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11章 逃不开的前世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084 2014-01-10 08:58:19

  “好吧,我很快就回来,你便帮我守着!”桑婉无声暗叹,转身出去急急朝宁园回去。

  将钥匙交给时凤举后,桑婉便继续赶回厨房,时凤举知晓她今晚要下厨治菜也没同她多言,让她赶着去了。

  走着走着,桑婉的脚步却渐渐的缓慢了下来。

  蒸冬瓜盅和蒸鳜鱼所需的火候不一样,她的炉子和柳芽的离得甚远,况且杏枝已经说了帮她看着,那种情况下她压根不能再开口叫柳芽也帮着注意着点——那不是当面给杏枝难堪么!而且,这冬瓜盅离开她的视线这么久,杏枝不是她,没有存着提防的心,若有人想动手脚已有足够的时间动了。

  不管究竟动没动,她都冒不起这个险!

  万一害得王氏如前世那般长了满脸的红疹,这结果桑婉连想都不敢想!

  冬瓜盅是绝对不能送到王氏跟前去了。

  怎么办?

  桑婉抬头望向空荡荡的天空,落日渐渐西沉,天边霞光灿烂,梦幻般美丽,而桑婉却感觉到了自己即将到来的噩梦。

  目光落在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桑婉眼睛一亮。这是一株香椿树,她记得婆婆除了喜爱冬瓜盅,也极喜爱香椿豆腐。可惜,这香椿已经开枝长叶、已经过了吃香椿豆腐的季节了!

  不过,桑婉眸中的亮光渐渐聚拢、渐渐坚定起来。她勾唇无声冷笑,今晚,她就做这道香椿豆腐!

  香椿嫩芽是不能用了不假,可是用香椿树的老树皮放入水中煮滚,将杂质过滤,再将细细的小青菜芽放入过滤过的香椿水中浸泡两刻钟,再细细的剁碎了,看上去如同香椿芽也差不多,再将豆腐也放入香椿水中过一过,两样一起拌了,香椿的味道十足,几可乱真。

  前世,顾芳姿便是在没有香椿的这般时节给婆婆王氏做了这道菜,结果婆婆尝了之后满心欢喜,大加夸赞了一番顾芳姿心思灵巧。如今她有样学样,想也不错。

  桑婉说干就干,当即便唤了名粗使的仆妇过来,剥了两块老香椿树皮,拿了去厨房照着记忆中顾芳姿所言的法子做了起来。惹得简娘子等一个个啧啧称奇不已。

  冬瓜盅出锅的时候,桑婉飞快的一踩一放某位厨娘的裙子不动声色迅速闪避一旁,只见那厨娘“哎哟”一声身不由己朝前方正小心翼翼端着冬瓜盅出锅的丫鬟撞了过去,那丫鬟惊呼一声,手上的冬瓜盅摔得稀烂。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众人,众人齐齐望过来,脸色不由俱变,面面相觑。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

  那丫鬟和厨娘都吓得白了脸,一个请罪一个辩解,二人俱慌。这不是一般的菜肴,这是大奶奶身为新媳妇给婆婆大夫人试厨做的菜,不是几句请罪便可摘过去的,这两人深知这一点,腿脚发软俱跪了下去。

  桑婉没有出声,眉头却是微微的蹙了起来,抿着唇,脸上淡淡的。

  她是新媳妇,端出身份出言训斥她们难免显得狂妄,若轻易主动饶过,则又太失威严。就这样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不悦,才最合适。

  前世,她便是待人太温文和蔼了,因此是个人都敢往她头上踩一脚。这个世上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畏了才有敬。

  威仪一失,再想立起来可就难了!

  反正,她不出声总会有人出声的。

  简娘子暗暗叫苦,她是管事,底下人办事不力她少不得也得担上一份责任,当即三步两步奔上前,将那厨娘和丫鬟厉声训斥了一顿,转身向桑婉躬身赔罪,又陪着笑脸道:“这两个奴才不知轻重着实该罚,大奶奶放心,老奴必定狠狠的惩罚她们,给大奶奶一个满意的交代!只是,事已至此,那冬瓜盅——呵呵,要说啊,亏得大奶奶您有先见之明,不是还做了道香椿豆腐嘛,老奴看就将那清蒸鳜鱼和香椿豆腐端上去也行了!大奶奶,这会儿还是晚饭要紧啊,没多大一会儿可该到饭点了!这两个奴才该死,过后必不轻饶!”

  简娘子一出声,众厨娘们也连声帮着求情说话,跪在地上的二人更是连连请罪不已。那丫头年纪小些,唬得带了哭腔差点儿要哭出来了。

  桑婉见差不多了,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简嫂子说的不错,大夫人的晚饭要紧,这会儿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的目光在哪摔落地上的冬瓜盅上,惋惜的叹了口气,带着深深的无奈和不舍。

  简娘子和那“罪魁祸首”二人见了心中更加惭愧过意不去些,简娘子咬咬牙,慨然道:“大奶奶,这两个奴才太不省事,竟在这好日子里闹了这么一出,该怎么罚,请大奶奶明示,老奴无不照办!”

  简娘子心中大呼倒霉,想来想去索性让桑婉自己拿主意,依着她自个的心意,也让她好受些,自己也省得落埋怨。

  “哦?不拘什么,你无不照办?”桑婉闻言挑了挑眉,朝简娘子似笑非笑。

  简娘子心中“咯噔”一下,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儿没底。话已出口容不得她反悔,简娘子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是,老奴无不照办!”

  桑婉勾了勾唇角微微的笑了,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二人微笑道:“你们先起来吧!看得出来你们是个老实的,不过一个小小意外罢了,我不罚你们!”

  那二人一时傻了,相视而怔,还当是自己听错了。

  简娘子及众人却是大大松了口气,脸上带了笑意。“还杵着做什么,还不快起来?等着大奶奶扶你们不成!”简娘子笑骂着,又向桑婉陪笑道:“谢大奶奶恩典,大奶奶真是个仁慈的!”

  “谢大奶奶恩典!”那二人如梦初醒连忙磕了个头,欢天喜地的爬了起来。

  桑婉却向简娘子含笑道:“她们可以不罚,可你是这儿的管事,总不能也这么过去了不是?你说呢?”

  “大奶奶,这..”简娘子松了的心又揪紧,瞳孔微缩,瞧着桑婉感觉嘴里发苦发涩。

  这算哪一出?没有个饶了犯事的奴才却去找管事的麻烦的!众人连同那从地上起来的两人闻言都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桑婉含笑道:“这个么,也简单。你在厨房想必不少年头了吧?”见简娘子机械的点头,桑婉继续道:“那么往后,还请简嫂子多教教我做些菜,我这个做儿媳妇的,理应好好孝敬婆婆、服侍相公。简嫂子,拜托了!”

  “哎哟我的大奶奶!”闻言简娘子松下精神气拍拍胸脯,笑道:“您这玩笑可开得大了,差点儿把老奴的心都吓得跳出腔子来!行,这有什么呀!只要大奶奶您过来,不拘何时老奴必定教您!大夫人和大少爷的口味喜好,老奴再清楚不过了!”

  “大奶奶真是孝顺!”

  “是啊!贤惠!”

  虚惊一场,气氛一松,众人不由都笑了起来。

  桑婉也笑,挥挥手笑道:“好了,大家都忙去吧,只怕马上该上菜了!简嫂子你多盯着点!”

  “大奶奶放心!”简娘子脆声笑应。

  桑婉一笑点头,经过这一场风波,料想至少今日不会有人敢再动什么歪心眼了,即便有心,也难有机会。

  席面摆上,十二菜一汤,桌旁只坐着王氏、时凤举、时莲、顾芳姿,二房的人没再过来。时凤举还有个亲弟弟三郎时凤华在元昌书院读书,只回来两日,昨日桑婉敬过茶认了人之后他便又回书院去了。

  桑婉规规矩矩的站在王氏身侧,手中拿着干净的包银筷子和洁白的圆碟伺候着,那两道她亲手做的清蒸鳜鱼和香椿豆腐放置在王氏的跟前。

  顾芳姿告诉了桑婉自己喜欢冬瓜盅之事王氏也知晓了,此时扫了一眼没看到桌上有冬瓜盅,王氏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起来。

  明明知晓自己的喜好却故意不做上来,这算什么意思?

  桑婉原就准备找个恰当时机将其中缘由道来的,此刻瞟见王氏的神情吓了一跳,也顾不得等什么恰当时机了,抢占先机更重要啊!

  “娘,原本媳妇是准备做清蒸鳜鱼和您最喜欢的冬瓜盅的!只是,那冬瓜盅不留神叫个小丫头碰翻了!都怪媳妇没用!所以媳妇赶着做了这道香椿豆腐,娘尝尝味道如何?”

  “香椿豆腐?”王氏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她吸引了过来,朝清蒸鳜鱼旁的盘子中瞧了一眼,笑道:“就是这个?呵呵,这时节哪里来的香椿呢!不过你这么一说,倒勾起我的馋虫来了,正想着这道菜呢!”

  “娘您尝尝!”桑婉见王氏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于冬瓜盅提都不再提一句便知过关,忙打蛇上棍趁势夹了一筷子小心放在王氏面前的碗碟中。

  王氏偏头瞧了她一眼,含笑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细嚼嚼眼睛顿时一亮,笑着点头道:“不错不错!果然是香椿豆腐!来来,你们都尝尝看看是不是那个味儿!”

  王氏有兴致谁也没傻到去扫她的兴,便都笑着尝了一筷子,笑着附和。

  “这倒奇了!这时节哪里来的香椿呢!婉娘你说给我们听听,让我们也长长见识!”王氏玩笑道。

依依兰兮

求收藏,今晚有加更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