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21章 示威试探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040 2014-01-19 08:35:28

  “大表嫂不会怪我吧?其实姨妈和大表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素来帮着姨妈料理些小事,处置事情来更懂姨妈的心思。当然,往后但凡有事除了禀给姨妈,少不得也告知大表嫂一声,请大表嫂一同拿主意!我便是再怎么着,也不敢越过大表嫂去、不敢不敬大表嫂!”顾芳姿陪着笑脸,笑中透出两分淡淡的得意,使得她的眸子看起来又黑又亮,格外灵动妩媚。

  “表妹太见外了,我怎么会怪你呢?”桑婉和气的笑道:“婆婆和大少爷想得周全,如此甚好!只要家中和睦,便是所有人最大的福气!婆婆和大少爷一番苦心我岂有不明白、不能体会的?其实大少爷已经同我说了,我不过是挂个名头,这事啊还得你做主!该怎么处置你看着办便是,我这儿没要紧的!”

  桑婉一开口顾芳姿就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的脸看,那灼灼的目光似乎要透过她的五官将她的心思清清楚楚的挖开来。桑婉神情恬淡,眸底不起波澜,唇角含笑,语气轻柔而舒缓,完全看不到介意的模样,更别说不甘或者怒意了。

  顾芳姿顿时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心里突然觉得无趣起来。

  她不甘如此,笑了笑又陪着小心道:“大表嫂真的不介意吗?毕竟,你才是大表哥的妻子,是这府中明媒正娶的大奶奶啊!我,我说到底是个外人,这府中的中馈原该大表嫂你来主持才对!”

  一旁侍奉的柳芽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听起来您似乎挺明白道理呐!怎么着您明明知晓这个理却偏要做出这等不合理之事来呢?做也就罢了,偏还说得这叫一个委屈!我家舅奶奶在这,定要骂你一声“矫情!得了便宜还卖乖!”

  桑婉心中也不禁来了气,这人怎么就这么不懂见好就收呢?她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了吧?她所求不过家中和睦而已!她还不满足想要怎样?

  “当然!”桑婉迅速反省,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表现得不够真诚以至于令人家不放心,非但没有被顾芳姿这话激起,反倒更显出几分诚恳,“我这可是掏心窝子的话,该如何便如何,表妹你尽管放开手脚去做!在我这,什么都不必顾忌,真的!你要是再多心,倒叫我过意不去了!”

  顾芳姿心里冷笑,装,你就装吧!

  若非道行深装的像,那便当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了!

  “那我就放心了!”顾芳姿欢然笑道:“难怪姨妈老夸大表嫂贤惠、性情好,果然如此!往后大表嫂尽管放宽心舒舒服服的过日子,繁杂琐事,不敢劳大表嫂操心!大表嫂这般的,才是真正的有福之人呢!”顾芳姿咯咯的娇笑起来,笑声中透着说不出的羡慕。

  桑婉有些哭笑不得!这人,转眼这么一转口,是要她承她的情不成?她倒变成有福之人、倒是亏得她替她挡了繁杂琐事了!

  桑婉不愿意口头承她这份莫名其妙的情,哪怕口头上也不愿意,闻言便笑了笑,垂头饮茶不再搭言。

  顾芳姿也没再继续,遂笑道:“既这么着我就先回去了!对了,宁园上下既是大表嫂自己打理,等会儿我便叫人将花名册给大表嫂送过来!若是缺什么短什么、有什么需要调整变动的,或者哪个下人不好需要更换的,大表嫂千万要同我说!若叫大表嫂受了委屈,姨妈和大表哥都不能饶我呢,嘻嘻!”

  “有劳表妹了!”桑婉抿唇含笑,点了点头。

  顾芳姿离去后,柳芽和桑婉相视一眼,不屑的挑挑眉,撇了撇嘴,悄声向桑婉说道:“这个人真不要脸!我可算见识了,比咱们家二夫人更作!”

  “别胡说!”顾芳姿朝门外努努嘴瞪她一眼。这院子里可不止她们主仆!

  柳芽吐吐舌头拌了个鬼脸。

  桑婉不禁微笑,跟二婶比起来,顾芳姿的确更做得出来些,这话倒没冤枉了她。

  很快,顾芳姿就打发了严春家的把宁园上下人等的花名册子送过来。

  “表小姐说了,让奴婢帮着大奶奶看看,大奶奶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奴婢便是、有什么要求也同奴婢说,奴婢回头定转告表小姐。”严春家的眼睛不带眨的同桑婉说道,俨然表小姐代言人。

  她此言一出,杏枝、红叶等宁园一众丫鬟俱敛神屏息、面无表情的听着,等着看桑婉会怎么样。

  “这也不急,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慢慢看看。”桑婉笑笑。

  “表小姐说了,奴婢今儿的差事便是留下听从大奶奶的问话差遣,既如此,奴婢一旁候着便是,大奶奶您且慢慢看。”严春家的陪笑着,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脚下却不肯挪动一步,显然没将桑婉放在眼里。一口一个表小姐,那意思谁都听得出来。

  若在宁园外头,桑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根本不会怎样,可在宁园中,当着众多伺候在自己身边的丫鬟们面,若任由她如此,只怕往后这宁园就不得安宁了!改名叫是非园还差不多。

  “我这里不用你伺候,既如此你便家去歇一日去!宁园的事,好歹得等李嬷嬷回来再说!就不劳严嫂子你了!”桑婉眸光一凛,盯着她冷冷说道。

  严春家的没想到温温柔柔、细声细气的大奶奶,又是新进门的媳妇,竟会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当下面上一红,有些讪讪。

  仗着有顾芳姿撑腰,且料定桑婉真不能拿她怎样,便依旧不肯走,索性老着脸皮陪笑道:“大奶奶——”

  “杏枝、柳芽!送严嫂子出去!”桑婉见她果真丝毫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当即脸色一沉,语气中透出几分凌厉。

  她明明白白的吩咐了出来,杏枝自然不能不听,柳芽更是巴不得这一声!二人答应一声,上前道了声“严嫂子请吧!”不由分说将严春家的半推半赶了出去。

  众丫鬟们无声悄悄交流了个眼神,新大奶奶的好性儿也是有限度的!

  不想,严春家的离开不过大半个时辰,回家养身体的李嬷嬷竟然扶着个小丫头的手颤微微的回宁园了。

  听到丫鬟禀报,正在屋子里翻看花名册子的桑婉吃了一惊,忙起身亲自迎了出去。

  李嬷嬷是时凤举的奶娘,跟时凤举感情十分深厚,时凤举对她十分孝顺,桑婉可不敢怠慢了这尊菩萨。

  “嬷嬷怎么来了!您身子没好全,就该在家多休息些时日!”桑婉笑着亲自去搀扶。

  李嬷嬷连忙躲避不让,只让杏枝搭了把手,口内道:“哎哟大奶奶快别这样,老奴是哪个名牌上的人,当得起大奶奶这样!”

  “您是大少爷的奶娘,便是婉娘的长辈,您当得起!”桑婉笑笑,便没再上前扶她,看她坐下了,却亲自接过丫鬟捧上来的茶奉给她。

  李嬷嬷见状赶紧“哎呀”一声倾身接过,“大奶奶真是多礼了,叫老奴心里倒过意不去!”又遗憾叹道:“可惜我这老婆子老咯,不中用!竟错过了大少爷和大奶奶的大喜日子!唉,可惜,可惜咯!”

  没能参加时凤举的婚礼,没能亲眼看着他迎娶媳妇进门,李嬷嬷是真心实意的觉得遗憾。

  “您有心惦记着,大少爷和婉娘感激不尽!您老人家保重身子骨,大少爷便欢喜了!”桑婉又笑着道。

  李嬷嬷不由得畅快的大笑起来,“大奶奶真会说话!叫人听了就是舒服!”

  “婉娘实话实说罢了!本就是这个理!”

  李嬷嬷笑了笑,便道:“我听说大奶奶接管了宁园?许多人事要赶着清理妥当?这也是应当的!今后,大少爷可全靠大奶奶你照顾了!”

  李嬷嬷脸上的神情黯了黯,眼底划过一丝落寞,一句话说得满是沧桑。

  桑婉一个激灵暗暗吓了一跳!在她进门之前,宁园基本上算是李嬷嬷在打理的!

  难怪李嬷嬷冷不丁的不顾病体急匆匆的过来!不用说,定是那严春家的,或者说是顾芳姿,向李嬷嬷说了什么。

  桑婉气得身子有些微微的发起抖来,顾芳姿,步步紧逼,是连口气都不让她喘。

  “嬷嬷说笑了!婉娘初来乍到,连人都人不齐全,哪里能管得了什么事呢?不过是想将这院子上下的面孔认个脸熟罢了!这园子上下事事顺畅妥当,婉娘看不出来有什么需要清理的。不如,请嬷嬷您教教婉娘?”桑婉说着又忙笑道:“话又说回来,这也不是急在一时的事!等嬷嬷您身子养好了、回来了再说不迟!婉娘年轻,没经过事,少不得将来还要劳烦您提点呢!您莫要嫌婉娘笨才好!”

  李嬷嬷眸中精光一闪,诧异道:“这?大奶奶的意思是,将来还让我老婆子回来?”

  “当然!”桑婉奇道:“您是大少爷的奶娘,只要您愿意,自然欢迎您回来!”桑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婉娘脸皮厚,还想求您多教教婉娘呢!大少爷的性情脾性喜好,您从小照顾他的,您再清楚不过!”

依依兰兮

老书《朱门春深》已完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