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京有美人儿

第十章:话都白说了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8 2021-04-19 21:51:17

  “虽是歪打正着,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苏璃跟着附和。

  “就是,就是。”

  苏漠看着她们都这么般说,长叹一口气后,换上一副得意的表情。

  “行吧,我就是这么的未卜先知,小璃你服不服?”

  苏璃连连作揖。

  “服服服,妹妹对姐姐从来都是心服口服!”

  苏漠瞧着苏璃那样,没忍住笑了出来。

  苏璃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最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苏易看她们笑的这般开心,也被感染到了,面上多了几丝笑意。

  姐妹二人一番打诨插科之后,苏漠突然想起一桩事儿。

  “爹,我记得再有半个月就是中秋了,今年的宫宴…”

  以往她被关了“禁闭”,都是由苏璃一人进的宫。

  今年她改变主意,想去瞧上一瞧了。

  苏漠的话还没说完,苏易一下便明白了女儿的心思了。

  “前几日,我已经吩咐下去给你们赶制华服了。”

  苏漠不知道,其实华服每年苏易都会命人准备好双份,只是每年苏漠都没用上。

  今年难得她主动想去,苏易决定回头要去叮嘱绣娘,让她们将花样绣的再精美些。

  苏漠则有些诧异,这事儿一向不都是小璃操持的么?

  今年爹爹居然想在了小璃前头了。

  不过诧异归诧异,恩还是要感的。

  只见苏漠单手抱拳,一句“谢谢爹。”就要说出口了。

  苏璃见了及时干咳一声,苏漠这才讪讪的收回手。

  改为微微福了福身。

  苏易扶起了她,面上多了些严肃

  “到时候记得克制点,你可别玩的太过。”

  自己的女儿自己还不清楚?

  那里是那种单纯想去凑热闹的性子。

  苏漠唇角轻佻。

  “放心,女儿有分寸。”。

  只是那表情却甚是玩味,看上去毫无可信之处。

  苏易觉着自己前面那句话,怕是白说了。

  确定了中秋赴宴的一些事宜,苏漠突然想起,自己还忘了一桩事儿。

  “小璃,今日食全坊的损失,回头记得好好算算,怎么着也得扒下太师府的一层皮,顺便给那霍大公子长点记性。”

  虽然她没能对霍庆下去手,但是并不代表她就这么放过了他。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来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她这个好人还没做到位呢。

  “姐姐放心,妹妹明白。”

  苏璃说完,姐妹俩相视一笑,给了彼此一个你懂的眼神。

  苏易看着自己这两个女儿算计的小眼神,轻叹了一口气:都是自己养的,姑且纵着吧。

  太师府。

  被苏漠欺负狠了的霍庆,一回到府里,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卧房里。

  就连在回房的路上,碰上他娘亲刘氏叫他,他都没应。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躲起来,躲起来,苏漠太可怕了。

  刘氏察觉到自己的儿子明显很不对劲,立即让管家找来今日陪霍庆出府的那些护院。

  前院里,今日陪着霍庆出门的那些护院,一个个都歪七扭八的站着。

  刘氏光瞧着他们这副模样,面色便已十分难看了。

  一旁的王管家见了连忙呵斥道:“你们一个个的,这样成何体统,还不快快站好。”

  这些人都是太师府,花大价钱从外面请回来的看家护院,都是有些拳脚功夫的。

  眼下一个个的,不是抱着肚子,就是捂着手臂的,委实是难看了些。

  那些护院也是有苦说不出,那里是他们不想站好?而是他们身上到现在都还痛着呢!

  那个苏漠邪性的,给他们一个个打成这样,却是一点外伤也没留。

  王管家一番呵斥后,发现一点效果也没有,当下脸色也是难堪的紧。

  这时,站在最边缘的,一个相对瘦一些的护院站了出来。

  “夫人,王管家,不是我们想这般,而是…”

  他们一大群男人,被一个女人教训成这样,说出去也忒丢人了。

  刘氏一点都不关心他们经历了什么,在她眼里这些人的命,加起来都没有她的宝贝庆儿来的重要。

  眼下有人站出来开了口,她也不继续沉默着了。

  “大少爷,今日出门可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回夫人的话,少爷去食全坊用膳时,碰上了苏府的小姐。”

  刘氏心一抖。

  “那个苏府?哪个小姐?”

  这个盛京叫的上名号的苏府,只有一家。

  礼部尚书府。

  虽然那苏易的官位,比她家老爷还低上几级。

  但是却不是个能小觑的。

  十几年前,那苏易不过才弱冠之年,便已官拜尚书令。

  后来新皇登基,他被毫无征兆的直接从正二品,贬到了正三品做了礼部尚书。

  这一做便是十多年。

  她家老爷都从谏议大夫升到了太子太师,他还在礼部尚书这个职位上扎根。

  这么多年,苏易不是没有建树,只是每一次皇上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亦或是将苏易的功劳,安插在别人身上。

  以至于朝堂里下到九品的芝麻官都知道,皇上在刻意打压礼部尚书。

  可是却没有人因此而轻视苏易半分。

  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在皇上的刻意打压下,活上十多年。

  再反观这个苏易,也是个奇人。

  对于皇上的刻意打压,他统统当做看不见,乐乐呵呵的做着自己的礼部尚书。

  也不知是该夸他心态好,还是脑子不好。

  而这个苏府的那两位小姐,在她们这些官家家眷里的名声,都不太好。

  大小姐苏漠,那模样虽生的不差,性子不招人喜欢,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厮混,谁知道她还是不是完璧之身。

  二小姐苏璃,倒是贤良淑德,可是她有一个那样的姐姐,自然也是无好人家,敢上门去求娶的。

  她的庆儿若是碰上的是那苏璃到不用太担心,就怕碰上的是那个喜欢惹是生非的苏漠。

  “听旁人说,那女子是礼部尚书府的大小姐。”

  刘氏听罢,差点一下没站稳。

  还真是那个苏漠!

  刘氏沉默了半晌,这才挥了挥手,王管家连忙示意那些护院下去。

  众人散去,王管家看着还没缓过神来的刘氏。

  小声唤了几声:“夫人。”

  刘氏这才缓过劲儿来。

  “老爷在哪?”

  王管家瞧着刘氏的样子,满心疑虑,面上却是丝毫没有怠慢。

  “老爷还未回来。”

  王管家的话音刚落,霍启明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霍启明年逾四十,身形看上去比较瘦弱,本来看上去该是个精明干练的小老头,但是被那深陷下的眼窝拖了后腿,硬生生的给他添了几分奸猾小人形象。

  他踏进府内的步子十分轻快,再结合他面上久久没落下去的笑意。

  想来前不久,又受人吹捧了。

  这不,人还未到刘氏面前,声音已经先到了。

  “夫人。”

  “夫人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