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京有美人儿

第十七章:要最烈的酒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8 2021-04-26 15:26:11

  随即又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童景弋那家伙明明说过我眼神很好的,我不可能看错的。”

  呸呸呸,为什么要想起那家伙。

  快走开,快走开,童景弋你这个大坏蛋,快从我的脑子里走开!

  城楼上,苏漠眼下正躲在城墙后面。

  她没想到那程诺的眼力居然如此之好,这么远的距离都能被她发现,看来是一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这时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走了过来。

  “苏小姐,您要办的事儿,办好了吗?待会儿巡逻的侍卫就要上来了。”

  这个男人是城楼守卫军中的一个侍卫长,当初承了苏漠的恩情。

  半个时辰前,苏漠来找他,说自己想上来城楼瞧瞧。

  他权衡一番之后心想:她孤身一人到此,上下也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应该不会节外生枝。

  便带她上了城墙。

  因为他知道,只要这苏家小姐愿意,她有的是办法上去。

  之所以找上他,大约也是知道了轮到他当值,不愿给他惹麻烦。

  苏漠礼貌回应着:“我这边事情已经办妥,多谢柳大哥的通融。”

  而这时的苏漠,哪里还有平日半分嚣张跋扈的模样?

  那位柳大哥见状,连忙摆手道:“苏小姐客气了。”

  苏漠微微颔首道了一句:“告辞。”

  柳侍卫拱手作揖,目送她离去。

  “苏小姐,慢走。”

  苏漠离开城楼时,将军府一行人的车驾刚好抵达城内。

  而程言和程诺不知为何掉队没有跟上来,因此便错过了这一次与苏漠的碰面。

  马车里的上官菀,掀开了马车帘,观望多年不见的盛京城时。

  正好看到了街角处苏漠的背影。

  虽然五年没见,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苏漠的身影。

  到底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又怎会不认识。

  她想开口叫住她。

  但是一想到自己儿子做的那件糟心事儿。

  最终还是没能开口。

  马车旁的程远,发现了自己的夫人异样,靠过去关切的问道:“夫人,怎么了?”

  上官菀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提起她刚刚看见了谁。

  苏漠走在大街上,现在的时辰还尚早,左右两边有许多的商铺还未开门。

  一路走到街尾,苏漠在一排酒坊前停了下来。

  她上前去叩响了其中一家酒坊的大门。

  不多时里面传出一句瓮声瓮气的:“谁啊?”

  “苏漠。”

  里面的人一听名字,虎躯一震,本来还有些混沌的脑子,马上便清醒了过来。

  他连忙打开了酒坊的门,面上堆着笑意问道:“苏小姐,这大清早的有何吩咐啊?”

  苏漠言简意骇的吐出了两个字:“买酒。”

  酒坊伙计笑容一僵。

  “那苏小姐,今儿要买什么酒?”

  “最烈的。”

  酒坊的伙计,一边把苏漠迎了进去,一边心中疑狐。

  这苏大小姐今儿的情绪不大对啊!

  以往他若问苏漠有何吩咐,苏漠定会笑嘻嘻的说:你这问题问的好生没道理,你这是酒坊,我登你酒坊的门,你说我有什么吩咐?

  而他若问她要买什么酒,她都会挑最贵的。

  今儿居然一反常态。

  看来是遇到了什么,连她苏大小姐都解决不了的烦心事了吧!

  伙计面上的反应,苏漠瞧的分明。

  心中苦笑:瞧自己这情绪外露的,随随便便一个普通人都看出来她现在心情很不好了。

  很快伙计便为苏漠盛好了一壶酒。

  苏漠给了银子接过酒,一掂量比平日里还多了二两。

  苏漠也没多说什么,转而又从怀里掏出多余的酒钱,扔给了伙计。

  伙计本想还在说点什么,结果苏漠扬了扬手中的酒壶。

  道了一句:“多谢。”

  然后转身便走了,动作之潇洒。

  伙计本不是要多收苏漠酒钱的意思,但是他瞧着苏漠走的坚决。

  便把快到嘴边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的话。

  随即叮嘱了一句:“苏小姐,那酒烈的很,您可悠着点。”

  苏漠背着他挥了挥手,然后踏出了酒坊。

  盛京城里很多小商贩,多多少少都受过一点苏漠的恩惠。

  因此每次苏漠找他们这些人买东西的时候。

  大家都会给她多些斤两,或者少收钱。

  但是每次苏漠都会分号不差的将少收的钱补回去。

  他们这些人做的生意都是薄利,所以苏漠从来不占他们便宜。

  出了酒坊,苏漠提着酒一下有些迷茫了。

  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哪儿.....

  回家?

  肯定是不行的,爹爹瞧见她喝酒,定然会狠狠的揍她一顿。

  眼下既然时间还早,那就便随便走走吧,走到哪里算哪里。

  决定好了以后,苏漠便打开了酒壶,喝了一口。

  她顿时觉得从喉咙到胸口一道火辣辣的疼。

  心道:这酒确实够烈!

  半个时辰后,回过神来的苏漠。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竟忍不住笑了出来了。

  笑着笑着,眼角便有泪流了下来。

  她手中的美酒还剩下大半壶,但是苏漠明显已经有些醉了。

  她步伐阑珊的走到一颗柏树下,靠着它坐了下来。

  也就是在这里,她丢掉了半条命。

  也是在这里,她被路过的独孤宸救下了。

  五年前,苏家和程家还没决裂,她还是程言的未婚妻。

  那是一个与今日天气差不多的秋日,她和程言出城游玩。

  却在回城路上,突遭神秘黑衣人袭击。

  苏漠和程言联合反抗,眼见着占据了上风,没想到那些黑衣人居然使了阴招。

  她和程言双双中了招。

  大约是她中招程度略轻,所以程言昏迷后,她的脑子依旧还保持着几分清醒。

  她带着昏迷的程言,冒着事后右手可能会残废的风险,来换取了两人逃跑的机会。

  跑到这里时,她身体的承受能力也到了极限,然黑衣人并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很快便追了上来。

  瞧着眼前的阵势,苏漠心知是跑不掉了。

  不如拼一拼,没准儿还有生还的机会。

  她偏头看了看靠着自己昏迷不醒的程言,一直带着他反击肯定是不行的。

  她戒备的看着那些黑衣人,然后缓缓后退。

  直到退到一颗树下,她放下程言。

  然后用自己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拿起了剑,与黑衣人拼杀在一起。

  她自小练剑,练的便是双手。

  所以尽管自己现在右手受伤了,她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只不过就是武力值打了一些折扣。

  到底双拳难敌四手,黑衣人的攻势越来越猛,仿佛今天不取她和程言性命誓不罢休。

  很快苏漠便被打的节节败退,她的身上也多了很多道伤口。

  反观程言除了全身沾上了些许血迹,连一跟头发丝都没少。

  右肩很痛,身上也很痛,感觉她随时都会被人一刀了解了性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