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10章 下厨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055 2014-01-09 09:11:56

  桑婉前世对这位小姑子便无什么了解,见她性子沉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时莲是奉了嫡母之命过来小坐,她素来明哲保身,同这不相熟的大嫂子亦无话可说,亏有了她这个叽叽喳喳的小女娃在,桑婉和时莲才不至于闷坐着尴尬,多少还有些话说没有冷了场。

  除了时蕊,这样的相对对于桑婉和时莲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场不得不做的戏。

  不一会,顾芳姿也笑吟吟的来了,一进来见她们三人便拍手笑道:“大表嫂这儿好热闹!大表嫂真正是人缘好,没想到这才进门便同两位表妹这般熟络了,我那牡丹苑两位表妹都不曾去的这么齐全过呢!”

  顾芳姿的声音又娇柔又透着清亮,婉转如莺啼,一听一股精神气儿,三人面上不觉均露出了笑容,心中一畅。

  桑婉叫了声“表妹”谦虚两句忙让着顾芳姿坐下,时莲、时蕊赶着叫“表姐!”,屋子里顿时热闹了许多,也松动随和了几分。

  “才不是呢!我倒想去表姐那里玩儿,可惜表姐成天和大堂哥在外头忙着商行里的事,要不然就是陪在大伯母身边!等表姐回去天都黑了,我想去玩也去不了呀!早就听说表姐院子里养的好牡丹,我好想去看看呢!”时蕊眨着水葡萄般乌溜溜的大眼睛娇憨的笑道,浑然不知这话给人带来的尴尬。

  顾芳姿顿时神色一滞,脸上微微的发红。尽管她和时凤举之事阖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便是王氏也是默认了的,可叫一个小丫头当着桑婉的面这么说出来,她依然觉得心虚。

  时蕊张嘴开始说时,时莲便捧着手中的青花缠枝宝相纹茶碗细细的欣赏上边的花纹,神情专注而陶醉,恍然不闻外界何事。

  时莲可以装傻,桑婉却没这么好命,只得装聋作哑,做出感兴趣的模样向时蕊笑道:“听着五妹妹倒是个喜欢花的,不知这时节园子里都有些什么花呢!几时天气好咱们逛逛去!”

  时莲闻言微微抬眸飞快的朝桑婉瞟了一眼又垂下了,继续把玩欣赏手中的茶碗。

  顾芳姿如释重负忙笑道:“大表嫂说的不错!几时天气好正该逛逛去!姨妈家的花园里色色名花都有,每年花开时节别提多美了!”

  时蕊小孩子爱热闹,闻言也娇笑着鼓掌称好,偏头想了想,向桑婉道:“昨日我才从园子里过,看见芳园那边的栀子花开得正好呢,雪白雪白的一大片,老远老远都闻到香味了!大嫂子、表姐,要不然我们明天去赏玩赏玩好不好?”

  明天?明天桑婉该三朝回门了!

  想到明日一早时凤举便会陪着桑婉一同回门,顾芳姿的心里便忍不住有些发起酸来,眼底的不甘一闪而过,伸出葱根般白嫩的玉指在时蕊脑门上轻轻一点,柔声笑嗔道:“你啊,一说起玩儿来便什么也不顾了,恨不得这会儿便去!不过,明儿可不行,明儿,你大嫂子得回门呢!”

  “回门?什么是回门?”时蕊一怔,憨憨的问道。

  丫鬟们都抿唇偷笑起来,桑婉和顾芳姿也笑,时莲终于将手中的茶碗欣赏完了轻轻搁下也笑了笑。时蕊叫众人笑得莫名其妙,望望这个,望望那个,困惑道:“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小孩子家懂得什么!”顾芳姿亲昵的瞟了桑婉一眼,笑着道:“回门就是回娘家,明儿你大嫂子得回娘家!等过几日天气更暖和些,捡个有太阳的午后,咱们再去园子里玩,顺便还可放风筝,如何?”

  顾芳姿主动帮自己解围,桑婉自然应该向她投过去感激一瞥,朝她微微点了点头。

  时蕊“哦”了一声似懂非懂,不过,听到还可以放风筝忍不住又高兴了起来,咧着嘴笑一个劲的拍手说好,兴致勃勃的说起自己屋里那只大燕子风筝来。

  “咱们坐了半响也该回去了,就不扰大嫂子了!”时莲面上露出两分倦意微笑道。

  “正是呢!”顾芳姿也忙笑着点头,旋向桑婉笑道:“我们便不打扰大表嫂了,一会儿大表嫂还得下厨呢!我悄悄的同大表嫂说一声儿,姨妈最喜欢吃冬瓜盅了,嘻嘻,大表嫂做了这个,保准姨妈高兴!”

  “是吗?呵呵,多谢表妹提点!”桑婉眼睛一亮唇角含笑,捏着帕子的手却是一紧。

  前世,她也是这般好心的提点她,她果然便做了冬瓜盅,只是那冬瓜盅被人做了手脚,王氏吃了过敏长了满脸的红疹,被一位庄夫人嘲笑了许久,也因此王氏将她恨得牙根痒痒再也不想看见她!

  “大表嫂客气!”顾芳姿咯咯笑着,朝她调皮的眨了眨眼,与时莲、时蕊姐妹一道去了。

  桑婉暗暗舒了口气,冬瓜盅,冬瓜盅!

  顾芳姿既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王氏最喜欢吃冬瓜盅,她若是不做,倒显得不把王氏当回事、显得故意不领顾芳姿的情了!这冬瓜盅,即便她不想做,也得做。

  说是新媳妇下厨整治菜肴,其实就是厨房列出菜单子让新媳妇从中挑选数样凑够一桌,除了一两样是由新媳妇亲自动手,余者仍旧由厨房来做。要不然新媳妇哪儿一个人哪儿有这许多精力整治一整桌菜肴。

  前世这一顿,桑婉做的是冬瓜盅和清蒸鳜鱼。既然冬瓜盅摆脱不了了,桑婉索性决定仍旧做这两道菜。

  当她勾选了菜单,同厨房的简娘子说时,简娘子便拍手笑道:“这可是巧了,刚好今儿得了两尾大大的新鲜鳜鱼,老奴正想同大奶奶建议就拿这个做呢!还有冬瓜盅,那是大夫人喜欢的,做了也正好!”

  桑婉一笑点头,“我便做这两样,剩下的可全仰仗你了!”

  “大奶奶客气了!这是老奴分内!”简娘子忙笑道。

  桑婉亦不含糊,当即系上围裙、挽了窄袖,与柳芽一同忙活起来。

  她二人在娘家时都是做惯了家务的,进了厨房丝毫不觉陌生,一个给鳜鱼刮鳞开剖,一个将冬瓜掏空洗净,有条不紊。

  不多时鱼便洗得干干净净,桑婉接了过来,腌制调味后边摆放在椭圆大盘上,撒上些切得细细的姜葱丝,小心的放入蒸笼中,盖上盖子。柳芽便搬了小凳子坐在一旁看火。桑婉吩咐过她,这条鱼进蒸笼到上桌,一刻也不许离开她的视线。

  桑婉那边,冬瓜也已准备好,小排、鸡肉、红枣、香菇、枸杞、笋干、火腿等也切成了块备用,每一样都是桑婉亲手准备。

  上屉蒸煮时,桑婉才稍稍松了口气。

  “大奶奶,这儿烟熏火燎的,您到外边坐着歇会儿吧,这儿有我们就成!”简娘子见状便过来笑道。

  自打进门这短短的还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已经遭了明里暗里这么多赐挑衅暗算,又有前世血的教训高高的悬挂在头顶上,除了柳芽,桑婉是谁也不敢相信,闻言便微笑着摇了摇头,“无妨,你们忙你们的,这火候我还是亲自看着便可。”

  简娘子于是也没再坚持,笑着夸赞了一句“大奶奶真用心、真孝顺!”便果然去忙自己的了。

  炉子里的柴禾稳稳的燃烧着,火候适中,不紧不慢。默默凝视着炉膛中跳跃的火焰,桑婉心中暗暗的舒展开来,这一次从头至尾她亲自坐镇,这,总不会再出岔子了吧!

  不想她这念头才刚刚转过,外头便传来杏枝“大奶奶!大奶奶!”的呼唤声,桑婉的心一沉,顿生不妙之感。

  “怎么了?”桑婉虽听到了杏枝的呼声,仍旧没有出去,而是等在厨房里,此时此刻,除非厨房里着了火,否则,她绝对不踏出一步!

  杏枝见她不出去只好自己走了进来,向她屈膝施了一礼道:“大奶奶,大少爷回来了,说要拿那钥匙急用呢!”

  钥匙,桑婉记得了。早上时凤举走的匆忙,从身上掉下了一串两把钥匙,杏枝说这两把钥匙是大少爷贴身带着的,谁也不敢乱动,桑婉无法,只得揣在自己身上,想等他晚间回来的时候再给他,谁知偏这么巧,这时候他就要急用。

  “那么你便拿去交给大少爷吧!”桑婉笑笑,将钥匙从身上掏了出来递给杏枝。

  “大奶奶,”杏枝后退一步没有接,陪笑道:“这个,还是大奶奶您亲自给大少爷送去吧!这钥匙是大少爷的宝贝,奴婢们不敢乱动!”这等敏感的东西,杏枝当然不肯沾惹万一招惹什么嫌疑。

  桑婉差点没噎得背过气去!她的运气怎么这么好!难道,这就是逃不开的天意吗?她战战兢兢、步步小心的提防着,就差这最后一步,难道注定要给人钻了空子?

  “大奶奶您快去吧,大少爷还等着呢!哦,奴婢在这儿帮大奶奶看着!”杏枝见桑婉面露迟疑便识趣的说道。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桑婉若是再推迟便说不过去了。时凤举可是她的丈夫啊,丈夫就是天,丈夫的话就是圣旨,不遵旨除非是不想活了。

  这尊大神直接关系着她的生死存亡,她惹不起!

依依兰兮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