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三章 小妹何名

天下枭雄 高月 2723 2012-04-26 10:00:56

    元庆最终被杨家接纳下来,不过他的接纳和不接纳没有什么区别,他没有享受到半点杨家主人的福利,没有自己的房间,没有人伺候,也没有下人恭恭敬敬叫他公子。

  元庆后来才知道,杨素虽然一时喜欢他,却没有真把他放在心上,他有几十个孙辈,偶然想起才问一问,他的心思都在朝廷权力斗争和繁琐的政务之上。

  元庆才三岁,当然不能自食其力,杨玄感找了一名乳母专门照顾他,但为向父亲交代,这个乳母又有点与众不同,乳母姓沈,长得姿容秀丽,温柔贤惠,是江南吴兴大户人家的女儿。

  沈氏名叫沈晚秋,大家都称她为秋娘,她丈夫是陈朝大将张忠肃,前年在泉州被隋将史万岁所杀,她作为战俘被皇帝杨坚一并赏给了杨素,只是杨素府上的美女太多,她又带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女儿,杨素便没有纳她为侍妾,而且赏给儿子杨玄感,杨玄感惧内,不敢收她,便打发她去内厨房做事。

  杨玄感知道她心灵手巧,能写诗作赋,做厨娘可惜了,他有点怜香惜玉,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重新安置她,正好元庆来了,杨玄感便决定让她来收养元庆,这样也可以向父亲交代。

  下午,沈秋娘便将元庆领到自己的新住处,她原来只有一间屋,和女儿住在一起,现在要抚养元庆,杨玄感便命人给他们收拾一间小院子,院子很小,两间半小屋,半间厨房,两间宿房。

  小院位于杨府西外院,这里住的都是杨家远亲,有数十户人家,每家一座小院,平时大门也不锁,出入自由,由于人多户杂,环境不是很好。

  沈秋娘在厨房做一些杂事,她一个月有两吊钱,现在抚养元庆,内宅又每月拨三吊钱给她,这样她一个月有五吊钱。

  但所有人都为她不平,杨家子孙,最偏房、最低等的庶子,一个月也有十吊钱,更何况是杨素的孙子,杨玄感的儿子,这明显是在欺负人,但沈秋娘并不嫌少,一月五吊钱,足够她养两个孩子。

  这些都是郑夫人的安排,若不是多少顾及一点丈夫的面子,她还嫌一个月给元庆三吊钱太多,他才三岁,一吊钱就足够他吃饭。

  .......

  “公子,你以后就住这间屋。”

  沈秋娘把最大的一间屋子让给元庆,她牵着元庆小手,心中对他充满了疼爱,这个没有母亲的小可怜,就因为是私生子,连管家的孩子都不如。

  元庆心中却很欢喜,他就害怕郑夫人抚养他,郑夫人嫌弃他最好,他才不想见到那个恶女人,但他却非常喜欢沈秋娘,第一眼看见她就喜欢上了,长得这么秀丽端庄,性格温柔亲切,充满了一种母性的善良,他牵着沈秋娘修长光滑的手,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公子这个称呼让元庆听得异常刺耳,他摇摇头,很认真、很坚决地说:“我以后叫你婶娘,你叫我元庆,不准再叫公子。”

  沈秋娘摸了摸他的小脑瓜,心中很喜欢,‘这孩子!’

  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心中并不认同自己奴婢的身份,她点点头,“你叫我婶娘,我就叫你元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婶娘,我来拿东西!”

  元庆抢过他的行李小包,却一溜烟地跑进隔壁小房间,他露出一个小脑袋,笑嘻嘻说:“我喜欢小房间,住大房间我害怕。”

  沈秋娘知道他其实是把大房间让给自己,真是一个小小男子汉,她心中感动,又想起自己战死疆场的丈夫,她眼睛一红,一颗泪水险些没有滚落出来。

  “好孩子,婶娘先收拾一下,咱们就做晚饭。”

  她进厨房收拾去了,就在这时,一个长得乖乖巧巧的小姑娘骑着竹马跑院子,她撅起小嘴直嚷:“娘,我差点迷路了。”

  “妞妞,别乱跑,就在院子里玩!”

  “嗯!”

  小姑娘重重点了点头,就在院子里绕圈骑竹马,“驾!驾!”

  元庆听到声音,从小房间里慢慢走出来,他已经听婶娘说过,她有一个女儿,和自己一样大,只见小丫头在院子里调皮蹦跳,骑着一根马头竹子,她长得肌肤雪白,继承了母亲的肤色,眉眼小嘴精致异常,就像一个洋娃娃。

  小姑娘骑了一圈竹马,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在歪着头看自己,她虽然只有三岁,胆子却很大,她也歪着头笑嘻嘻地望他。

  元庆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妞妞,你呢?”

  “我叫元庆!”

  元庆觉得自己应该像个大哥的样子,他咳嗽一声,粗声粗气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叫我元庆哥哥!”

  “为什么叫你哥哥,就因为你长得比我高吗?”她眨着大眼睛,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妞妞,元庆哥哥是比你大两个月,你应该叫他哥哥。”

  沈秋娘端着一箩米出来,没有柴禾,她无法做饭,今天只能去厨房搭伙,她吩咐两个孩子,“你们就在院子里玩,不要出去。”

  “娘,我会照顾好他!”

  小姑娘装作很懂事的样子,保证她会照顾好元庆,她歪着头又想想,笑嘻嘻说:“咱们比一比,你会写字,我就叫你哥哥。”

  元庆心中暗忖,“不会这小小丫头也会写字吧!”

  他走出房间,找了一根细树枝,又用小手聚拢一点浮土,在上面歪歪扭扭写下自己的名字,‘元庆’。

  他笑道:“这就是我名字,你认识吗?”

  “我认识,娘教过我,元日的元,庆祝的庆。”

  元庆立刻对她刮目相看,他把树枝递给她,“那你会写字吗?”

  小姑娘的小嫩手接过小树枝,又用小手把浮尘抹平,在上面端端正正写下两个字‘出尘’,字写得比元庆漂亮多了。

  “这是我的名字,是我爹爹起的,我姓张,叫张出尘。”

  元庆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可一时又想不起,就在这时,门口忽然跑来一群小孩,都是四五岁的模样,拍着手对他又跳又笑,“私生子!私生子!”

  妞妞不懂私生子是什么意思,元庆却一阵恼怒,居然欺负上门了,在内院的孩子,估计都是他族兄族弟,这一定是他们的父母所教,下人的孩子不敢这样称呼。

  元庆见中间有个最高最胖的孩子,就数他跳得最欢,看得出他是领头。

  元庆慢慢走到远门口,五六个孩子围着他又蹦又跳,“私生子!私生子!”

  永远重复这三个字,元庆从口袋里摸出一枚五株钱,对那个胖孩子变了一个小戏法,钱突然从他手中消失,他一路上就在练习这个小戏法,已经很熟练。

  几个小孩子都愣住了,睁大眼睛,元庆又摸出钱变一次,笑嘻嘻问胖孩子,“看清楚了吗?”

  “没有!”胖孩子摇摇头。

  “那你凑近一点看。”

  元庆将钱放在手心捏住,胖孩子睁大眼睛凑了上来,他要仔细看看,钱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待小胖脸离他手只有半尺,元庆猛地一拳向他鼻子打去,他人虽小,力气却大,‘砰’一拳,结结实实打在对方鼻子上,只听‘哎呀!’大叫,胖男孩竟被他一拳打翻在地,鼻血都流出来了。

  胖男孩吓得大哭起来,爬起身便跑,他一跑,其他小孩子都跟着逃了,元庆冷笑一声,拍拍手掌灰尘,这帮小屁孩,敢来跟自己斗!

  妞妞跑上来,眼睛睁得大大,一脸崇拜地望着他,“元庆哥哥,你好厉害啊!”

  美人崇敬英雄,和年龄无关,源自天性,一声哥哥就自然叫出来了。

  元庆在小美人面前露脸,心中得意,他活动一下手腕笑道:“揍这帮小屁孩,胜之不武,有什么厉害,将来你也练武,当个女侠,一样厉害。”

  元庆忽然愣住,他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是谁了......

  .......

  【感谢兄弟们的打赏、推荐支持,老高会更努力,新书期间,暂定每天两章,早十点,晚七点,遇到重大推荐则每天三章】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