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

第二章 一言九鼎

天下枭雄 高月 3145 2012-04-25 19:12:24

    郑夫人冷冷打量元庆一眼,忽然眉头一皱,问丈夫:“大郎为何骗我?”

  男子吓一跳,干笑两声,“我怎敢骗夫人?”

  郑夫人杏眼圆睁,怒视丈夫,“你说你三年前思家难归,才做了出轨之事,十月怀胎,那这孩子最多三岁,可他像三岁么?分明已经五岁,你不是骗我是什么?”

  “夫人,这个.....他出生时就很胖大,和我幼时一样,不能看外相,这里有他户籍,你看!”

  男子似乎有些怕老婆,手忙脚乱将户籍递上,郑夫人哼了一声,一把将户籍夺过去,她却不看,又冷冷问元庆,“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见我不跪?”

  元庆从一进门就不喜欢这家,虽然是豪门高宅,却远远比不上舅父舅母对他呵护关爱,这个女人哪里把他当做三岁的孩子,三岁只是虚岁,实际上他才两岁,应该是把他抱在怀中呵护疼爱,她居然责问他为何不跪?

  元庆心中愤懑,他忽然张嘴大哭起来,既然他才三岁,那索性像个三岁的样子。

  他哭声响亮,扰得郑夫人心烦意乱,若不是老爷子坚持要把这个孽子接来,她绝不会让他进自己家门一步,她忍无可忍,发怒叱道:“给我闭嘴!”

  元庆不哭了,呆呆地望着父亲,仿佛在说,‘你才是一家之主吧!

  毕竟是自己儿子,男子也于心不忍,又想起盼娘对自己一腔痴情,却不幸生病撒手人寰,只留下这个孩子,他心中伤感,眼中也多了几分柔情。

  “玉娘,孩子才三岁,你会吓着他。”

  “哼!你自己的孽债,自己还去,与我何干?”

  郑夫人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她目光像鹰一样盯着元庆,仿佛他是一块鲜嫩的羊肉,她恶狠狠说:“我再问一遍,你跪还是不跪?”

  元庆被激怒了,大不了他再跟自己舅父舅母回去,他捏紧小拳头,毫不畏惧地迎视她,“我就不跪你!”

  男子也被他的态度惹恼火了,刚才的一丝父子柔情已无影无踪,他重重一拍桌子,“孽障,你敢无礼!”

  这时,元庆只听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这是在看儿子,还是审犯人?”

  两边丫鬟纷纷向两边退下,夫妻二人吓得站起身,“父亲,你怎么来了。”

  元庆回头,只见身后负手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年约五十岁,鼻梁高挺,嘴唇很薄,目光像鹰一般锐利,身着紫色长袍,腰束玉带,虽然只是站在那里,却有一种威严的气势将整个房间笼罩。

  他打量一下元庆,目光稍微和缓,但目光转到儿子身上,眼中寒霜又凝,他又不悦地哼一声,对男子道:“玄感,为父是怎么交代你?”

  ‘玄感?’元庆心念一转,他忽然知道自己父亲是谁了?杨玄感,隋朝有名人物,那么他的父亲,自己的祖父,也就是身后这个老者,竟然是隋朝大名鼎鼎的权臣——杨素。

  元庆小时候曾如痴如醉地听过长篇评书《隋唐演义》,书中杨素也是大奸臣之一,小说中杨素正月十五过寿,引来群雄进京闹花灯,还有他的侍妾红拂女那晚跟李靖出走,他记忆犹新,原来他的祖父竟然就是杨素。

  这名中年男子正是越国公杨素,不过他权倾一时是杨广登基后,现在他因平定陈朝大功而出任内史令,唐朝时内史令改称中书令,也是朝廷重臣之一,和尚书左仆射高颎、右仆射苏威一起共同执掌朝政,正是圣眷盛隆之时。

  把元庆接回杨府是他的决定,尽管他们杨家现在圣眷正隆,儿子玄感也被封为上大将军,即将转为宋州刺史,但他很小心,他不想因为儿子有私生子一事被御史弹劾,他再三嘱咐儿子,没有什么私生子,元庆是侍妾所生,不料儿子却忘记叮嘱媳妇,现在全府上下知道私生子上门,让他怎么不恼火。

  杨玄感凭借父亲军功被封为柱国,与父亲同列朝官第二品,后来又退一位为上大将军,也是朝中大臣,但他没有独立建府,杨素喜欢大家族住在一起,他的越国公府阔比宫室,足以容纳他和儿子族人们共住。

  杨素走进房间,克制住怒火,毫不客气在主榻上坐下,杨玄感和郑夫人只得站在他身后,他向元庆招招手,柔声说:“到祖父这里来!”

  杨素对元庆印象颇好,刚才这小家伙捏着小拳头,凶得像头小老虎,颇为强悍,他是沙场大将,就喜欢这种强悍的孩子。

  元庆知道,他以后在杨府是否有出头之日,关键就在此时的表现,虽然他大多时候是以沉默来掩盖他的成熟,但如果能把握好分寸地表现一下,他就不是妖孽,而是神童。

  他立刻上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三个头,奶声奶气说:“孙儿元庆,给祖父磕头。”

  杨素见他举止从容,声音响亮,而且口齿异常清晰,根本不像三岁的孩子,他心中也有点没底,回头看了一眼儿子,意思是问他,确认过吗?

  杨玄感点点头,元庆一进门,他便注意到元庆左耳根下有颗红痣,这是他辨认儿子的办法,连元庆的母亲都不知,更重要是他离开元庆只有一年,元庆长什么样子他记得很清楚。

  杨素见已确认,他立刻喜欢上元庆,连忙把他拉起来,搂在怀中笑眯眯问他,“你为什么叫元庆?”

  元庆靠着杨素臂弯,感受到他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他浑身凌厉威严的气势笼罩着自己,使他感到十分压抑,但杨素威严中又透出一丝慈祥的笑意,这是祖父对孙子才有的慈祥笑容,使他心中稍安。

  “娘说我是在元日出生,所以叫元庆。”这是路上舅父告诉他。

  杨素平生杀人如麻,血沃千里,心中冷酷如石,但此时他感受到了孩子稚嫩的身子,这是他的孙子,流着他的血脉,使他心中也泛起一丝温情,笑着点点头,又问:“你知道祖父是谁吗?”

  “我知道,祖父是越国公。”元庆刚刚反应过来,牌匾上的第一个篆字应该是‘越’。

  杨素微微一怔,心中有些惊讶,“是谁告诉你的?”

  元庆就等他这句话,他立刻扮出一个可爱的笑脸,“大门上的牌匾不是写着吗?越国公府。”

  这一下,不仅杨素愣住了,连杨玄感和郑夫人也面面相觑,眼中不可思议,三岁的孩子居然能认识篆字!

  “元庆,是谁教你识字?”杨素缓缓问他。

  “是我娘教的,她教我认了好多字,还会背诗。”

  他立刻奶声奶气背诵:“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聪明伶俐的孩子从来都是人见人爱,杨素本来只想安抚一下元庆幼小心灵,不料却被他吸引住了,他对元庆兴趣浓厚,他轻捋长须,微笑着试探他,“你娘告诉过你,祖父是越国公吗?”

  元庆摇摇头,不露痕迹地一记马屁送上去,“娘从没有说过,但孙儿一路上都听人说起,说越国公是天下第一大英雄,孙儿却不知就是祖父。”

  这个马屁虽然浅显直白,但它的威力却很大,关键是看谁说,如果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这样说,听了会让人恶心,但出自三岁小儿之口,效果就完全不同,它的真实性让人信服,杨素听得心花怒放,捋须呵呵直笑,“好孩子,真是神童也!”

  旁边的郑夫人心中暗叫不妙,这孩子是个人精,再说下去,老爷子就要被他迷昏了,她干咳一声,陪笑道:“父亲,不知怎么安置他?”

  杨素不太喜欢这个长儿媳妇,因为她姑母就是杨素的前妻,一个出名的悍妇,开皇四年某夜,杨素和老婆夜里在床上吵架,杨素怒骂她,‘我若为皇帝,就绝不让你做皇后。’

  他老婆不甘示弱,第二天便把这话向皇帝杨坚告了,结果杨素被免职,若不是攻打陈朝,他的仕途就从此完蛋,不久郑氏病逝后,杨素又娶贺若弼之妹,但他对前妻依旧耿耿于怀,对长子媳妇也连带着不喜欢。

  杨素回头狠狠瞪儿媳一眼,“这孩子的母亲已去世,自然是交由你养,这还用问吗?好好教授他,我会来查看。”

  元庆却大喊不妙,他就是怕被郑夫人虐待,才拼命拍老爷子马屁,没想到拍马屁的结果却是让郑夫人养他,他嘴唇动了动,一时无计可施,让正房养他,正是祖父看重他的结果。

  他只好安慰自己,祖父会来查看,或许她不敢虐待自己。

  杨素还有事,他取出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上,笑道:“第一次见面,这是祖父给你的见面礼。”

  他又吩咐儿子几句,便转身走了,杨素一走,郑夫人的脸立刻阴沉下来,冷冷对丈夫说:“我不会养他,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也转身从侧门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元庆和杨玄感父子二人,杨玄感感到很为难,元庆会讨父亲喜欢固然让他感到欣慰,但他又不敢得罪妻子,隋朝男人怕老婆的传统由来已久,皇帝杨坚就是代表人物。

  父子两人大眼瞪小眼,半晌杨玄感也没想到好办法,就在这时,一名两三岁的小丫头骑着一根竹马欢快地从院子门口奔过,嘴里喊着‘驾!驾!’

  杨玄感眼睛一亮,他有办法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