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16章 叔婶的算计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083 2014-01-14 09:22:05

  “二婶……”桑婉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脸上顿僵,如同时凤举先前一样又不好大力甩开,只得任由她拽着自己进屋去。

  桑婉眼角朝时凤举轻轻瞟过去一眼,眸中满是祈求和苦笑,时凤举极有先见之明的避开了桑平凉的亲热,目光与桑婉的对视,唇角微勾,几乎想笑,朝她微不可觉的点了点头。

  “请、请、请,快坐,快坐!”桑平凉两口子簇拥着时凤举和桑婉进屋,热情招呼,口内说笑不断,却将桑弘硬生生的撇开了。好在桑弘素来习惯了他们夫妻俩的德性,当下便默默的跟在后边。

  “堂姐夫、阿婉妹妹请用茶!”众人落座,桑艳羞答答的捧着托盘过来,托盘中盛着两盏茶。

  柳芽见了忙越上半步,将茶碗拿了奉与时凤举,又再奉与桑婉。

  桑婉目光轻轻一扫,这才发现自己的大哥坐在角落靠着墙壁的小板凳上,桑婉不由心中大怒,二叔二婶自己做的出来也就罢了,把她桑婉当成什么人!

  “拿去给舅爷,我不渴。还不快请舅爷过来坐!”桑婉轻柔的说道,朝柳芽瞟了一眼。

  “是!大奶奶!”柳芽脆声答应,转身朝桑弘走去。

  桑平凉和李氏齐刷刷的对视一眼,两人这才想起还有个桑弘也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粗心大意?怎的连你堂哥也忘了,还不快再倒茶来!”桑平凉瞪了女儿一眼,又向桑弘笑道:“来来来大侄子,坐这边来!你也是,咱们自家人熟门熟路的,还得用你二叔招呼不成!快来快来!”

  “不用、不用了!”桑弘慌忙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摇着手。听桑平凉这么亲近中透着谴责的话语,桑弘竟然感到有点心虚,仿佛果真是自己太见外了令亲二叔伤心似的!

  “呃,那个,我就先回去了,你们聊,你们聊,呵呵!二叔、二婶,等会儿过去一起用个饭,难得阿婉回来一趟,咱们也聚聚!”桑弘便陪笑着告辞。

  “那是那是!咱们是一家人嘛!那你就先回去吧,我们一会就过去,啊?”桑平凉笑得亲切,连连点头。

  桑弘朝时凤举笑着点了点头,告辞了,几乎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夺门而去。

  “来,阿婉,咱们房里说说话儿去!二婶还有好多话要同你说呢!你妹妹也许久未同你亲热了,也正想着你说话呢!”李氏也笑着,要拉桑婉起身。

  桑婉心知肚明她想说什么,无非是打听时家的富贵,打听她在时家待遇如何,然后就是千叮万嘱不要忘本、要记得他们诸如此类。这些话,她是一句也不想听!听了嫌恶心。

  “我看时候也不早,大嫂那边菜肴已经快整治好了,咱们还是先过去用饭吧,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也不迟啊!总不好叫大哥、大嫂久等!”桑婉便柔声说道。

  “说的是,那便过去吧。”时凤举连忙点头赞同。

  桑平凉和李氏可以在桑婉面前摆长辈架子,却是不敢在时凤举面前怎样,反而将时凤举的话奉若圣旨,听毕两口子连连笑着说好,便陪笑道:“你们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随后就到!”

  李氏还不忘叫桑艳:“阿艳陪着你堂姐一起先过去,同你堂姐多说说话!你们姐妹俩亲近亲近!”

  躲在后边悄悄偷看的桑柔此刻心提到了嗓子眼,眼巴巴的望着桑婉,希望她由桑艳能够想得起还有自己这个堂姐。只要她提一句,继母说什么也不能拒绝自己过去露脸。

  桑婉秀眉轻轻挑动,嘴唇微张,的确是想到了桑柔正欲开口询问,转念一想又忍住了。从前她和桑柔也不亲近,且桑柔那人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家家里的事爱怎样怎样,她何必多事?

  桑柔看到她提也未提一行人就出去了,失望之余不由心中大恨,连带桑婉也一同恨上了,不由低声咒骂着,悄悄回了房间。想起早逝的娘,忍不住扑在床上默默流泪。

  桑婉和时凤举主仆几个刚刚离去,桑平凉和李氏立刻迫不及待的去翻看、拆开他们带来的礼物。

  看到这么多花色鲜艳、手感沉坠柔软丝滑的布料、金首饰,李氏笑得嘴都合不拢嘴,手里摸摸这样,捏捏那样,啧啧赞叹不已。

  “瞧瞧这金钗,还镶着宝石!啧啧,这款式、这分量,咱们村可是头一份!没准比镇上沈老爷家夫人的还好呢!”李氏喜滋滋的将那金钗就往发髻上插上。手中翻动着,看到礼单便递给桑平凉,“当家的快给念念!我这看得眼睛都花了!”

  桑平凉清了清嗓子,便拿着礼单一样样念了起来,李氏听一样心中的欢喜更多一分,桑平凉的嘴角也翘得老高。

  听到还有纹银一百两,夫妻两个四只眼睛便都瞪大了翻找着。

  “这儿,在这儿呐!哎哟是银票哎!”李氏翻到一个红封套拆开,手中抖着张银票扬了扬。

  “给我!”桑平凉眼睛一亮立刻伸手去抢,李氏下意识的缩手躲开。

  “还不快给我!”桑平凉瞪着李氏呵斥。

  李氏平日里虽也是个撒泼厉害的,但还没到敢跟自己的丈夫对着干的地步,见他板起脸、瞪起眼当下也不敢拒绝,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银票递了过去。

  桑平凉一把夺过揣进自己怀里,“我来收着,省得你又败家败没了!还有这些金子,你别乱动,回头我收起来!”

  “这是侄女给我的首饰!”李氏不服。

  “你要首饰回头镇上买去,这个戴出去多扎眼,万一被人抢了怎么办?什么你侄女,那是我们桑家的姑娘,是我侄女!哎哎,还不快把那钗子取下来,等会过去吃饭你就戴这个去?不够丢人!”桑平凉毫不客气的说道。

  李氏犹如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心头哇凉哇凉的,欢喜之情一下子冷了下来。

  丈夫抠门守财在四乡八村出了名的,凡是到了他手里的银钱谁也别想再拿出去一个!他究竟藏有多少私房,连她都不知道。他不在家的时候,她和小女儿偷偷的找过不止一次,将屋里角角落落甚至床底都翻遍了,仍是半点儿端倪也不见。这些银子、金首饰,自己只能过过眼瘾,铁定没自己的份了!

  “是啊,是你侄女!”李氏冷笑,酸酸的说道:“就不晓得人家是面子情儿还是心里真有你这个亲叔叔呢!那一大车的礼物就送过来这么点,你这里是一百两,没准人家那里是一千两!嘿!你还是长辈呢!”

  正在照着礼单对数归拢金首饰银钱的桑平凉闻言动作一滞,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两分不平来。

  李氏有句话算是说着了,那一大车礼物他也是亲眼见了的,自家分到的这点还不到那的一半!还有银子,没准那边连一千两都不止呢!

  桑平凉越想越不甘,狠狠瞪了李氏一眼骂道:“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从前刻薄小气使绊子,人家今儿能不对咱们好?我的名声都叫你给败坏了!人家今儿肯送礼来,你就知足吧!还不给我滚一边去!”

  李氏暗怒,心道谁知那时家这么窝囊,居然真就娶了这么个破落户的丫头!再说你还不也一样?你自己又对人家好了?有恩了?好话也没半句是真!

  李氏暗暗腹诽却没有胆子敢跟桑平凉顶嘴,哼哼唧唧道:“再怎么说我们是长辈,说破天也越不过这个理!”

  桑平凉哼了一声不言语,心中却暗暗琢磨,等他们走了,再找桑弘说道说道,怎么着也得再捞点好处,不能这么亏!

  桑平凉进房间将金首饰暂时放好,两口子便一同过去桑弘家吃饭。

  那边饭桌已经摆上,方氏正在院子里哄着桑小泉、桑小暖,待客正餐,小孩子照例是不上桌的。

  抬头看见桑平凉两口子进来,一个面显不甘忿忿,一个蔫头蔫脑没精打采,方氏只眼珠一转便猜了个七七八八,便朝他们两口子一笑,“二叔、二婶来了!快屋里请,就等着二叔二婶了!”

  平日里方氏对桑平凉两口子爱答不理的,两口子在她手里从来没占过什么便宜,这会儿见她突然对自己夫妻俩笑容满满,夫妻俩心里“咯噔”一下相视想到了一起: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方氏如此这般,定是收了大礼的缘故!

  两人心里更加不甘起来,没好气哼了一声,越过方氏进屋去。方氏撇撇嘴,无声冷笑。

  “二叔、二婶来了!快坐!”桑弘忙起身招呼,时凤举和桑婉也站了起来。桑艳暗暗透了口长气,她跟桑婉哪儿有什么话可说?坐在一旁早就不安。

  “呵呵都坐,都坐!让侄女婿久等了!”桑平凉拱着手朝时凤举陪笑。

  一时入席,看到满桌子准备得整整齐齐的菜,鸡鸭鱼肉尽有,还烫了一壶好酒。桑平凉和李氏脸上的笑容终于又发自内心了几分。

  席间桑平凉喧宾夺主,不住的招呼时凤举,时凤举苦不堪言,顿觉狼狈不堪,匆匆忙忙的动了几下筷子便推说饱了,退坐一旁喝茶。时凤举下了桌,桑平凉两口子便不再客气,放开肚子风卷残云,吃得差点没撑着。

依依兰兮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