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一章:别着急哭丧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7 2021-04-30 18:22:29

  他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将自己眼中的担忧深藏,关切的问起了苏漠,遇袭那日的情况。

  “那日你和程言出城踏青,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最后一个被安平公主救走,一个浑身是血被陌生男人抱了回来。

  苏易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那日独孤宸敲响苏府的后门。

  管家一开门,便瞧见一个俊俏的公子,抱着他家大小姐。

  当时管家差一点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

  因为那俊俏公子明明一身银衣,外衫上却染满了红色。

  加上苏漠紧闭着双眸,手无力的垂着。

  管家第一个念头便以为苏漠去了,差点哭了出来。

  结果还是独孤宸拦住了他。

  “人还没死,别着急哭丧。”

  管家已经到喉间的声音,硬生生的又憋了回去,憋的他满脸通红,一阵猛咳。

  过了一会儿,管家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这才将独孤宸请进了门。

  “公子,快快请进。”

  “快快请进。”

  独孤宸抱着人进了门,四下打量了一番,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的闲杂人。

  便出言问道:“你家小姐院子在哪?”

  他之所以抱着苏漠走后门,便是顾虑到苏漠的名声问题。

  程言被公主带回这消息已经够人津津乐道一阵了。

  苏漠再被一个男人抱回来,不消多想,接下来很一段时间各种版本的流言便会围绕着这二人展开。

  他可不想被人深挖。

  管家指明了方向,随后想了想,还是亲自带这位公子过去大小姐的院子比较好。

  一路上越走越偏,独孤宸眉头一皱。

  管家发现后连忙解释道:“这条路更近,而且不会经过夫人的院子,也不用担心被夫人,发现大小姐受了伤。”

  独孤宸更加不解,他若猜的不错。

  这个管家口中的夫人,应该是苏漠的生母吧。

  为何要绕着苏漠母亲的院子走。

  “我家夫人身体不好,所以一般我们老爷,小姐有个头疼脑热,身体不适,什么的都会避着夫人些,以免她知道了担心,从而影响了自身修养。”

  经管家这般说,独孤宸想起了。

  素闻苏易的妻子身子孱弱,看来并不是谣传。

  两人说话间,便到了瑾院外。

  独孤宸战院门口站定,惹得管家一愣。

  随后管家便听到独孤宸吩咐道:“你现在去请一个口风严,治外伤医术好的大夫回来。”

  如此发号司令的模样,丝毫没拿自己当外人,仿佛他就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此时管家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连连应下后,连院子都没进,又跑去安排人请大夫的请大夫,通知老爷和二小姐的。

  等他把该做的事儿都安排妥当之后,回味着独孤宸的话,这才反应过来。

  这里是苏府,他怎么就被一个外人指使了。

  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瑾院,独孤宸刚将苏漠放到她的床上,得到消息的苏易和苏璃,便先后赶了过来。

  听着他们紊乱的呼吸,这两人该是急急忙忙跑过来的。

  苏易一丝不苟的发丝都些微乱了。

  他们父女二人看了看床上昏迷着的苏漠,又看了看独孤宸。

  苏易迟疑的问道:“这位公子,不知小女这是....”怎么了?

  苏漠的内伤,回来之前独孤宸已经帮她治过了。

  外伤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所以现在苏漠的伤口,看上去并没有刚开始那般骇人,但是也仅限于看上去。

  “令爱之事,还是等她醒了之后,亲自说与你们听吧。”

  独孤宸说罢,便转身往外走去。

  多说也无意,苏易作为‘前朝尚书令’能安稳的活到今天,并稳坐自己礼部尚书的职位,也并非善茬,他心中也自然会有所顾忌。

  独孤宸既然不愿说,苏易也未在再继续追问。

  他对着独孤宸拱手作了一个揖。

  感激道:“不知公子,姓甚名谁,是哪家的公子,今日小女的救命之恩,改日等小女恢复,苏某定当带着小女亲自上门答谢。”

  半响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最后却是苏璃开口道:“爹爹,那人已经走了。”

  苏易作揖的动作一僵,随后站直了身子,盯着已空无一人的院子。

  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方才那人的轮廓,他总觉得有几分眼熟。

  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却又想不起,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而这时,管家叫人找来大夫刚好进门,打断了苏易的思绪

  大夫姓郑,与苏家也是有些交情的。

  平日苏府里的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也都是他上门问诊开的药。

  郑大夫简单的与苏易打了个招呼,便走到苏漠的床前。

  正准备给苏漠号脉的郑大夫。

  无意之中瞧见苏漠右肩的不寻常之处,把脉的手迟疑了一下

  然后便朝着苏漠肩上那处伸了手过去,刚一触及衣物,便摸到了一手粘稠。

  行医多年,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郑大夫的面上多了些凝重,以他从医多年的经验来看,只怕是这处的伤势不轻。

  处理的不及时,有可能会伤及性命

  他回首看了苏易一眼,苏易顿时面色一僵。

  苏璃见状便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关上了苏漠闺房的门。

  等苏璃做完这一切,郑大夫这才开口说道。

  “大小姐右肩上的伤势很重,恐怕以后会已伤了筋骨,以后恐怕...”

  郑大夫不敢轻易下决定,但是一个断句便能说明一切。

  苏易的面色,已经可以用十分难看来形容。

  苏璃却是满脸的不信。

  她上前去放下床帏,隔开了苏易和郑大夫。

  随后伸手解开了苏漠的衣衫。

  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

  以往白皙光滑的肌肤上,此时却布满了各种刀伤剑伤,而右肩上的伤口跟苏大夫的猜测几乎一模一样,仔细一看都能看到里边的筋骨。

  “怎么会这样!”

  苏璃忍不住,留下了两行泪。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画面,这些伤以后若是留了疤怎么办?

  若是程言因为姐姐身上的疤,而厌弃她怎么办?

  晌午出门时,人都还好好的,不过短短几个时辰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在过去的几个时辰里,她姐姐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璃捂着嘴颤抖着手,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是很快她又冷静了下来。

  眼下不是她哭的时候,给姐姐治伤才是最要紧的。

  但是若让她知道是谁将她姐姐害成这样的,她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简短的哭过之后,苏璃整理好自己情绪。

  她替苏漠整理好了衣衫,随后为她盖上被子。

  之后便掀帘走了出去。

  她脸上残留的泪痕,让郑大夫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苏璃走到一边,将自己方才的所见,都一一讲给了郑大夫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