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不太好追

072不扔还留着和绿帽子配套?(两更)

他不太好追 陈十烟 2052 2021-05-31 21:19:47

  和晋好下了楼,容妍和郑昕微正在外头等着,见她下来,连忙上前,“怎么样?打赢了还是打输了?”

  “看你头发没少,高跟鞋没断,应该是赢了吧?碾压?”郑昕微接过容妍的话,将和晋好上下打量了一番。

  毫发无伤,应该是赢了吧?

  这两人一来一往地,也不知道是看戏还是担心,和晋好无语白了两人一眼,“你们话好多,快点走吧,吃饭去,饿死了。”

  郑昕微:“所以是没打起来?”

  和晋好:“没有。”

  容妍:“为什么啊?你这暴脾气可不像能憋住不动手的。”

  和晋好:“我是断过你腿还是断过你手?怎么给你这种错觉?”

  三人声音渐行渐远,转角处走出来两人。

  “啧,我眼光果然是好,我就知道挑她去打比赛肯定没错的,这口才,这思路,这回至少能保证打进前三没问题。”陈故看着已经走远的和晋好,满意两个字就差没刻脑门上了。

  站在身旁的潘臣卿也望着和晋好若有所思,他好像有句话说错了。

  配秦之么?最好不过了。

  潘臣卿同陈故随意聊了几句便回宿舍了。

  刚进门便看见秦之在收拾东西,不禁觉得疑惑,“阿之,收拾东西干嘛呢?”

  秦之将手上的衬衫放进背包里,“买了去厦城的机票,去玩几天。”

  “什么玩意儿?”梁昇刚打完游戏摘下耳机,厦城?那可是不远的,况且刚开学,课也不少的。

  不仅梁昇,潘臣卿也意外,“好端端的,怎么想着去厦城玩?况且也不是周六日,你要逃课去?”

  秦之没回答,继续收拾着东西。

  梁昇一把扯过潘臣卿,顺道又将盛泽宇拉过来,低声问道:“你们说他是不是还没从失恋中走出来?”

  一语中的,潘臣卿回头看了眼秦之,还真是有可能。

  毕竟刚分手的时候,他还想挽回来着,结果才发现,哪里是因为他的原因,根本就是赵丽丽出轨了同班同学。

  潘臣卿轻咳了声,说道:“那个,阿之,你买的哪班飞机?我忽然想起来我好久没去玩了,正巧我还没去过厦城呢,带我一起去吧?”

  梁昇一听,连忙附和,“那带我也一起吧。”

  “那不差我一个,一起去吧。”盛泽宇也举手加入。

  秦之停下,来来回回在他们身上看了几遍,最后说了句:“你们别害我点名被抓行不行?”

  本来他一个人目标还不大的,现在一跑跑四个,而且一个学生助教,一个学生会书记,怎么可能不会发现?

  三人分别转身回了各自位置,打开衣柜开始收拾,潘臣卿吊儿郎当地回答:“大不了被记名,没事,三次记名机会呢,够折腾的了,人生难得疯狂一回嘛。”

  当天晚上,四人登上了飞往厦城的飞机。

  第二天专业课上到一半,老师扫了一眼课室里坐着的学生,淡淡开口,“怎么不见秦之和潘臣卿?”

  赵志伟头快缩到桌底下了,但老师明显没打算饶过他,“赵志伟?”

  “……”赵志伟尴尬坐直身子,想了想,回道:“他们四个失恋了。”

  老师扶了扶黑框眼镜,“四个?”

  本来被忽略的梁昇和盛泽宇:………………(果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

  “卧槽……”赵志伟懊悔撇头,这下尴尬了,一下子又多捅两个出来。

  “回头让他们到办公室找我,作业翻倍,秦之和潘臣卿三倍。”

  正在海边浪得飞起的四人还全然不知自己被老师盯上了。

  拍了一辑朋友圈装逼照片,发完之后,从海边出来,路过垃圾桶时,秦之停下从背包里拿了件衬衫扔进垃圾桶。

  梁昇见了开口阻止:“阿之,那衣服好端端的你扔它干嘛?”

  “坏了。”说完,秦之头也没回地走了。

  潘臣卿拍了拍梁昇肩膀,“确实是坏了,扔得好。”

  梁昇:“什么鬼?”

  盛泽宇路过:“那衣服前任送的,不扔还留着和绿帽子配套?”

  梁昇:“我特么……这话扎心了。”

  傍晚,几人在沙滩附近撑起了帐篷,架了个烧烤摊。

  潘臣卿扔了罐啤酒给秦之,手里的啤酒和他轻碰,梁昇和盛泽宇还在烤得兴起。

  “还放不下呢?”潘臣卿喝了一口啤酒,打破沉默。

  秦之转头瞥了一眼,打开啤酒也喝了一口,“没有,刚在想事情。”

  潘臣卿:“想什么呢?”

  这个问题让秦之稍稍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才回道:“在想什么是心动。”

  这话题,潘臣卿皱眉,两个大男人在聊什么是心动?

  “大概看见她时,心中抑制不住的欢喜吧。”他是这样的,每次看见她时,心中都会抑制不住的欢喜,却又怕她发现,佯装平静。

  秦之没有即刻回答。

  他一直以为,心动是那晚她冒雨给他送伞,心动是她说有他真好。

  这二十年以来,他一直是不被需要的,也一直是不被珍视的。

  在父母那里,他和姐姐是累赘,是拖油瓶,嫌麻烦将他们扔回了爷爷奶奶身边。

  虽是同样不在父母身边长大,可秦雅和他是不一样的,因为她从小脾气倔,想要什么她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开口要,有时候连属于他的那份也要让给她。

  这些年来,他太过习惯退让了,也太过渴望能被重视,所以与人相处,他总是下意识地先去照顾别人,也总是克制自己不去计较。

  因为他怕失去,更怕孤独。

  可害怕孤独,更怕得到后失去,所以他在渴望得到的同时,又抗拒去接受。

  可赵丽丽,就像是一道突如其来的石头,哐当地一声,不经同意地强势闯进他生活里,为了他重进大雨里,那时候他想,是什么样的喜欢,能让一个人做到如此地步?

  他动摇了,因为有一瞬间他觉得,他也是可以拥有幸福的。

  可如今他才知道,与于他而言,赵丽丽就像是他久经平静的湖面上一粒石子,一丝波澜也显得十分夺目,可于赵丽丽而言,他只不过是激荡瀑布里的一个波折点,过了,她便要去经历下一个更为激荡的波折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