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弃妇重生

第6章 弄巧成拙的醍醐灌顶

弃妇重生 依依兰兮 3112 2014-01-06 09:04:13

  “你!”顾芳姿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明明知道他这么说是逗自己玩,可心里仍然涌上了一股难言的酸楚,又难受又委屈,扭身跺脚,鼻音窸窣起来。

  “怎么哭了!”时凤举从前就爱逗着她玩,没想到这一次她这么不禁逗,一句话就哭了,当下也慌了手脚,忙哄她道:“芳儿、芳儿,别哭,别哭了啊!我那都是逗你玩的,当不得真的,你怎么就哭了呢!好芳儿,你知我不会哄人,快别难为我了,乖,啊!别哭了别哭了!”

  顾芳姿娇娇的哼了一声,扭着身子垂着头依旧不肯回转,待他哄了半响才佯气道:“这种话也能开玩笑么?你,你明明知道人家——,怎能用这种话逗我!”

  时凤举见她好了便笑道:“还怨我?还不是你起的头?你倒说说,你那些话中听不中听!”

  顾芳姿一下子没了言语,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唇角一勾轻笑着啐道:“你这个人,就会气我,就会欺负我!我,我也是傻,心甘情愿叫你欺负了去..”说到后来转而娇羞,声音也轻轻的低了下去,小女儿的忸怩之态无不动人。

  时凤举心中温温软软的,轻叹着柔声道:“往后,莫要再说傻话!芳儿,我不会负了你!”

  顾芳姿心中一甜继而又忍不住有些发酸不满,心道你不会负了我?你不会负了我还不照样取了桑婉进门!你若当真不会负了我,为何不退了这门亲事?至于桑婉的名声会不会受影响、桑家会怎样,与你何干?与时家何干?

  顾芳姿心中这么想,面上却是笑得甜甜,粉颈低垂柔柔的“嗯”了一声,抬眸含情脉脉的凝着时凤举道:“大表哥,有你这句话我便够了,我这人心眼儿实,这话我是要记一辈子的!”

  “是,一辈子。”时凤举微微一笑,重重点了点头。

  顾芳姿凝着他的目光忽然闪了闪,波光流动,神采潋滟,却是带着淡淡的疑惑和不解。

  时凤举没出声,只是朝她挑了挑眉,同样带着不解。他和她之间难道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她若想问什么便直接问好了,还用得着犹疑?

  “其实大表嫂人真的不错,”顾芳姿看懂了他的意思,便开口缓缓说道:“大表哥,你,你心里其实也有几分欢喜的对不对?”

  “你在说什么!”时凤举诧异了,“你怎么会这样想!”他心里只有她,这么些年只想着她、念着她,从来没有过别的女人,她怎么能这么说!

  “好了好了,就当,就当我说错了还不行嘛!”顾芳姿见他面上神情微冷,显然是生气了,便不由得有两分后悔,暗悔自己莽撞多心了,一个劲的道歉。

  可是,她的心里依然留存着疑影儿。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她太了解时凤举了,婚期定下之后,尤其是娶亲前那几日,时凤举的脸色十分不好看,神情也冷得出奇,可是今日,那样的神情状态完全消失不见了!他眼底的平静和坦然自若,令她很不安,隐隐的有一种抓不住的恐慌感觉。

  既然这门亲事乃逝去长辈所定,桑婉进门已成定局,她顾芳姿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她并不担心害怕,因为时凤举不是个负心薄幸的人,她和他这么多年的感情绝不可能因为一个桑婉的到来而改变!哪怕这个桑婉是绝色天仙也不会!

  就算她进了门,就算他们做了夫妻又如何?战争才刚刚开始呢,不到最后,谁能说她输了?

  可眼下看来,似乎是她太掉以轻心了!

  “以后不许再胡思乱想!”时凤举轻叹着瞪了她一眼。

  “人家还不是因为在乎你么!”顾芳姿撅撅嘴撒娇,“你,你真的不会对她动心、不会喜欢她吗?”

  “不会!”时凤举答得斩钉截铁。

  顾芳姿的心顿时又飞起来,“你,那你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时凤举一怔,瞧着水眸盈盈满是期待的佳人,下意识的便想告诉顾芳姿他和桑婉的约定,好不容易终又忍下了。不是他不相信顾芳姿,而是他素来笃定,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是秘密自然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反正,一年半载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也不差在这一时。

  等将来给她一个惊喜也不错!

  想到此,时凤举生生的忍住说出来的冲动,凝着顾芳姿柔声微笑道:“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负你。”

  “嗯!”顾芳姿虽有些失望心中仍是欢喜的,重重的点了点头,笑靥如花。

  二人又诉了一会衷情,顾芳姿便半认真半玩笑的道:“那,大表嫂好歹是刚进门的新媳妇,你,要不要回去陪陪她?”

  迟疑的语气很好的表示了自己的不舍和不愿,温和的话语又展示了自己的大度、识大体,她就是要他看到她的好。

  “不用。”时凤举摇摇头,想也没想的说道。他和她又不是真正的夫妻,对于这一点两人皆心知肚明,想必她也不会愿意他在她身边转悠吧?

  顾芳姿听到他这么回答心中自然是高兴的,可面上的戏份却要做足,秀气的眉头轻轻的蹙了蹙,柔声细语劝道:“这样..不太好吧?毕竟大表嫂才刚刚进门,下人们惯会拜高踩低、看人下菜的,这一来岂不是——”

  时凤举一下愣住,突然就醍醐灌顶的“顿悟”了。

  不错,她还要在府上生活一年半载,说长不长说短可也不短。若她一刚进门自己便如此“冷落”她,她又是没有什么可仰仗的娘家背景的,这未来的日子怎会好过?

  时凤举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那张柔和恬淡中带着丝缕无奈的脸庞,想起从娘那里出来时她那声带着祈求的“大郎”,想起她“哎哟”一声扭了脚的欲言又止,想起入了宁园后她抢在他前头说的那番话!

  时凤举一下子明白了!她其实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不便同自己直言。而自己自打在正厅那里见了表妹的眼神后心中哪里还顾得上想别的,竟生生的忽略了!

  心中顿时升腾起一种难言的复杂,时凤举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她那么识大体,主动开口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大难题,就凭这一点,他也不能不承她的情啊!

  放弃时大奶奶的位置意味着什么她心知肚明,可她依然这么做了。时凤举过意不去的同时,忍不住有些暗暗的懊恼,早知她有此心,这门亲事他就该态度强硬的请求娘同意退了!也省得闹到如今这地步。

  不过,时凤举摇摇头轻叹了口气。

  祖父的遗命传给了爹娘,爹临终前又慎重的交代了娘一遍,以娘的脾性,是断不可能答应便是了。

  “大表哥,你..你怎么了?”顾芳姿见他听了自己这话神情变得复杂起来,脸色也变了又变,不由得暗自懊悔。

  好不好的,多这个嘴做什么!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没什么!我还有些账册要对一对,你去娘那里陪娘说说话吧!看看娘那边有没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时凤举笑了笑。

  喜事过后,府中多多少少有需要收尾忙乱的事情。

  “恩,那我先去了。”顾芳姿点点头,临走又道:“眼看就快中午了,你别又忙活得忘了用饭!”

  “恩。你去吧!”时凤举点头笑笑。

  顾芳姿只得转身离开,心中却没来由的有点怅然。若是以往,他应会留下自己一道用饭,然后两人再一道过去姨妈那里坐坐说话的!

  顾芳姿刚刚离开,时凤举略一沉吟便唤来了小厮长欢,“去宁园说一声,等会儿爷回去用午饭。”

  长欢诧异的僵了僵朝他望过去,对上他怒目瞪来的眸子吓得慌忙收回了眼神,“是、是!”

  出了书房,顾芳姿带着丫鬟兰香从花园中绕道,慢慢一路走一路想着心思,忽然掉头朝宁园方向走去。

  “小姐..”兰香脸一白,神情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小姐要去宁园,是找那大奶奶示威吗?这,人家到底占了正室的名分,小姐这么过去合适吗?会不会吃亏?恩,自家小姐有大夫人和大少爷护着,连府中的少爷小姐们都要礼让三分,想必是不会吃亏的吧?

  “大表嫂进门,我这做表妹的怎么着也得过去问候一二不是!”顾芳姿勾了勾唇,俏脸上扬起一抹高傲的笑容。

  桑婉同柳芽两个说了好一阵子的话,这才和衣躺下没多大会儿,杏枝便进来平平静静的说了大少爷要回来用午饭的事。

  桑婉有些诧异,不过“丈夫”既然这么说了,她当然得有所表示,再不能这么不当回事大喇喇的躺着了。桑婉便温柔的笑着起身,吩咐杏枝道:“既如此叫厨房多做几道大少爷爱吃的菜,且不必急着摆上来,等大少爷来了再摆吧!”

  杏枝得体应答一声,瞧了桑婉一眼又道:“奴婢这就叫人伺候大奶奶梳头洗脸吧!”

  “也好,”桑婉笑笑,点了点头,硬生生的刹住那“有劳”两个字,跟奴婢们说这两个字,人家非但不会感念你的好,反倒会瞧不起你的为人,将来想要在她们面前硬气起来摆主子身份可就难了!这是等级森严的时府,不是桑家所在的杨柳镇。

依依兰兮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