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二十六章 奸商本色

天下枭雄 高月 2725 2012-05-22 09:30:10

    杨元庆和他的手下都被带到东面的营帐区,史蜀胡悉已经划给他们一大块空地,准他们自己扎营,并命人送来不少起居日用品。

  营地里,杨元庆正忙碌地带领众人搭建帐篷,众人都听说了发生在主帐内的事情,纷纷过来打听。

  “将军,肯定是西突厥贵族吗?”尉迟绾低声问。

  “应该是吧!看他们那种架势,感觉就像天王老子一样。”

  杨元庆笑着将一根木楔子插在土里,回头喊:“胖鱼!”

  “来了!”胖鱼拎过一把大锤,在手掌心吐两口唾沫,抡圆了膀子将木楔几下砸进土里。

  “将军,要不然我去看看他们的动静?”

  胖鱼狡黠地笑了笑,“我有办法让他们发现不了我。”

  杨元庆看了一眼不远处深碧色的湖水,便点点头,“你自己当心。”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胖鱼吹着口哨若无其事地走了,尉迟绾有些担忧地望着他肥胖的背影,“百长,他那么胖,一个人行吗?”

  杨元庆笑了起来,“放心吧!这小子长得虽肥壮,其实人比猴子还精。”

  尉迟绾着实放心不下胖鱼,众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五年,彼此都有了很深的友情,虽然平时挖苦讽刺不少,但毕竟五年来一起出生入死,胖鱼为什么一个人去,她还没有转过弯来。

  “将军,要不然我再带几个弟兄和他一起去?”

  杨元庆瞥了她一眼,却没有理她,他拾起帐篷的绳子,牢牢地绳子捆扎在木楔上,又站起身向帐篷另一边走去。

  帐篷另一边传来了他的声音,“你们和他一起去,反而会害死他。”

  尉迟绾忽然反应过来,她拍拍自己脑门自嘲地笑了,“你啊!真是个笨蛋,所有人都明白,就是你反应最慢。”

  “我说尉迟。”

  杨元庆又想起一事,走到她面前道:“上次我给你说的事,你考虑怎么样了?”

  “你是说让我退伍吗?”

  尉迟绾的脸立刻阴沉下来,“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会退伍,你不要再劝我了,再劝我,我就故意战死沙场。”

  杨元庆在她身旁坐下,笑道:“可你已经二十岁,你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再说,你父亲年纪也大了,你忍心他再来找你吗?”

  尉迟绾的父亲两年前曾千里迢迢来大利城找女儿回家,尉迟绾将她几年当兵挣得军饷和赏赐都给了父亲,她自己却不肯回去,结果她父亲大哭一场,自己独零零一人回去了,当时杨元庆看在眼中,他也颇感心酸。

  他又劝尉迟绾,“你父亲的身体你也知道,他还能再撑几年?”

  想到父亲那日渐衰老的身体,尉迟绾终于低下头,半晌,她低声道:“退伍我肯定不干,我可以去探望父亲,然后再回来。”

  大家相处五年,杨元庆知道尉迟绾的脾气比牛还倔,她决定的事情很难回头,杨元庆也拿她无可奈何。

  这时,杨元庆眼一扫,他忽然发现康巴斯从营帐里出来,手中拿着一个蓝布包裹,有点鬼鬼祟祟,他记得康巴斯临走时特地跑回去拿来这个蓝布包,他是要做什么?

  杨元庆心中有些奇怪,便起身喊他一声,“老康!”

  康巴斯一回头,脸顿时红了,连忙把蓝布包藏在身后,杨元庆笑着走上前,“别藏了,我都看见了,你包里是什么?”

  康巴斯无奈,只得拉了杨元庆一把,“将军,你到这边来。”

  “是什么?这么鬼鬼祟祟!”杨元庆跟他走的帐后,没好气道。

  “嘘!”康巴斯嘘了一声,他向两边看看,见没人注意这边,便打开了蓝布包,里面是木盒子,再打开木盒子,只见盒子里堆满羊毛,在羊毛中间,是一对精美绝伦的越州青瓷瓶。

  康巴斯恋恋不舍地抚摸瓷瓶,“将军,你还记得这个吗?”

  杨元庆记得,这是去年康巴斯用四百吊钱从一对逃难来的延州夫妇手中买下,杨元庆也知道这是对极品青瓷,若不是遇灾,那对夫妻也不可能卖,这个卖到京城,至少要翻一倍。

  “你不是说这对瓷瓶要送给你娘子吗?”

  康巴斯摇摇头,“我人回去就是给她最好的礼物,这对瓷瓶我准备用它做买卖的本钱,我想把它卖掉。”

  “老康,你打算卖给谁?”尉迟绾从旁边探望问道,她一直在偷听。

  康巴斯吓了一跳,见是尉迟,他一颗心放下,笑道:“我刚才遇到一个粟特女人,是史国人,就是那个史蜀胡悉的妻子,她告诉我,库苏部的大酋长最喜欢隋朝青瓷,而且肯出大价钱,我打算把这瓷瓶卖给他,先赚它几倍利润。”

  “老康,我陪你去,帮你当保镖!”尉迟绾兴致勃勃道。

  杨元庆拍了拍他肩膀,“去吧!让尉迟当你保镖,顺便帮你讨价还价。”

  康巴斯答应一声,便带着尉迟绾走了,远远还听见他们谈话。

  “老康,你准备卖多少钱?”

  “不要钱,我要黄金,低于五十两黄金我不卖。”

  “啊!老康,你简直太心黑了!”

  “嘿嘿!做生意就是这样的,不心黑怎么能赚钱,我从家里来一趟大隋,至少都是十倍的利润。”

  ........

  杨元庆摇摇头笑了,这个康巴斯平时很老实正经,也很吝啬,一个钱也不肯乱花,可一旦做起生意,他骨子里粟特奸商的本性就流露无遗,倒也蛮可爱。

  这时,远远听见马绍在喊:“长孙将军来了!”

  杨元庆走出营帐,只见长孙晟笑呵呵骑马过来,“元庆,跟我去一趟!”

  “将军是说去公主那里?”

  “公主要见你,另外,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杨元庆点了点头,翻身上马,跟着长孙晟向南边的突厥人大营而去。

  .........

  “元庆,形势有些不妙啊!”长孙晟微微叹了口气。

  “将军是说启民可汗?”

  “是他,我刚才听公主说,西突厥开出的条件很优厚,不仅将俘虏的都蓝部族还给他,还准他在大河区建牙帐。”

  大河区是指于都斤山和肯特山之间的一片广袤河谷草原,娑陵河流域,这里雨量充沛、植被茂盛,历史上的匈奴王庭、柔然和突厥牙帐都在这里,沿着娑陵河北上便可达到北海,是整个草原的精华地带,目前那一带被铁勒人控制。

  杨元庆已经有点明白长孙晟的意思了,这是隋王朝和西突厥在同时争取启民可汗,他眉头一皱,“我不明白西突厥为什么这样做,他们扶持染干坐大,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对他们是没好处,但对大隋更没有好处!”

  长孙晟苦笑一声道:“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当初我们就是这样对付突厥,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硬生生让突厥分裂,现在达头见我们要扶持染干,他便以重利诱惑,将染干拉过去,和大隋决裂,从今天染干的态度,便可知此人已经动心了。”

  “难道染干不知道达头是在策反他叛隋吗?一旦染干叛隋,达头再大举进攻他,他还指望隋朝再帮助他吗?”

  “他知道,但他想火中取栗,两手都抓,一个都不放。”

  长孙晟叹息一声,“更重要是染干本人不想被我大隋控制。”

  两人来到突厥人主营区,皆不再多说,在几百顶大帐中间,有一顶洁净得如同天上白云一般的羊毛穹帐,比其他帐要大上两号,这就是义成公主的寝帐了,如今她已被启民可汗立为可敦,地位高崇,除了寝帐外,还有十几顶副帐,甚至还有一队突厥勇士作为护卫。

  走到大帐不远处,长孙晟拍了拍杨元庆的肩膀笑道:“你去吧!公主在等你,我去看看染干,看他醒了没有?”

  元庆愕然,“长孙将军不同去吗?”

  “我已经见过公主,她听说杨太仆之孙在,便要见见你,与我无关。”长孙晟的声音已经在二十几步外了。

  杨元庆望着长孙晟奔远,十几名突厥少年围追他,要跟他学射箭,杨元庆不由挠了挠后脑勺,苦笑一声。

  ........

  【推荐票别忘记投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