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二章:你该叫我师傅(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4 2021-05-07 01:01:36

  其实苏漠现在可以自己走的。

  但是苏璃就是不放心,非要扶着她。

  她拗不过,最终便只得顺着苏璃去了。

  苏易见大女儿醒了过来,连忙上前去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了?”

  伤口疼不疼?

  苏漠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现在没什么大碍了。

  昏迷之前她的内息还很紊乱,醒来之后便重新归于平静了。

  这时,她看到了院子里坐着的那个容貌出色的男人,自己内息安稳定是出自他的手笔。

  想到这里,苏漠便迈着步子向独孤宸走了过去去,她走到独孤宸身侧的另一个石凳上坐了下来。

  因为刚醒,所以她还有些虚弱。

  连带着说出口的声音都软软的,她对独孤宸道着谢。

  “多谢你几次三番的救我。”

  独孤宸到了一杯茶给苏漠,随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你该叫我一声师父。”

  苏漠一愣,最后还是乖乖的叫了:“师傅。”

  这是她醒来那日,自己亲口允下的,赖不掉。

  苏漠的乖顺,无疑取悦了独孤宸,他瞧着苏漠那苍白的小脸。

  面上多了几分真心的笑意:“这般乖巧就对了,不枉为师几次三番的救你。”

  苏漠听罢脸一黑:乖巧!

  苏璃则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世上居然有人会认为她姐姐乖巧。

  因为独孤宸这个冷笑话,院内的气氛沉寂了几秒。

  独孤宸喝掉自己的杯中茶,想了想没落下什么事儿,便起身准备离去。

  苏易见了连忙上前去问道:“独孤公子,不知小女的右手,何时能恢复?”

  独孤宸看了苏漠一眼。

  听苏易着浑然不知道的语气,苏漠这是将自己右手的伤瞒下了?

  那自己前面当着他的面说苏漠手差一点就彻底断了,岂不是给她漏了底了?

  一句:废不了,只是不能再舞刀弄枪罢了。

  倒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才半个月,哪有那般快恢复?”

  说是这么说,说完之后独孤宸才恍然想起。

  他之前叫苏府的管家,去请过别的大夫的;所以苏易不可能,不知道苏漠右手的伤势。

  苏璃听了独孤宸的话,有些失落。

  这个男人,也没有能让姐姐右手彻底恢复的办法吗?

  她以为这个男人,三番五次都救姐姐于危急时刻。

  对于姐姐右手的彻底恢复,肯定是有法子的呢。

  苏漠则神色淡淡,好似已经接受了,右手不能再练武的事实。

  她见苏易还想问,连忙开口打断了他:“爹,师傅又不是神仙在世。”

  “您就别为难他了。”

  “再说了我这手,只是恢复的慢些,又不是废了,您不必太过担心。”

  苏易一听苏漠说废字,连忙道:“呸,呸,呸,废什么废。”

  “谁跟你说,我要问你的右手了。”

  “我想问的是,独孤公子有没有什么祛疤圣药;你看看你那一身伤!”

  独孤宸看着都在拼命粉饰太平的父女,也没拆穿,顺着苏易的话头说了下去。

  “江湖上确实有一记祛疤圣药,名叫玉骨,可褪一切伤痕。”

  苏漠那手确实目前他是没有办法了。

  除非碰上神仙,给她断骨重塑,否则断不可能恢复如初。

  这是她应该付出的代价。

  而这玉骨确有此药,就是难寻了些。

  苏璃听了独孤宸的话,顿时惊喜不已:“真的?”

  她最近忧伤姐姐右手不能舞剑的同时,还在担心姐姐以后会留一身伤痕呢。

  独孤宸点了点头,再苏璃即将说出下一句话时,他抢先回了一句:“但是我没有!”

  不过他可以派人去寻。

  自己收的徒儿,带着一身疤痕,确实难看了些。

  苏璃有些惋惜,嘟囔了一句:“还以为你手上便有呢。”

  独孤宸没再回答,戏看完了,人救下了,内力也渡。

  该做的事儿都做了,他也没必要继续呆下去了。

  于是留下了一句:“给你的药,你记得每日喂你姐姐吃。”

  话音一落,独孤宸整个人便消失了。

  苏璃有些潋羡。

  但是她自己不是练武那块料,便也就只能羡慕着了。

  独孤宸也走了,槿院里只剩下苏易父女三人。

  苏璃看着自己爹爹,眉头微皱的模样,心中有些疑狐。

  爹爹,最近好像一直都锁着眉头,好似心中藏了什么事儿一般。

  “爹?”

  苏璃叫了苏易一声。

  苏易立即回过神来,他还是觉得这个独孤宸越看越眼熟。

  在苏璃再开口之前,苏易抢先关切的问苏璃。

  “璃儿,这些日子,你一直操持着府中的事物,可还顺手?”

  苏璃不疑有他,认真的回答着:“还算顺手!”

  她从九岁起,就跟在姐姐身后,看着姐姐处理府中事物。

  耳濡目染的多了。

  目前府内的一应事务,操持起来都还算顺遂。

  就是不知道,姐姐何时能彻底好起来,重新接回内务。

  苏易微微点头,认可的说道:“顺手便好。”

  “以后府内的一应事务,便全权交由你打理,那些铺子,庄子,还有田地上面,有什么不懂的,你就多问你姐姐。”

  苏璃有些诧异:“啊?那姐姐呢?”

  她看向了苏漠。

  府中的这些事务,一直都是姐姐在打理的。

  父亲也不止一次夸过姐姐御下有术,管家有方的。

  怎么突然就全权交到她手里了?

  苏漠对上苏璃的目光,浅浅的笑着,看起来也十分赞同苏易这个决定。

  苏易看着单手捧着一杯热茶的苏漠,眼底一片晦暗。

  “你姐姐这手需要好好修养,没时间打理家务。”

  他这个大女儿,看上去的清冷又绝情,其实那颗心比谁都软。

  程言这件事,给了她一个不小打击。

  也不知她何时才能彻底缓过来。

  听到父亲如是说,苏璃又想到了程言那个负心汉。

  便又骂一句:“薄情寡义的混蛋!”

  要不是她不会武功,她一定要打爆程言的狗头!

  “好了,今日你账本还没对呢,你姐姐这边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去忙吧。”

  苏易这是在变着法子,赶苏璃离开。

  然苏璃却还未察觉,她经苏易这么一提醒,这才恍然想起。

  对哦。

  她今日对帐对到一半,管家便来跟她僵程言来了,脸色不是很好;她立即就丢下账本来找姐姐了。

  想到这里,苏璃连忙开口告退。

  “姐姐,爹,我先去忙了。”

  苏漠点了点头:“去吧。”

  苏易则挥了挥手示意她赶紧走。

  苏璃也不再逗留,转身便离去了。

  直到苏璃的背影从槿院外消失,苏易对这一直在院子外面,候着的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心领神会的上前,关上了槿院的院门。

  如此,院子里只剩下苏易和苏漠了,父女都沉默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