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三十一章 矛盾激化

天下枭雄 高月 3133 2012-05-07 19:18:45

    杨府练武场上,妞妞手执弓箭正在练习射箭,她还是使用原来那把五斗弓,她练的是小巧武功,力量上差得远,她的力量拉元庆的八斗骑弓还很吃力。

  这两个月,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练习射箭。

  妞妞和元庆同岁,长得也非常高,她只比元庆矮半个头,已长到五尺五,出落为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只是她眉眼之间还略显稚嫩,更重要是她童心未泯,总让元庆以为她还是那个骑着竹马的小妞妞。

  妞妞下身穿一条粗布长裙,上身穿短襦,头发梳成双环望仙髻,斜插一支银钗。这是去年上元夜元庆买给她的,月光下,她肌肤晶莹如玉,美眸如深潭,鼻子和嘴唇精致得令人惊叹,她长得非常像她的母亲,但眉眼之间又带有一丝父亲留给她的英武之气。

  她慢慢拉开弓,瞄准了五十步外的草人靶,弦一松,长箭‘嗖!’地射出,疾快如飞,精准地射穿草人脸庞。

  “好箭法!”

  墙头上传来元庆鼓掌声,妞妞一跺脚,“不干!元庆哥哥又来取笑人家了。”

  元庆轻轻巧巧从墙上跳下,走过来笑道:“我怎么敢取笑妞妞呢?确实射得好,我记得上个月你还只穿透小半,而现在你已能射穿大半,说明你力量在增加,当然要夸奖。”

  妞妞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得意,她将弓递给元庆,“那你射一箭给我看看。”

  元庆在左卫城外军营练习骑射已有两年,在马上也能开一石弓,用这种五斗弓他已经不顺手,这两年除了箭法愈加精准外,他一直想练张须陀的双龙出水,但一直不是很理想,他力量还不够。

  不过他的箭法还是有很大进步,他在去年已经能左右开弓,元庆从箭壶抽出两支箭,一支咬在嘴上,左手握弓,右臂拉弦,一箭射出,箭似流星,竟一箭射穿草人靶,紧接着,他换右手握弓,左臂拉弦,又是一箭强劲射出,箭如闪电,一箭从草人靶眉心射透。

  看得妞妞惊叹不已,大眼睛里充满了崇拜之色,“元庆哥哥,这就是左右开弓吗?”

  元庆点点头,“这种技法在步弓还没有感觉,但在马上不同了,疾驰中可以左右射击敌人,作为大将,必须会左右开弓。”

  “那你教教我,我也想学!”

  元庆摇摇头,“这没什么诀窍,苦练就可以,走吧!今晚不练了。”

  “好的,我去取箭!”

  妞妞飞奔而去,片刻,她取回箭,又背上箭壶,快步跟在元庆后面,从小她就是小跟屁虫,从来就是以元庆马首是瞻,她已经习惯,只要元庆叫她走,她肯定服从,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元庆回头看她一眼,见她乖乖跟在自己身后,不时蹲下在草地摘一朵刚刚绽开的小花,嘴里哼着母亲教她的江南小调,元庆脑海里忽然跳出一个词,‘夫唱妇随!’

  他立刻狠狠抽自己一个嘴巴,龌蹉!她是自己妹妹,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元庆哥哥,你干嘛打自己?”妞妞好奇地问。

  “没有呢!我感觉好像有马蜂在蛰我。”

  “你别吓我,我最怕马蜂!”妞妞吓了一跳,她紧跑两步,抓住元庆的胳膊,害怕地东张西望。

  元庆忽然恶作剧地大喊一声,“呀!有蛇,当心,就在你脚边。”

  妞妞眼角余光一扫,发现脚边真有条长长的黑影,吓得她一声尖叫,一下子跳在元庆身上,将他脖子紧紧抱住,元庆哈哈大笑,妞妞忽然看清楚了,那不过是一段麻绳,恨得小粉拳在他身上乱打,“你这个死牛头!敢骗我,看我打死你。”

  元庆一边捂嘴偷笑,一边奔逃,他两下便翻过墙,妞妞却比他轻功好得多,轻轻一跃便跳上墙头,只见元庆已经跑远。

  “不要逃,牛头!”她恨恨一跺脚,跳下墙追上去。

  .......

  两人打打闹闹,很快便肩并肩一起走了,中院内挂满彩灯,有不少灯已经点亮,两人一边走,一边仰头观赏一盏盏明亮而栩栩如生的彩灯。

  妞妞望着一盏莲花童子灯痴痴说:“元庆哥哥,今年上元夜我们去都会市赏灯好吗?”

  “好,今年我给你买支金钗。”

  “金钗很贵的,菲儿有一支,她说要一百吊钱。”

  “没关系,咱们买得起,给你和婶娘一人买一支。”

  “嗯!”

  “妞妞,我们准备搬家。”

  “搬家?”妞妞歪着头眨眨眼问他,“我们搬到哪里去?”

  “明天我不打猎,去租一处宅子,我不想住在杨府,我实在不喜欢这里。”

  “我也不喜欢,那个马管事很恶心,整天盯着娘看,我就想揍他!”

  “嘿嘿!我今天已经揍过了。”

  两人一边说,便走到一扇大门前,前面便是中院到西外院的通道,中间还要穿过二老爷杨慎的府邸,白天有人看守,晚上大门上锁,他们应该出大门绕去西门,但实际上他们都是翻墙过去。

  可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见远远传来沈秋娘的大喊声,“妞妞,你快走!”

  声音异常焦急,仿佛发生了大事,元庆和妞妞对望一眼,同时一跃而起,翻过围墙,向家里狂奔而去。

  ........

  元庆的小院已经被近百名杨府家丁团团围住,黑压压的人影在赤亮的火光下闪动。

  在数十步外,数百名杨家偏房子弟远远围观,谁也没有想到平时柔柔弱弱的沈秋娘居然也会武功,一个人便将十七八名家丁打翻在地,虽然沈秋娘乐于助人,大家相处融洽,但百名家丁刀光闪闪、铁棒森森,没有人敢上前阻拦,围观人眼中都充满愤怒和无奈。

  猎猎火光中,杨素的外侄杨雄远手执铁棍,紧紧地盯着站在房顶上的沈秋娘,眼中喷射怒火。

  杨雄远是杨府的家将统领,身高六尺,体格雄壮,他也是杨府武艺最高的杨氏子弟,他刚刚接到主母贺若云娘的命令,去西外院抓一个奴婢,最初他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派了七名家丁前去抓人。

  却没有想到七名家丁全部被打翻,紧接着第二拨十五人也被打趴下,这让他勃然大怒,立刻亲率一百二十名家丁前来抓人,这是杨府全部家丁的一半。

  在这个破落的小院中,他遭遇到激烈的反抗,已经又有十几人被打翻,但人还是没有抓到,让杨雄远丢尽脸面,好在这个女人下手很有分寸,手下只是被打倒,但都没有受伤。

  百名家丁已经将小厨房团团围住,院子里有四十人,其余六十余人将厨房前后包围。

  杨雄远自言自语骂道:“他奶奶的,杨府还藏着这样一个女人,这么多年,老子竟然不知道。”

  “头!要不要把这婆娘射下来?”一名家丁头目上前悄悄问。

  杨雄远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赶到的杨积善,低声问他:“四哥,要不我们用药箭射伤她,让她无法反抗。”

  杨积善也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程度,对付一个小小奴婢,如此兴师动众还是杨府第一回,以前也有过几次丫鬟和小厮配对,女的都不愿意,只能强行配对,这很正常,最后女人身子被占,一般都会认命答应。

  他也是这样考虑,只要沈秋娘最后本人愿意,大哥那边也能有个交代,却没有想到这个沈秋娘会武,由普通抓人变成激烈对抗,他开始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必须要立刻向主母汇报,让她重新考虑。

  想到这,他吩咐杨雄远,“不准伤人,也不能让她跑了。”

  他转身要去禀报,杨雄远又急忙追问:“不伤人,那活捉她行不行,要不然她会伤了弟兄们。”

  “可以!”

  杨积善匆匆跑了,杨雄远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沈秋娘,如果杨府一百多家丁连一个奴婢都抓不住,还有什么颜面在京城立足。

  “把房子给我拆掉,备网抓人!”

  命令下达,百余家丁一拥而上,开始用木头撞击厨房墙壁,十几名家丁拿着三张大网,一旦房子坍塌,他们立刻撒网抓人。

  沈秋娘手执一把匕首站在厨房顶上,她心中也愤恨异常,在今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中,她是焦点人物,但她同时又是最无辜,她甚至不知道她已被配给主管账房的马管事,她更不知道乳儿元庆已经拿到她的奴契。

  她正在厨房烧热水,准备今晚两个孩子的泡浴,没有想到七名家丁砸门而入,没有任何解释,抓住她就走,令她忍无可忍,终于出手。

  她没有想到事态会越来越严重,杨府竟然出动上百家丁抓她,她本来有短暂的逃走机会,但她放心不下女儿,没有离开。

  此时,她也无法再离开,厨房单薄的墙体不断被砸穿,摇摇欲坠,沈秋娘心急如焚,她更担心女儿被抓住,她向远处高声大喊:“妞妞,你快走!”

  就在她的大喊声中,厨房轰然坍塌,沈秋娘从屋顶坠落,三张网同时向她撒去,沈秋娘在地上一滚,一跃而起,向自己房间冲去,可不等她跃起,三张网同时撒下,将她牢牢缠住。

  “抓住了!”

  家丁们兴奋得大喊,一拥而上,摁住沈秋娘,十几名吃亏的家丁冲上去拳打脚踢,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厉啸声,俨如怒龙出海。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