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13章 三朝回门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104 2014-01-11 09:13:24

  次日二人起了个大早,匆匆收拾梳洗一番、略略用了点早饭便出了门。

  宁园的丫鬟婆子桑婉一个都没带,交代杏枝看好院子屋子,她只带着柳芽回门。

  时凤举那边也做了一番调整安排,带了长欢、时鸣两个心腹小厮并外院帮自己办事的心腹李严两口子、宋河两口子两对夫妇,俱是实诚嘴严、谨慎之人。

  共准备了两辆马车,时凤举和桑婉乘一辆,俩小厮骑马跟随,两对夫妇男人赶车、女人同柳芽坐一辆,带去的礼物俱堆放柳芽她们所乘的车厢内。

  临行前,时凤举朝桑婉望了一眼征询她的意见,桑婉朝他微笑似有若无的点了下头,时凤举一挥手,便命各人上车准备出发。

  马车驾离二门,辘辘车轮声渐渐离去,一丛浓密的石榴丛后,阴沉着脸色的顾芳姿缓缓站了出来,“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枝条折断,碧绿的叶子在掌心揉碎,雪白的掌心染上深深浅浅的绿渍。

  顾芳姿没有去管掌心雪白的肌肤,那恨恨瞪着前方的目光似要喷出火来。

  那个女人,表哥陪那个女人回门去了!尽管早知这事免不了,她仍旧觉得心里憋屈。脑海中一晃而过方才桑婉面上那淡淡的笑,眉目舒展间那浅浅的温情,顾芳姿心中更添纠结。

  “她自作多情,自作多情而已!”顾芳姿喃喃低语,又自嘲勾唇,摇摇头轻叹道:“我真是自找,好好的跑来看什么!有什么可看!真是!”

  马车出了城门,隔着纱帘,可见远处影影绰绰的连绵山峦,桑婉捏在手里的帕子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身子也不时轻轻动来动去,心底的激动仿佛抑制不住非要动一动发泄出来似的,引得时凤举不由打量。

  桑婉有些讪讪笑道:“想着就要见到哥哥嫂子和侄儿侄女,我心里有点紧张!”

  时凤举“嗤”的笑了出来,“你才几日没见他们?有什么好紧张的!”

  桑婉闻言一愣,垂眸勉强笑道:“是啊,才几日呢,我真是!呵呵!”

  几日?在他眼中、在所有人眼中的确是几日,可在她,已有数年啊!数年未见的亲人,真正血脉相连的亲人,一朝就要见到,怎怨得她会紧张、会期待?

  憨厚老实的大哥,泼辣耿直的大嫂,惹人怜爱的侄儿侄女,他们还是当初一别时的模样吗?对她,还如同未出阁时的亲切吗?对,一定是的!因为一切的不愉快都还没有开始,并且,永远不会开始!

  桑婉心中深深的翻腾着,呼吸也紧了。

  “不用急,还有两个多时辰的路呢!你要是累了就先闭上眼睛歇一歇。”时凤举听她那么说反倒不好再玩笑了。也许新嫁娘的心情就是如此吧,他很体谅的。

  桑婉心中正纷纷乱乱的厉害,闻言正好顺理成章的闭上眼睛整理思绪,便嗯了一声点点头,阖目靠上车壁。

  快到中午的时候,马车才过了杨柳镇、来到杨柳镇近郊的四合村,桑婉的娘家桑家便在四合村的东头。

  时家的马车很气派打眼,半人高的大车轮,厚重新漆的车身,悬着枣红暗花团纹宁绸车帘,四面缀着金黄的流苏,四角挂着美玉串珠香囊,由高大健壮的枣红大马拉着,一进村便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虽然只有两辆,却已令四合村的村民们咂舌羡慕不已,看着那车朝着东头的桑家而去,便由不得感慨:到底是青州时家!了不得!更有许多孩童一路小跑着叫笑着跟在马车后,欢天喜地的看热闹。

  马车在桑家门口停下,一身簇新衣裳发饰的柳芽打起车帘跳下车,抢上前去扶桑婉。

  站在近处看热闹的媳妇婆子姑娘们眼睛一亮啧啧议论:“咦,这不柳芽那丫头吗!瞧这身衣裳、头发上的簪儿花儿,唉,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呢!时家真有钱,一个丫头的穿戴比咱们还好!”

  “可不,以前不觉得,如今看来这丫头倒标致哩!”

  “桑家婉娘好福气!”

  “是啊,享不尽的富贵!连桑家都要沾光!哎,这下子桑家发达啰!”

  众人的议论声中,桑婉已经下了车,一下子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只见她身着大红绣牡丹对襟褙子,打着两寸宽的金绣襕边,下系着枣红八宝奔兔双喜临门暗地织金襕裙,身姿袅袅,亭亭端庄。头上梳着如意牡丹鬓,油光水滑的发髻上珠翠生辉,众人只觉好看、闪花了眼,也认不出是些什么首饰,耳上的金镶红宝石坠子众人倒是认得,那宝石比拇指还大,随着她的行动轻轻晃悠,分外夺目。

  门“吱呀”一声打开,桑婉的大哥桑弘迎了出来,身后一对儿女桑小泉、桑小暖一左一右由徐妈妈牵着跟上。

  “阿婉,你回来了!”桑弘搓着手笑着上前,显着几分拘束。

  桑婉笑着叫了声“大哥!”眼眶一热快步上前,引着时凤举同大哥相见。

  时凤举拱手叫了声“大哥”,桑弘连忙还礼不迭。

  桑小泉、桑小暖素日同桑婉最亲,见这小姑姑虽然一身富贵,神情态度依然亲近柔和,便欢然叫了声“姑姑!”兄妹两个挣脱了徐妈妈的手,朝桑婉飞扑过去,桑婉一手一个揽着他们,低头柔声说笑。

  “那个——”桑弘咳了一声,正欲将妹妹、妹夫一行往院子里引,只听得一个中年男人粗犷的声音大声吆喝着驱赶看热闹的众人:“哎哎哎,都堵在这儿做甚?走走走,有什么好看!莫要冲撞了贵客,走走!快走都散了散了!”

  众人眼底纷纷露出嫌恶羞恼,“切!”了一声散了去,见自家孩子也在场的还不忘记将孩子也拉了去,转眼间桑家门口一片空旷走了个干净。

  桑婉的眉头不可觉的微微蹙了蹙,心尖一凉:二叔和二婶来了!

  不及桑婉有何反应,二叔桑平凉已经自来熟的上前,热情万分的双手握住时凤举的手用力摇晃,半弓着身,笑得成一朵花,“呵呵,这是咱们桑家的新姑爷吧!真是一表人才、年少有为啊!乡下人不懂规矩扰着了姑爷,姑爷你大人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来来,快随我屋里去坐坐!我那里特意准备了好茶招待姑爷,姑爷快请,快请!”

  桑平凉说着又朝已经跟李严家的、宋河家的两位妇人搭讪说上了话的媳妇李氏训斥道:“还愣着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把亲家客人请屋里去好好招待!”

  “哎哟!可不是我一见着我们婉娘高兴得糊涂了!两位嫂子快请快请!哎,几位大哥也都进屋歇着去!”李氏一拍手,锐利的嗓音透着热情。

  时凤举耳畔充斥着桑平凉夫妇大声大句的话语,心下十分反感,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双手被桑平凉紧紧的握着,黏黏腻腻的极不舒服,偏他轻轻挣了几次都挣不脱,又不好用力甩开,不由既无奈又好笑,只得勉强陪着笑脸,任由那炸雷般的热情声音在耳边回响,其实根本不知他到底说了什么。

  桑婉暗暗叫苦,朝大哥使了几次眼色大哥却只站在一旁嚅嚅动唇,根本没法阻止二叔。

  眼看着二叔、二婶两口子一唱一和就要将时凤举一众人领着去了他们自己的家,桑婉心中更急。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前世的矛盾正是因此而起。叔叔婶婶将时凤举一行领入了他们家,连带所有的礼物都搬了进去,嫂子回来见此状况气得当即就指桑骂槐起来,指责桑婉没有良心,忘了是谁送她出嫁!二叔二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毫不退让的同大嫂争吵,桑婉又急又羞又愧落泪不止,时家众人一声不言站在旁边津津有味的看热闹……

  “二叔二婶走错方向了,我们家在这儿呢!”桑婉不能再等下去,上前两步扬声说道。

  与此同时,趁着桑平凉发怔的刹那,时凤举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慌忙来到桑婉的身边,忙笑道:“那就进去吧!”

  桑平凉和李氏相视一眼脸色微沉。

  “婉娘这话生分了不是!什么你们家我们家,难道你不是我桑平凉的亲侄女?我不能好好招待招待我的亲侄女婿?你爹去了,这种事少不得我这个做叔叔的替你出头,你也别谦虚了,走,走,上叔叔家去!”桑平凉长辈的姿态摆得足足,慈眉善目的瞪着桑婉,在怪她不懂事同自己生分。

  桑婉心中冷笑,这些年他这个亲叔叔什么时候照顾过他们兄妹了?落井下石还差不多!

  一个亲叔叔,对着他们兄妹,左一句右一句都是抱怨,抱怨他们的爹没那个做官的命还非要强出头,将家产败光了短命那是活该!又训她三哥桑于飞受他爹的教训还不够,还去读个什么书?不如回来种地还能有碗饭吃!什么“不听我话将来饿死冻死我是不管,莫要找我!”

  二哥好不容易收了几个学生坐馆教书,一年束脩就那么几个钱,他偏还要索取一半,硬说学生都是他帮二哥找来的。

  二婶也不闲着,处处说她的坏话,挤兑她,到处同人说时家迟早得退了她,就她这样的还妄想做时家的少奶奶!也不找块镜子照照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