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七章:苏璃的回忆(求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4 2021-05-09 19:26:48

    经常拿着一本书,还没看上两页,便开始打盹儿,可是姐姐总能给她讲新奇的故事来逗她。

  父亲也总夸姐姐御下有方,管家有方,是个心思细腻的好女儿。

  却不知道,姐姐也经常一个账本要来来回回对上几遍,十几遍,反复确认了没问题之后,才会安心。

  因此姐姐经常熬夜到很晚才能睡下。

  可是姐姐从来不会忘记睡下之前,到她房里看一眼,确认一下她有没有盖好被子。

  因为这些周全的照顾,所以苏璃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没有母亲,亦或是不讨母亲喜欢。

  苏漠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林惜因为身体不好而不能照顾苏璃的缺失。

  也因为这些周全的照顾,所以苏璃从小就被教养的很好,懂事,知礼。

  姐姐总能轻而易举的,找到她不开心的理由。

  从而开导她,给她讲故事,逗她开心。

  姐姐从来不会轻易责怪她。

  但是一旦她做了错事儿,便会被狠狠的责罚她。

  因此,曾经有一段时间,苏璃非常的怕苏漠,一见她就怕,一见她就躲。

  后来苏璃才知道,因为她总躲着。

  苏漠察觉之后,还伤心了几日。

  是直到后来,她路过账房,发现了苏漠管家的辛苦。

  苏璃这才慢慢收起了对苏漠的畏惧之心。

  姐姐也不过才大她两岁而已,却早早的就接过了管家的重任。

  她不仅要一边管家,还要一边照看她,自己应该再懂事一些的。

  后来,当苏璃再度路过账房时,她看到苏漠坐在书案前眉头紧锁着。

  明明姐姐自己也不比书案桌高出多少。

  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再坐在书案后面处理着家里的琐碎小事。

  最终苏璃忍不住,悄悄的摸了进去。

  也正是因为这个举动,苏璃意外发现,自己竟对账本上的数字十分敏感。

  之后她便经常摸进帐房,悄悄给苏漠打些下手。

  苏漠一开始发现苏璃时,还以为她是在胡闹。

  便让她先去别处玩儿。

  慢慢的苏漠发现了苏璃的特别之处,便不再继续拦着了。

  有时候甚至会在自己忙不过来时,主动拿一些薄一点的账本给苏璃看。

  就是在这样的日积月累之下,让苏璃对管家算账这方面,也累积到了一些经验。

  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在苏漠修养的几个月里,可以将苏府打理的有条不紊的原因。

  眼下苏漠的既然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管家之权也应该交回到她手里了。

  想到此处,苏璃开口诚恳的说道:“姐姐,你既然伤都养好了,今日之后管家之权,还是交还到姐姐手里吧。”

  说罢便掏出库房钥匙,递给了苏漠。

  苏漠见了,直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那副敬而远之的态度,活像苏璃手中拿着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一般。

  苏璃被苏漠这副动作搞得一愣。

  姐姐这是做什么?

  对上苏璃疑惑的目光,苏漠察觉到了自己失仪,干咳了一声,以此来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

  “你既接下了这差事,便好生管着罢,什么还不还的,这苏府又不是只我一个大小姐。”

  言下之意便是:你也是苏府的小姐,这个家你也是管得的。

  苏易从书房出来碰巧路过这里,瞧见了这一幕。

  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在别的府里,管家之权都是妯娌之间,姐妹之间争来争去想要的。

  怎的到了他的府上,他这两个女儿都这么慷慨,还互相谦让了起来。

  那是管家的钥匙,又不是什么吃人的东西。

  用的着这般推诿来,推诿去的么?

  苏璃见苏漠一直不接手,不由得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苏漠对着她微微摇头,表示这库房钥匙她不要。

  她现要重修武功,还要查这次截杀她的幕后黑手,还要与那安平公主周旋

  实在分不出精力再去管府内的事儿了,正好现在小璃儿也已经十二了,可以开始接手管家了。

  见苏漠这般,苏璃也不再继续伸着了,她收起了钥匙。

  乖巧的应着:“那我便继续再替姐姐管上些时日,等那一日姐姐想重新执掌中馈了,便开口说一声。”

  苏漠点了点头。

  结果她让苏璃这一管,便管了五年。

  这期间,苏漠连账房的门,都没踏过一次,更别说碰一页账本了。

  苏璃忆完这段回忆后。

  猛然想起了苏漠那句是似而非的“捧杀。”

  结合前些日子,苏漠主动提出要去中秋宫宴的事儿。

  这顿时让苏璃的心思微动了起来。

  安平公主!

  仔细算下来,姐姐陪着这安平公主周旋了,也有五年之久了。

  难不成是不准备玩了,然后要动手??

  毕竟这安平公主最在意她的地位和名声了。

  中秋宫宴大臣贵女,世家公子,全部云集,姐姐若真悄悄想对安平公主做些什么的话?

  这次中秋宴是个极好的机会。

  苏璃这个念头一起,顿时觉得自己应该是猜中了。

  否则一向都不去宫宴的姐姐,今年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只是令她好奇的另外一个问题也来了。

  姐姐故意捧着那安平公主这么多年,怎的突然就决定要对她动手了?

  这中间是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吗?

  心中没有头绪,她只得继续再往更深处想。

  想着想着,思绪便拐到姐姐和安平公主最近一次的见面时间上来了。

  姐姐每次出门都会跟她打一声招呼,因此是什么时候来着?

  两天前!姐姐喝醉酒的前一天!

  那天两人聊了什么,姐姐回来并没有提及。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却跑出去喝酒了。

  因此苏璃断定,那安平定是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了姐姐。

  所以姐姐昨儿个才去买的醉。

  心中有了决断,但是她又不敢那么直白的问出来,怎么办?

  那就委婉点。

  于是她便非常迂(直)回(白)的问道:“姐姐,你在宫宴上安排了什么好戏码?可否提前告知一二?”

  面对苏璃的试探,苏漠并未接茬,转而问了一句:“昨儿是你找回的我?”

  见苏漠回避,苏璃瘪了瘪嘴,觉得有些无趣。

  有些不高兴的回道:“我倒是想,但是也得有人给我机会才行。”

  苏漠心中有些诧异,居然不是小璃儿,那会是谁?

  “有人?”

  苏璃诧异,姐姐不知道?

  “是你那个便宜师傅啊。”

  苏漠听罢,轻笑了一声,带着些许嘲讽的味道。

  “他居然没把我丢进河里?”

  活久见啊!

  苏璃一听乐了,自家姐姐对她那个便宜师傅的印象是有多差啊?

  明明背地里救了那么多次,居然一次都没让姐姐知道过?

  她真的是不知道该说那个独孤宸是个深藏功与名的好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