢动手,我更担心西突厥会杀公主来逼染干表态,正如长孙将军所言,染干的态度是既想和西突厥结盟,同时他又不想和大隋反目,他打算游离在大隋和西突厥之间,捞取最大的利益,但西突厥不傻,他们不会让染干的想法得逞,而让染干和大隋彻底决裂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公主,长孙将军以为呢?”

  长孙晟沉吟片刻,他不得不承认杨元庆说得有道理,公主真正的危险不在染干,而在西突厥,他们确实可能会以杀公主来断突利的后路。

  “那你有对策?”长孙晟瞥了一眼杨元庆问。

  杨元庆冷冷道:“以我之见,索性先下手为强,杀了西突厥使臣。”

  长孙晟却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忧虑之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关键是薛延陀部,你以为薛乞罗为什么会出现?”

  “他不是来联姻吗?”

  “不是!”

  长孙晟微微叹了口气,“就是这个薛延陀部的出现才是问题所在,这其实是西突厥一手软一手硬的策略,用重利拉拢是软办法,而搬出薛延陀部威胁是硬手段,如果我没有猜错,附近肯定有薛延陀部的大军,用以威胁染干,染干也意识到了,所以他才倍感压力,他毕竟只有几千侍卫,另外还有大量的妇孺,一旦真的开战,他不是薛延陀部的对手。”

  这个问题杨元庆却没有想到,他沉思片刻道:“如果我们护送染干离开呢?”

  “护送染干逃离倒是一个办法,我唯一担心西突厥已有准备,就怕他逃不脱达头之手。”

  说到这里,长孙晟还是难以下决心,“元庆,我们还是分头行事,我再去劝染干,和他商量一下应对之策,公主那边的安全,由你来负责。”

  杨元庆久久沉思不语,染干态度暧昧,再怎么劝他,也不会有结果,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先断了染干的后路。

  .........

  西突厥的驻地在哈利湖西岸,离湖水约两百余步,这次和启民可汗在哈利湖畔签订盟约,按照双方约定,达头本人亲自到来,达头也只带来一千名侍卫。

  但正如长孙晟的担忧,达头事先另有准备,他暗中命令金山一带的薛延陀部出兵两万,埋伏在哈利湖以西,如果结盟失败,那染干也休想离开这里。

  近一百顶西突厥的大帐呈梅花状扎在哈利湖西岸,达头的大帐位于正中,达头封自己为步迦可汗,他认为自己是草原共主,他也一度成功,收拢了都蓝的部属,逼铁勒各部向他效忠,可是他又被隋军击败,退回西方,

  达头自从五年前被杨元庆一箭射成重伤后,便一直没有恢复,他身体极差,每天冬天都会咯血,几年来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

  此时他正在大营内接见史蜀胡悉,史蜀胡悉已经表达了染干的意愿,达头盘腿坐在胡榻,眯着眼想了半天,便缓缓道:“你回去告诉染干,薛乞罗只是来联姻,我们只是在半路遇到而同行,让他不要想多了,我是很有诚意,我可以耐心等待,等隋军走了再谈盟约,不过我要加一个附加条件。”

  “可汗请说!”

  “我听说我的仇人就在他大营内,很好,我已经等了五年,你告诉他,我想要杨元庆的人头做尿壶,就这个条件。”

  “我明白了,我会转告启民可汗,步迦可汗请保重身体,我告辞了。”

  史蜀胡悉起身告辞,达头又笑着叫住了他,“你认为我这个要求过份吗?”

  史蜀胡悉弯腰行礼,“我认为可汗的要求合情合理!”

  达头眯眼呵呵笑了起来,“去吧!好好劝说染干,我会让你成为突厥最大的贸易商人,让你成为史国国王。”

  史蜀胡悉大喜,他深深行一礼,“卑职愿为步迦可汗效劳!”

  他慢慢退出大帐,达头笑眯眯望着他离去,脸立刻阴沉下来,“俟利伐!”

  站在旁边的阿史那俟利伐立刻上前行礼,“可汗,属下在。”

  达头冷冷道:“你今晚带五百人摸到染干营地,把隋朝的公主给我宰了!”

  旁边他兄弟伯翰大吃一惊,“可汗,是否再考虑一下?”

  达头冷笑一声,“染干的心思我知道,宰了隋朝公主,就让他死了那条心!”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