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二十章 夜入武房

天下枭雄 高月 2539 2012-05-03 16:32:12

    【新书期需要推荐票,大家看完书,顺手投老高一张票,晚上还有一更】

  ..........

  这些天元庆一直在考虑怎么赚点钱,不仅是要帮婶娘分忧,而且他的丹药只能用三个月,三个月后便要自己配制,可那些药都极为名贵,不挣钱他怎么配制得起,他打算找祖父杨素要钱,除了祖父杨素,家族中谁理他?可自尊心又让他开不了这个口,他想自力更生。

  他想过搞些小发明创造,可想想也不现实,一方面他本身不会,另一方面他毕竟才八岁,而且社会背景不同,隋朝人能不能接受后世的东西还是一回事。

  最靠谱的还是靠他的武艺去挣钱,元庆已经想到一条路,他准备等天气暖和一点便着手实施。

  元庆刚走进院门,目光锐利的妞妞一眼便看见元庆背上的黑色角弓,眼睛顿时一亮,“元庆哥哥,这是谁的弓?”

  “自然是师傅送我的新弓,那把旧弓我用得不顺手,送给你!”

  元庆取下黑弓,拉一下弓弦,只听‘綳!’的一声闷响,力道很强劲,他非常喜欢。

  “太好了!”

  妞妞顿时欢喜得跳了起来,向元庆房间里奔去,她早就想要一把弓,但弓的价格太贵,最便宜的弓也要三十吊钱,他们买不起。

  开皇十五年,皇帝杨坚下旨收藏天下兵器,不准民间私铸,虽然市场上也有兵器出售,但那些都是官方兵器,垄断经营,价格涨得非常昂贵,像他们这种贫寒人家根本买不起。

  沈秋娘从厨房出来,笑道:“居然没有嚷饿?看你的样子,应该和师傅吃过饭了,要不要再吃一点?”

  “婶娘,不用,我肚子已经很饱!”

  元庆又挠挠头说:“婶娘,师傅明天要出征,可能一两年都不会回来,以后就是我自己练功。”

  “你自己练功行吗?”沈秋娘担忧地问。

  “没问题!”

  元庆拍拍胸脯,“以后我就有时间替婶娘做点事,婶娘,我现在先去做功课。”

  元庆拿着角弓回自己屋,沈秋娘望着这个自己抚养的孩子,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小家伙,现在居然已经长这么高了,她心中充满了欣慰,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说得一点不错。

  房间里,妞妞已经从墙上摘下元庆的旧弓,这是一把五斗弓,妞妞用它还是比较吃力,不过已经可以勉强拉开,她见元庆进来,急不可耐地说:“元庆哥哥,我们出去练箭吧!”

  “写完字再出去,妞妞,你的功课做完了吗?”

  “我早就做完了。”

  妞妞眨眨大眼睛,嘻嘻笑道:“要不我帮你做,我们快一点。”

  元庆偷偷向厨房看一眼,婶娘还在忙,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便点点头,低声笑道:“那好,你帮我写字,要用我的笔迹,我把书背完就行了。”

  “放心吧!你的字我早就会模仿。“

  妞妞拿着元庆的写字本一溜烟地回自己房了,元庆则坐下来,打开《孙膑兵法》准备背诵,这其实是张须陀的安排,由沈秋娘负责监督他,非常严格。

  元庆的房间很小,也就相当于后世的七八个平方,放一张床榻,床头有一个楠木旧箱子,这也是他的书桌,再有就是沈秋娘用木板帮他钉的一个小书架,上面有五十几本书,都是沈秋娘自己抄的书,她觉得对孩子有好处的书,就会多抄一本。

  天渐渐黑了,妞妞偷偷溜过来,将写完字的功课本塞给他,“元庆哥哥,你背好书了吗?”

  元庆点点头,“已经好了,婶娘在做什么?”

  “娘在抄书,我们去练射箭吧!”

  元庆摇摇头,“箭在哪里?”

  妞妞愣住了,对啊!元庆一共只有三支箭,怎么分?一支箭就要二十钱,他们也买不起,她挠挠头,“要不,我用一支箭,你用两支箭。”

  元庆摇了摇头,那三支箭是步弓箭,他现在需要骑弓箭,张须陀只给他弓,却没有给他箭,他便笑道:“今晚咱们不练箭,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

  “别问,跟我去就是了。”

  元庆带着妞妞走到院子里,喊了一声,“婶娘,我功课做好了,我带妞妞出去玩。”

  “别跑远,早点回来!”

  “知道!”

  两人跑出院子,一路向东跑,很快便来到杨家练武场的围墙外,妞妞仿佛明白过来,大喜道:“元庆哥哥,我们是要去里面练习射箭吗?”

  元庆敲了一下她的头,“小笨蛋,咱们弓都没有带,射什么箭?你什么都别问,跟我来!”

  元庆像只猿猴,轻轻一纵便上了树,两下便翻上围墙,妞妞也身轻如燕,比元庆还要快,两人轻轻巧巧跳进练武场,两个小身影一前一后向远处的练武堂奔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练武堂大门紧闭,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个人,元庆早就知道这里晚上是没有人,大门口倒是有两个家丁看门,但大门离练武堂还是五十步,而且他们是在练武堂的后面,守大门的家丁根本看不见他们。

  元庆抽出一把薄薄的小匕首,‘咔!’的一声,撬开一扇窗,他轻轻一纵跳进去,妞妞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跟着他进去。

  元庆五岁时便对练武堂内了如指掌,练武堂内空旷宽阔,足以容纳四五百人同时练武。

  练武堂的西面有三间厢房,一间是换武士服的更衣房,一间是休息房,还有一间便是兵器房,元庆的目标就是兵器房,只是兵器房在中间,没有窗子,只有大堂内的一扇门进出。

  门上是用链子铁锁锁门,将门绷紧后便会出现一条半尺宽的门缝,成人是无法钻进去,元庆身材高壮,也进不去,但妞妞身子轻柔,却能挤进去,这就是元庆带妞妞来的原因。

  “妞妞,进去!”他低声令道。

  妞妞忽然明白元庆的意思了,她吓得捂住嘴,这是要她偷东西啊!

  妞妞吓得脸都白了,“不行!娘知道会打死我的,也会打死你。”

  “哎呀!你这个小笨蛋,咱们又不偷刀剑,你去帮我在墙角箭堆里找两壶新箭,就行了。”

  “可是,娘问起来怎么办?”

  “婶娘问起来,我就说是师傅送的,而且我师傅已经去打仗了,婶娘也无从查证,你快去!”

  “那.....你师傅能不能再送你一把剑?”

  妞妞眼中露出渴望之色,她是用竹剑学武,做梦都想有一把自己的剑,但是他们买不起,一把剑至少要二十吊钱。

  元庆轻轻捏一捏她乖巧的鼻子,笑道:“可以啊!去选一把自己喜欢的。”

  妞妞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慢慢地从门缝钻进了武器房,她先在墙角找两壶新箭递出来,又在剑架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把轻盈的越女剑,从门缝钻了出来。

  “我们走!”

  两个小家伙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黑漆漆的大堂内,由于兵器房的武器都是公共用具,谁都没有留意少东西,直到一个月后,有人才发现少了一把剑,至于少了两壶箭,则压根就没有人发现。

  关键是沈秋娘那边,元庆一口咬死是张须陀临别前给他,那把剑也是张须陀给妞妞的离别礼物,合情合理,沈秋娘居然相信了。

  房间内,元庆将一支支箭拿出来仔细检查,一壶箭三十支,两壶就是六十支,都是军队的标准骑弓箭,三簇箭头,上好口翎箭,做工精湛,都没有使用过,有这两壶箭,他便可以赚钱了。

  不过他还得的等到冰雪融化。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