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京有美人儿

第十九章:将这手砍掉?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27 2021-04-28 18:01:29

  结果还是无用功,她有些颓然的低下头。

  “看来是说不出来的话了,那你究竟是想还是不想呢?”

  苏漠感知到那道慵懒的声音,离自己又近了几分,一双银靴再次出现在她眼前。

  她闻到了一丝清甜好闻的香气,脑子又恢复了几丝清明。

  “救...我...”两字,声音小若蚊蝇。

  却已经耗尽了苏漠的大半力气,接着她用自己仅剩的力气,抓住了那人的衣袍。

  随后整个人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独孤宸轻皱着眉看着苏漠抓住自己衣袍的手。

  他试着将自己衣角从苏漠手中扯出来,奈何苏漠抓的很紧,他试了几次都未成功。

  他不由得觉得有几分好笑。

  苏漠这手如柔荑,肤若凝脂。

  世人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样的双手,竟以一己之力屠尽了,那些来截杀她的黑衣人

  可是眼下也是这只手,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角,让他怎么也挣脱不了。

  于是心中便合计了起来。

  他是将这手砍掉呢?

  还是砍掉呢?

  还是砍掉呢?

  他其实很早就来了,从苏漠逃到这里开始,或者说从苏漠和程言遇袭开始,他便在了。

  本以为会看到一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画面,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两人不离不弃互相扶持的画面。

  这让他的内心有片刻的扭曲。

  于是他出了手,他弄晕了程言。

  这一次,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怎么选。

  没曾想,苏漠居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带走了程言。

  因此还肩中一剑。

  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他从小见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他也见惯了上一秒还对你笑脸相迎的人,下一秒对你刀剑相向。

  他见多了人心的丑恶,人性的虚伪。

  苏漠这样的,他第一次见。

  他看着苏漠拼尽全力去救程言的模样,他没想到那样小小的身躯,居然有那般大的爆发力。

  他几次都以为苏漠,会死在黑衣人的剑下,没想到最后她都挺了过来,还将那些黑衣人全都尽数诛杀。

  而她的那副坚毅的模样,勾起了他有些久远的记忆。

  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个女孩也为他做过类似的事儿。

  若是那个女孩还活着的话,她应该也如这个女人这般大了。

  想着想着,苏漠的身影,渐渐的和那个女孩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就在独孤宸思考着,要不要出手救苏漠的时候。

  他听到了马车声。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给苏漠闻了闻解迷药的解药。

  然后躲到了茂密的树干上,静待事情的发展。

  真是没想到啊!

  路过的那伙人的领头人,居然跟这个女人有仇。

  救走了她的未婚夫,留下了她。

  同时他也知道了她的名字。

  苏漠!

  是苏易那个老狐狸的女儿。

  独孤宸心想,经历了这样的事儿,她总该死心认命了吧?

  结果她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大小姐,竟如此的不服输。

  他看着她一次次的尝试着爬起来,可是最终又重新跌了回去了。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尝试着,坚持着。

  最终他一个没忍住,开了口。

  然后便就变成了现在这幅光景。

  独孤宸沉吟了半晌,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动手砍下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

  他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打开后将里面的药粉撒在了苏漠身上。

  很快苏漠原本还血流不止的肩膀,便不再往外流血。

  他又简单的替苏漠止住了身上的血,随后打了一个呼哨,一匹黑色的骏马从密林深处跑了出来。

  他将苏漠从地上抱了起来,移动的过程中牵动了伤口,痛的她眉头直皱。

  这一个细微的表情无疑取悦了独孤宸。

  前面瞧着她这般能忍,还以为是个不会痛的。

  没想到昏迷了倒是漏露出了常态。

  他将苏漠放到马背上,低头一看自己价值不菲的银袍,上染满了红色。

  这样进城,恐怕是会被拦下来的。

  于是他先将苏漠安置好在了马背上,随后走向黑衣人。

  从袖中落出一柄精致的匕首,紧接着便听到“噗”“噗”“噗”的声响。

  是匕首插进肉里的声音。

  独孤宸竟然用那些黑衣人的血,将自己外袍全都染成了大红色。

  染完之后,独孤宸发现这样艳丽的颜色,染在他的袍子上,让他穿着看上去似乎也还不错。

  .....

  等等苏漠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七日之后。

  她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躺在自己闺房的床上。

  不由得惊讶于自己居然还活着,她回想着自己最后的记忆,她好似抓住了一个人是衣摆,是那个人救的自己吗?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动了动自己的脖子。

  一转头便瞧见,床头趴着蓬头垢面的苏璃,而床尾则靠着因为好些天没休息好,而苍老了好几岁的苏易。

  她动了动嘴,喊了一句:“爹。”

  嘶哑的声音一出,未把苏易和苏璃叫醒。

  倒是一个穿着红衣的陌生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独孤宸看着醒来的苏漠,面上挂着浅薄的笑意。

  “你醒了。”

  慵懒的声音,让苏漠一下便想起了他是谁,只是她没想到那个男人模样,竟是这般的出众。

  “谢谢你救了我。”

  苏漠的喉咙有些发干,说完话之后,还下意识的咽了好几次口水。

  哪知独孤宸却带着几分凉薄说道:“你别谢的太早,救你我是有条件的。”

  手上却是十分体贴的喂了苏漠一杯水。

  苏漠喝完水,眼里对独孤宸多了几分感激。

  “不知阁下的条件是什么?”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他于自己是救命之恩。

  有条件,索要报酬都是正常的。

  独孤宸放下茶盏,看着苏漠非常认真的说道:“我要你。”

  苏漠一顿,刚想说:抱歉,我已有婚配。

  便听到独孤宸又说:“我叫独孤宸,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师傅了,你是我救的,所以你的这条命便是我的,你明白了吗?”

  苏漠愣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明白了。”

  看上去竟然有些呆呆的,这副模样无疑取悦到了独孤宸。

  惹得他面上多了几分真心的笑意。

  苏漠见了,有些窘迫的动了动身子。

  这不动还好,一动钻心疼向她袭来,一瞬间疼的她眼角都有了泪。

  让她下意识的痛呼出了声。

  这一举动,顿时让独孤宸将面上浅薄的笑意又收了回去。

  一想到她这伤的由来,独孤宸心情变得有几分恶劣。

  说出口的话也带着几分冷漠。

  “你的右手废了。”

  替苏漠治伤的时候,独孤宸便发现了。

  苏漠全身最为严重的伤,便是右肩上那一处。

  动手的那人若是再多几分力道,苏漠的整条手臂就被砍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