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22章 婆婆传话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051 2014-01-20 08:40:44

  “应该的应该的!大奶奶你不嫌我老婆子啰嗦,老婆子保准知无不言!”李嬷嬷不由呵呵的笑了起来,由衷欢喜。

  她差点要说“这宁园本便是我老婆子打理,不光是大少爷,这院子里上上下下也没有我老婆子不知道的!”转念一想如此说了,对上此刻自己一听说她接手宁园便巴巴赶过来的情形,岂非显出自己小气?好像生怕被她抢了权才急吼吼过来似的。

  当然,她的确是心中带着这么一股怨气赶来的,那是因为她屋子隔壁老姐妹的孙女儿听到有人说新进门的大奶奶要清理宁园上下重新立规矩学给她听,她心里气不过这才赶来了,不想,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李嬷嬷是个人精,转念一想便明白自己是中了旁人的离间计了。再略想想,便知此事同顾芳姿定脱不了干系。毕竟,若她给了大奶奶没脸,得利的只有顾芳姿。

  那个狐狸精!

  李嬷嬷牙根暗咬,打量一眼温文尔雅、柔柔和和的桑婉一眼,强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大奶奶这般的性子岂是那狐狸精的对手?将来少不得该自己多操心了!大少爷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绝不能眼睁睁的瞧着他毁在那狐狸精的手里!

  大少爷的妻子,就该如大奶奶这般,温柔娴淑,稳重知礼。

  这样的容貌品性,才配得上大少爷。

  不像那个狐狸精,光会撒娇撒痴,样样光顾着她自个,完全不懂为大少爷着想,动不动便发脾气要大少爷去就着她、哄着她!

  时家家大业大,大少爷在外头已经够忙够累的了,回到家就应该舒心舒意的享福,而不是反要费尽心思讨好奉承一个女人。

  光是想想顾芳姿素日那些做派,李嬷嬷便觉得一肚子没好气。偏大少爷被她吃的死死的,叫她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却偏偏无可奈何。

  “真的?那婉娘先谢过嬷嬷了!”桑婉又惊又喜的说道。李嬷嬷护犊,她自然是知晓的。有李嬷嬷帮着自己,许多事就好办了。

  “大奶奶客气!”李嬷嬷呵呵的笑着,想了想便叹道:“大奶奶拿我老婆子当自己人,老婆子少不得有什么说什么!大少爷是个好人,往后日子长了大奶奶你便知晓了!你只管照顾好大少爷,闲了往大夫人跟前坐坐、说说话儿,其他的暂且都不必理会。你啊,得用心,有的时候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

  在这府里,两世为人,李嬷嬷是头一个对她好、掏心掏肺对她说真心话的人,桑婉一时百感交集,鼻子一酸,眼眶也微微的湿润起来。

  “嬷嬷的话婉娘记住了!谢嬷嬷提点!”桑婉眨了眨湿润的眼睛,朝李嬷嬷微微点头。

  李嬷嬷也不便当着众人说顾芳姿的不是,且跟桑婉也还没熟悉自己人到那个地步,当下也不愿多说。

  横竖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府中对大奶奶来说要紧的只有大少爷和大夫人两个,能依靠、信任的也只有这两个,若她仍旧叫旁人的面子功夫迷惑了去,那是她自己笨,也不见得值得她倾心相帮。

  但愿,她莫要让自己失望。

  李嬷嬷身子本来就没养好,又带着一股怒意急急而来,此刻一缓下来,又多说了几句话,便显出几分疲倦来。桑婉忙命人泡上参茶,“嬷嬷好好歇一会,等会儿我叫人送嬷嬷回去吧!嬷嬷尽管安心静养,等养好了身子叫人过来说一声,我再叫人去接嬷嬷!”一时又问要不要进屋子里躺一躺?

  “老奴一个奴才,哪儿有那么矜贵!”李嬷嬷倒笑了起来,饮了几口参茶,小歇了一会便自去了。

  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桑婉总算暗暗舒了口气。一连两日都是风平浪静,没有人再上门找她的麻烦。顾芳姿忙着手头事务,也暂且没来招惹她。

  闲来无事,桑婉便抓了柳芽教她正儿八经的识字念书。从前在桑家时,柳芽作为她的贴身丫鬟伺候在她身边多少也识得几个字,却也有限的紧。家中境况不好,村里哪家的姑娘自懂事起不需操持家务的?养在深闺那是有钱人家才负担得起!

  虽然大哥疼她,可她多少得顾及大嫂的心情,上田下地大哥坚决不许,房前屋后的家务事她却不能当没看见。连她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捧着书本看,哪儿还顾得上柳芽?

  如今却不一样了,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她还得和柳芽在一起共同生活,读书可以明理,不分男女。爹在世的时候这么说,大哥、二哥也这么说,她亦深以为然。所以,如今既有时间又有条件,她怎么着也得将柳芽教导过来。没准将来还是个膀臂。

  况且,有件事拘着她不让她出门也是好的。

  桑婉很怕,很怕柳芽出去乱逛,之后,像前世一样——再也不属于她!

  “大奶奶!大奶奶!”这日早饭后,桑婉正在厢房中收拾出来的桌子前教柳芽识字读书,冷不防一个圆圆脸、穿着银蓝比甲、白绫长裙的小丫鬟奔了进来。桑婉定睛看去,是婆婆王氏身边的小雀儿。

  桑婉忙问何事?

  “大奶奶您快去吧,大夫人叫您立刻过去呢!”小雀儿急匆匆说道。

  “娘叫我?可是有什么事?”桑婉听见王氏传唤不敢怠慢。

  小雀儿摇摇头,“您去了便知!”

  桑婉点头,稍稍理了理身上的衣裙,往程亮的大铜镜前照了照发髻可有凌乱,转眼见柳芽一手搭在桌上一手执笔,仰头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桑婉不由“嗤”的一笑,瞪她道:“好好的把刚我教你的十个字各写二十遍,还有昨儿教的那段文章可会背了?等会我回来是要检查的!”

  “是,大奶奶!”柳芽垂头丧气,沮丧的吐了吐舌头埋头继续苦写。

  “你随我去一趟吧!”桑婉笑笑,转而向杏枝道。

  杏枝答应一声,扶着桑婉,同小雀儿一道去了。

  半道上迎面走来位扶着丫鬟的年轻妇人,鬓上簪着点翠虫草簪花,穿着白底红梅对襟褙子、枣红芙蓉暗纹百褶裙,纤腰袅袅,手持锦帕,抬眼见她,便微微站住了脚。

  这是二房的儿媳妇周氏,进门没多久其夫时二郎便携款带着名青楼妓女私奔了去至今未归,周氏素日深居简出,便是前世,桑婉也没见过她几回,今生进门之后是一回都没见过。

  桑婉故意怔了怔放缓脚步,询问的目光朝杏枝一瞥。

  “这是二奶奶!”杏枝忙向桑婉介绍,随即与小雀儿上前向周氏行礼问好。

  “原来是弟妹!”桑婉朝她点头含笑招呼。

  “大嫂!”周氏亦还礼。

  二人见礼毕,桑婉随口笑道了句“明儿闲了再聊”便匆忙别过。

  “大嫂可是去大伯母那儿?”周氏却忽然问了一句。

  “是,娘寻我有事,正要过去呢!”婆婆在府中享有绝对的地位和权威,桑婉不欲同周氏多言,忙赶着要过去。

  周氏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遍,眸底似乎闪过一抹波动,却也没再多言,微笑点点头,“那便不扰大嫂了,大嫂请吧!”瞧着桑婉主仆三个远去了,方才慢慢的离开。

  刚入正院、过了穿堂,桑婉便听得一阵清脆爽朗的中年妇人笑声传来。桑婉不由得心下“咯噔”,脚步下意识的放缓了,不知这妇人究竟是何来头,竟在王氏面前笑得如此嚣张肆意、底气十足。

  脑海中骤然划过一道亮光,桑婉惊得死死捏住手中的帕子,脸上一阵发白。

  若她所料不差,这妇人应是庄夫人——她婆婆王氏的冤家对头!

  庄家虽然没有青州首富的头衔,却也是在这地界上有头有脸、排的上名号的大户人家。这庄夫人也不知怎的回事,愣是同王氏瞧不对眼,无论何事总要同王氏争个输赢不可,总要压王氏一头心里才好过!近几年来,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得越发厉害,从前比谁家铺子多生意好、谁的儿子好、谁的丫鬟贴心、谁的老妈子忠诚、谁家花园大花儿名贵等等,如今更了不得,那是连每月水云庵的头柱香都要争上一争的。

  桑婉不由暗暗警惕,强打起一百二十分谨慎小心缓缓走进去。前世,便是顾芳姿使了手段害的她在庄夫人面前出丑,以至于婆婆受了庄夫人取笑奚落,令她的日子越发的雪上加霜。不想,庄夫人这么快就来了!

  这一世,谁知那庄夫人又会如何而顾芳姿又设下了什么在等着自己呢?

  “媳妇见过娘!”桑婉上前,向王氏屈膝福身,柔柔说道。

  王氏神情显然一怔,眼底的不悦虽转瞬即逝却仍落入了有心的桑婉眼中,桑婉不禁有些气闷,她这才刚刚露面、刚说了一句话,难不成又做错什么了吗?

  “呵呵,来,快见过庄夫人,庄夫人可是我们青州城里有名的贵夫人呐!”王氏亲切的朝她抬抬手,笑眯眯的向她介绍道。

  当着庄夫人的面,王氏即便心里有什么也不会表现出来,当然要表现得婆媳和睦亲近,才不至让庄夫人取笑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