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二十七章 义成公主

天下枭雄 高月 2412 2012-05-22 17:27:36

    “喂!你不进来吗?”

  身后好像有人在叫他,杨元庆回头,看见一名头戴脱浑帽,身着条纹长裙的突厥少女在向他招手,肌肤白皙如天空云朵,一双眼睛明亮仿佛草原上的湖泊,带有一种湛蓝之色,嘴角笑容就像二月草原上盛开的鲜花,但她的眉毛却像刚刚展开的小鹰翅膀,眉眼间有一种草原少女特有的英武之气。

  不过她打扮很怪异,脱浑帽是胡帽,条纹长裙却是中原女子最流行,明明是突厥少女,却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杨元庆感觉她似乎是给自己敬酒的少女,可是那个少女是什么模样,他却有点忘记了,只记得那少女穿一件镶有金边的胡袍。

  少女见他看自己的眼光有一丝茫然,心中有点不高兴了,“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原来真是你!”

  杨元庆脱口而出,他终于想起,她就是给自己敬酒的那个少女,好像是突厥的二公主。

  他歉然道:“你换了身衣服,我就不认识了。”

  “哦!”

  阿朵思拖长了声调,“原来你也和其他汉人一样,只认衣裳不认人。”

  杨元庆见她口齿伶俐,知道自己说不过她,便笑了笑,“是义成公主找我吗?”

  “要见可敦娘娘,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阿朵思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你要回答我三个问题。”

  杨元庆用突厥礼节,手放在胸前行一礼,用突厥语笑道:“姑娘要问我什么?”

  阿朵思对他颇有兴趣,她也改用突厥语笑吟吟问:“第一个问题,达头的狼头旗真是你夺的吗?”

  “阿朵思!”

  帐篷内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不能这样怠慢客人。”

  阿朵思吐了一下舌头,连忙闪身让出帐门,当杨元庆经过她身旁时,她又低声说:“记住了,我叫阿朵思。”

  .......

  可敦大帐给杨元庆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干净,一尘不染,所有的物品都是白色,连地毯也是雪白的羔羊毛织成,使他仿佛置身于云团之中,但这种一尘不染的白色却让元庆感觉到一种病态,只是大帐里弥漫着的一丝淡淡的百合香,才让他感觉到一点人间的气息。

  穹帐很大,里面用帷帐隔成三间起居及寝室,透过薄薄的绣花缎面,可以隐隐看见里面坐着两人。

  “杨公子,请进!”帷屏里传来轻柔的声音。

  杨元庆迟疑了一下,这么雪白的地毯让他怎么下足,旁边上来两名身着白袍的贴身侍女,将一块块羊皮铺在地毯上,铺出一条羊皮路。

  杨元庆走到帷屏一侧,从这里可以看见帷帐内的情形,帷帐内放置一张低矮的黄梨木方桌,桌上放有几支玉瓶,两边各坐一女子,其中一人是阿朵思的姐姐阿努丽,元庆却记得她,她和乌图郎情妾意,给元庆印象很深。

  而另一女子年纪不过十五六岁模样,身着一袭雪白的长裙,乌黑的头发梳成高髻,发上珠光璀璨,额头贴有用金箔裁剪成的花钿,朱唇轻点,柳眉细画,虽然打扮得很精致,相貌也清秀,但脸色却不太好,背靠几只软褥,不时捂住胸口,娇喘不断,看得出她有点感恙。

  她便是大隋王朝的义成公主,名叫杨佩华,是宗室之女,两年前嫁给启民可汗,在她之前,她的姐姐,也就是安义公主,在开皇十七年也嫁给了启民可汗,当时启民可汗还是被称为突利可汗,五年前的一个夜里,都蓝和达头夜袭突利大营,安义公主死在乱军之中。

  随即隋帝杨坚又将安义公主的妹妹封为义成公主,再次嫁给了启民可汗,义成公主看见了身材魁梧,英姿勃勃的杨元庆,便微微一笑问:“你就是杨太仆的孙子?”

  杨元庆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他连忙单膝跪下,“卑职杨元庆,叩见公主殿下!”

  “原来是元庆公子,请进!”

  杨元庆走进帷帐内,阿朵思从后面走进,她给杨元庆倒了一杯热茶,义成公主笑着一摆手,“公子请坐!”

  杨元庆坐下,欠身道:“不知公主殿下唤卑职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听说是故乡来人,我便想见一见。”

  义成公主眼中有些哀伤,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指了指阿努丽姐妹笑道:“我在教她们做熏香,马上就好,你稍坐等我片刻。”

  “不敢,公主请随意。”

  义成公主笑了笑,又对阿努丽姐妹道:“刚才我说的八种香料,记住了吗?”

  妹妹阿朵思有点心不在焉,姐姐阿努丽却很认真,“我记住了,是用沉香、白檀香、麝香、丁香、苏合香、甲香、熏陆香、甘松香,这把八种香料,每样取一两,用蜜和匀,装入瓶中埋地底二十日,出丸便可以熏衣。”

  义成公主点点头,“阿努丽说得不错,阿朵思呢?你记住多少?”

  阿朵思嘻嘻一笑,“姐姐做好,我用她的就是了。”

  “你呀!太依赖姐姐了,好了,阿努丽,你自己去做,我要和杨将军聊聊家常。”

  义成公主给阿努丽使一个眼色,阿努丽拉一把妹妹,姐妹俩便起身退出帐外。

  帷幕内只剩下义成公主和杨元庆两人,帷幕外还站着两名陪嫁的贴身侍女,义成公主忽然起身跪倒,对杨元庆含泪道:“求公子救我一命!”

  杨元庆愣住了,他原以为公主要和自己聊聊家乡之事,不料一转眼变成了公主向自己求救。

  “公主,卑职不敢!”

  杨元庆只是一名边塞偏将,堂堂的大隋公主向他下跪,让他有点承受不起,“公主请起,卑职愿为公主效力!”

  义成公主坐起身,有些悲伤道:“杨公子,我没有对长孙晟说,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我感觉染干想要杀我。”

  杨元庆沉思不语,他知道公主的危险,如果染干真的决定和西突厥结盟,背叛大隋,那杀义成公主就是必然,就像当年都蓝可汗为娶隋朝公主而杀北周大义公主一样,但杨元庆也知道,染干毕竟忌惮隋朝,他不敢亲自动手,很可能会借西突厥之手来除掉公主。

  想到这,杨元庆沉声道:“我相信染干如果想杀公主,必然会先杀我们,所以公主殿下也不必紧张,既然我们已有警惕,那就会有防范。”

  “可是启民可汗想杀我易如反掌,我身边一队侍卫都是他的人,不知公子.....”

  义成公主凄楚的目光望着她,眼中带着一丝哀求,她不由想起自己的命运,假如染干死了,她就得嫁给他的儿子,如果他的儿子死了,孙子继位,那她就得嫁给他的孙子。

  想到这些,她忍不住泪眼婆娑,这个大隋王朝高贵的公主此时就像草原上的无助孤羊,无所依托,她只能求救于自己的同胞。

  一种民族的勇气在杨元庆心中被缓缓激发了,他握紧拳头,这是大隋王朝的公主,是大隋王朝的尊严,保护她是他杨元庆的责任,他绝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我会派一队士兵来保护公主殿下,为首之人姓尉迟,她实际上是一名替父从军的女子,希望公主殿下替她保住秘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