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37章 怎么就不解气呢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065 2014-02-04 08:40:37

  时二夫人倒没为难她,该有的客套寒暄过后,很快便入了正题。桑婉也不藏私,便命柳芽认真的教了柔儿,有意无意的又同时二夫人笑说道:“这丫头记性好,偏巧她从前的东家也饲养过这么一只白鹦哥,她一旁伺候着,竟也学得几分!谁知却用在今日了。”

  柳芽十岁的时候才到她们桑家,先前的确是有过东家的,她又是外地人,桑婉信口真假参半的胡诌,料想时二夫人也不会在意。

  桑婉的意思只有一个:柳芽只会这个,别的一概不会!你们别把她当全能了!就是这个,也是仗着几分记忆罢了,若弄坏了,也别怨她!

  按说事情到此也就结束了,桑婉可以安心,柳芽也不必重蹈前世的悲剧命运,主仆二人有惊无险逃过一劫。

  可是,那柔儿果然伶俐乖巧无比,也有几分天分的,经柳芽点拨教授之后,居然真把那傲气十足、十分难缠的小白给驯服了!

  时二老爷大为欢喜,对柔儿更加宠爱有加。

  按说这原本碍不着柳芽什么事,但有句话不是这么说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同理可得,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

  柔儿这一得宠,便把原先与她不分伯仲、斗得正热乎的另一位通房丫鬟秋菊给比下去了!秋菊原本是方姨娘的贴身丫鬟,主仆两个将时二老爷哄得妥妥帖帖的,主子得宠,奴才心气儿自然也高了些。

  方姨娘身份要比柔儿高出一截,见柔儿大得风头也不甚在意,可秋菊却不痛快了,嫉妒之下有意寻柔儿的麻烦,柔儿风头正盛岂肯让她?一番委屈诉下来,秋菊反倒吃了排头!

  秋菊又妒又恨、又急又气,去也不敢不怕死的去触时二老爷的底线再招惹柔儿,只能晚上睡觉时在被窝里扎小人,然后将满腔的怒气转发到了柳芽的身上,这日寻了个由头将柳芽狠狠教训痛骂了一顿外加甩了两记耳光。

  柳芽谨记大奶奶的教导,且对时二老爷没来由的本就存了惧怕之心,不敢对他的通房还手,旋捂脸大哭回了宁园。

  众人惊问缘由,得知后皆心知肚明何以招怨,一下子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桑婉又惊又怒,气得身子微微发抖。

  柔儿是时二老爷的通房,柳芽却是她时大奶奶的陪嫁丫头,且在众人眼中虽未表明,实际上已经是大少爷的“通房”,论起来并不比柔儿矮一截。

  桑婉深知,自己这个大奶奶是素日传得性情太柔顺了,故此才叫人拿柳芽做筏子,分明探她的意、打她的脸。

  秋菊不懂事,她的主子方姨娘却是个人精,不然,一位时二夫人、两位姨娘,三人中就她没有儿子,容貌也不是最出挑,但却是最得宠的,连她所出的女儿五小姐也是时二老爷最疼爱的孩子。且自她之后,时二老爷通房丫头一大堆,却再也没有出过一个姨娘,可见她是胸中自有丘壑之人。

  秋菊打了柳芽,定然与她背后推波助澜脱不了干系。

  桑婉心中忿忿,她招谁惹谁了?方姨娘这个下马威给的太没道理!

  转念一想,却又明白了。方姨娘这是在杀鸡给猴看呢,警告府中别的丫头们,莫要打二老爷的主意妄想奴才变主子!不然看看那个柳芽,眼看着要进门做姨娘了,到头来非但一场空,挨了她家丫头的教训还是白挨了!

  桑婉心念已定,便伸手携了柳芽,硬拉着她挨着自己身旁坐下,一边笑着命人打水来给她洗脸、命人去拿消肿的药膏,一边亲自抬起帕子为柳芽拭泪,柔声笑劝道:“好了别哭了,下次把事情做好,莫要叫人挑出错处便是了!”

  桑婉说着,悄悄捏了一把柳芽的手腕,眼角余光不动声色朝一旁的李嬷嬷瞟了瞟。

  柳芽同她之间的默契早已不知排练过多少回,闻言红着眼眶窸窣几下,忿忿委屈道:“大奶奶明鉴,奴婢凡事哪儿敢不依足了府上的规矩,就怕给大少爷和大奶奶丢脸么!可人家非要无中生有、牵强附会、鸡蛋里挑骨头,奴婢有什么法子……”

  说着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道了来,末了只是委屈掉泪。

  桑婉听毕半响轻叹口气,柔声道:“如此说来,的确是你委屈了!可秋菊毕竟是二老爷的房里人,大少爷素来尊敬长辈,且看二老爷的面子,这事就算了吧!你也别往心里去了,以后见着她,远远的躲开便是,省得事情哪天闹大了,叫大少爷难做!”

  “是,奴婢不敢给大少爷和大奶奶惹麻烦!奴婢以后躲着她就是了!”柳芽委委屈屈说道。

  边上的李嬷嬷听得一阵窝火,柳芽一个丫头,受点委屈不要紧,可让大少爷难做那是万万不行!

  那秋菊什么东西!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抬脚就卖的奴才,胆敢把手伸到大房来、胆敢当众教训掌掴大少爷的房里人,她眼里还有大少爷吗!

  先前柳芽将事情平平叙来,听着分明是秋菊不对,李嬷嬷更是恼火:凭什么还得做小伏低躲着她?大少爷尊敬长辈是尊敬长辈,却没有个让长辈屋里的奴才任意折辱面子的理!

  “大奶奶!”李嬷嬷冷笑道:“纵使柳芽真有错,也轮不到二房一个通房丫头来管,现有大少爷、大奶奶在,又有各层管事娘子,连二夫人都不便伸这个手哩!秋菊一个丫头好大的胆子!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不然,以后还了得!”

  桑婉听了心中自是称意,嘴上少不得两相为难的诉苦诉难,又劝李嬷嬷“这次算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伤了和气”等语,李嬷嬷哪里肯依,反倒越来了火,声称此风不可长、此例不可开,又道:“大奶奶您是新媳妇,这事不便管,交给老奴便是!也不用咱们做什么,老奴这就带柳芽去给二夫人请个安、再给那秋菊姑娘陪个不是!”

  说完还不忘吩咐柳芽:“不用洗脸、不用梳头,药膏也不必急着抹,走,咱们这就去!”

  柳芽巴不得这一声,不等桑婉拒绝,立刻就同李嬷嬷两个在小丫头的陪同下一阵风的去了。

  桑婉劝之不及,只得无奈一叹,由了她们。

  红叶等还有些稀里糊涂不甚明了,杏枝却是个心里有数再通透不过的,见之不觉暗暗叹服:大奶奶好手段!好计谋!

  这事还真就是李嬷嬷出面最合适不过,一来她年纪大身份特殊,她端个架子二夫人也不得不让她两分;二来么,她护短在这府中是出了名的,谁得罪了她或许会不计较,可谁要得罪了大少爷,天王老子的面子她也不会卖!

  由她出头,理所应当!二夫人和秋菊只能自认倒霉晦气,连大奶奶的边都想不到!

  这般心底又好,又有手段计谋,又肯为手下奴婢主持公道的主子,上哪儿找去?

  杏枝不觉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身为奴才,最要紧的不就是选对主子吗?

  时二夫人果然尴尬极了,二房的通房丫头把手伸到大房大少爷手中,这事说大了大说小了小,问题是李嬷嬷已经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杀上门来了,不摆到明面上解决那是不行了。

  时二夫人看到柳芽那红肿的脸颊和犹带泪痕的眼,又羞又气,恨不得将秋菊那死丫头拖来打死!

  方姨娘此时“病着”没有到场,却叫人将同样双颊挨了掌掴红肿不堪的哭哭啼啼的秋菊押了来。来人再三向时二夫人请罪、向柳芽道歉,说方姨娘得知此事后十分生气,已经教训过秋菊了,若李嬷嬷和柳芽觉得还不解气,再重重的教训她便是,这种没规矩的奴才,打死也无妨!

  秋菊也慌忙跪下给时二夫人磕头求饶,向柳芽泪流不止的道歉,表示再也不敢了,好话软话滚滚而来,滔滔不绝如黄河之水。把个柳芽立马就闹晕了。

  柳芽哪儿见过这种仗势?一下子瞠目结舌兼且没来由的生出几分愧疚来,好像自己变身大恶人、告恶状欺负人家弱女子似的,脸上表情不自在了,几乎是狼狈的退到李嬷嬷身后,下意识的拿眼去看李嬷嬷。

  李嬷嬷见惯了这种以退为进的把戏,心中暗恨,却也不便得理不饶人——这种事不是她这个年老有体面的妈妈做的出来的,便悻悻然教训了秋菊几句了事,在时二夫人身边婆子丫鬟们的客气相送下,同柳芽离开了二房。

  回宁园的路上,李嬷嬷仍然觉得十分憋屈,秋菊虽然受了责罚,但却不是受她的责罚,难免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

  李嬷嬷的脸色很不好看,柳芽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也感到憋屈。

  因为同仇敌忾的关系,柳芽同李嬷嬷自然更亲近了两分,她便赶上两步向李嬷嬷寻求解惑:“嬷嬷,虽看见秋菊受罚了,可为何我这心里仍然觉得不舒服、觉着憋屈呢?”

  李嬷嬷闻言停下了脚步,叹气道:“可不是!方姨娘倒是见机得快,这戏做得滴水不漏,可气的是明明知晓她们做戏偏还不得不买这个帐,这心里能舒服就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