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

第二章 绝不和离

  她死都不要和离。

  原主那个笨蛋放着这么个帅夫君不要,被村里的无赖三两句哄骗的要跟他私奔。

  两人的钱花光之后,无赖就利用原主的身体赚取赌资,很是逍遥了一阵。

  原主后来倒是想跑,但没有户籍没有身份,就算跑也无处可去。

  男主高中状元时,原主正被传染了麻风病,被无赖抛弃,躺在破旧的小屋里听着男主衣锦还乡的消息。

  心不甘情不愿的咽了气。

  实在原主前期作孽太多,与人私奔时候还裹挟了谢家所有的银钱,包括谢渊去府城考试的盘缠,悄悄剪坏谢渊唯一的好衣裳,向府衙举报谢渊等如同断人生路的恶事。

  以至后来原主遭报应,看着实在很爽快,可宋绵绵之前看这段的时候有多解气,现在就有多惶恐。

  不等谢渊反应过来,她猛地一扑,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十分无赖的紧紧贴在他身上,“夫君,我死都不要跟你分开!”

  语气斩钉截铁且义无反顾。

  成何体统?

  谢渊何时遇到过这样的事?他黑着脸想要甩开宋绵绵,可一时竟没能成功。

  他纵然是书生,却并非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可见宋绵绵用了多大的力气。

  “放手!”

  他有些咬牙切齿。

  宋绵绵这女子真是,真是……

  “我不要。”

  宋绵绵飞快拒绝,摇着小脑袋,使出全身力气抱着他,“除非谢,夫君你答应我,不要跟我和离。”

  谢渊:呵。

  他冷笑一声,可一垂眸,竟从她梨花带雨一样的小脸上看出了几分真诚。

  他愣了一瞬。

  “松手。”再次道。

  “夫君……”

  “闭嘴。”谢渊黑着脸,真以为宋绵绵做的那些事他不知道?他头上都快能放牧了,这女子竟还有脸在这一口一个夫君,他听的太阳穴直突突。

  还要闹?

  行。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和离书,在她面前晃了晃,“既你不想和离,那你就待着吧。”

  说完,他就等着宋绵绵反悔,这可是她之前闹了好久求之不得的东西。

  可宋绵绵反而喜笑颜开,也终于松开了他,“夫君你最好了,我一定好好跟你过日子。”

  谢渊:……

  他面无表情,快步离开房间。

  迎面而来的冷风让他瞬间清醒,他是想解决宋绵绵的,可刚刚……他说了什么?

  谢渊一夜没再回房,宋绵绵尽管得了肯定的答复,可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真睡不着。

  一直将近天亮,才终于眯了一会儿。

  正睡得香,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一个冰冷严厉带着浓浓厌恶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宋绵绵!”

  “阿渊已经跟我说了,你收拾收拾赶紧滚吧。”

  谢家有宋绵绵这样的媳妇,算她瞎眼倒霉。

  什么?

  宋绵绵迷迷糊糊的,就听到一个“滚”字,她一下清醒,一个囫囵翻身坐了起来,看清床边站着的中年妇人顿了顿,用沙哑绵软的声音打了个招呼,“娘。”

  祝玉枝:……

  呵,当谢家妇一年都没正经喊过一声娘,现在得了自由倒喊起来了?

  “我可不是你娘。”

  她冷着脸,灼灼的眼就盯着她,“不是你的东西,你一概不准带走。”

  今儿个,她这双火眼金睛就盯着宋绵绵。

  “娘,我不走。”

  宋绵绵彻底清醒,她下了床,拉住祝玉枝的衣袖,“娘,以前是我鬼迷心窍,被人骗了,现在我都想明白了,我要跟夫君好好过日子,好好孝顺您。”

  祝玉枝听的一愣一愣的,一时竟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又玩什么把戏?”

  她反应过来,防备的看着宋绵绵。

  宋绵绵连忙摇头,竖起三根手指头放在耳侧,“我对天发誓,娘,我这次也算死过一次了,我想明白了很多事。”

  “不求您现在就相信我,但来日方长,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她眸光灼灼的看着祝玉枝,还撒娇似的轻轻拉了拉衣袖,“娘,我可是您花了五两银子买回来的,要是我真这么走了,您不是亏了?”

  “呵。”

  祝玉枝横了一眼宋绵绵,“你这一年吃我家的,穿我家的就算了,隔三差五寻死觅活……”

  “娘。”

  宋绵绵又晃了晃她的手臂,吃准她婆婆嘴硬心软这个毛病,将脸皮厚这一优点发扬到极致,“以前我是不懂事,您就再信我一次。”

  祝玉枝犹豫了。

  宋绵绵此刻在她眼前都不是个人,就是她花出去的银子,要真放走,她还真舍不得。

  “我现在就去干活!”

  宋绵绵不给祝玉枝再说话的机会,急匆匆的往门外去,晚上她应付谢渊的话这不也有了?

  祝玉枝一出门。

  就看见宋绵绵拿起扫帚,正在扫院子。

  别说,干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她犹豫了下,没再出声,就看着宋绵绵干净利落的将院子打扫干净。

  都下午了,春天的太阳不算烈,照在身上反而让她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她不禁伸了个拦腰,深呼吸一口气,好清新的空气啊。

  “杵在那干啥?过来!”

  忽然,祝玉枝的声音响起,宋绵绵反应迅速,立刻往那边跑去,甜甜回答,“诶,娘,我来了。”

  刚进厨房。

  祝玉枝就将一个碗重重的搁在木桌上,“赶紧吃,多的没有。”

  碗里盛着大半碗糙米粥,几粒米在碗中清晰可见。

  “谢谢娘。”

  宋绵绵道了谢,然后才捧起碗小心的喝了起来,有点烫,但带着一股清香。

  唯一的缺点,就是糙米实在有点卡嗓子。

  肚子里有了点东西,宋绵绵冰凉的手脚好似都随之温暖了点,力气也充盈起来。

  祝玉枝看她竟真的喝了,眉头微蹙。

  换成以往,她怕是早就把厨房砸了,莫非,是真的要改?

  这念头一闪而逝。

  “娘,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宋绵绵往下碗,眼眸亮晶晶的看着祝玉枝,“您尽管吩咐。”

  能信?

  “你去把衣服洗了吧。”

  祝玉枝板着脸吩咐,但在将木盆交给宋绵绵时,却刻意挑出了好衣裳,只留下下地干活儿穿的那几件,多数还是她自己的。

  宋绵绵心知这是还信不过她,也不恼,粲然一笑,“我这就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