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穿书后女配不玩了

勾结魔族8

穿书后女配不玩了 莫青衫湿 2569 2021-05-08 23:57:29

  “帮我?”

  月烟不太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

  “没错,帮你实现你想要的一切,包括爱情和其他~”

  黑袍人循循利诱,声音似蛊惑人心一般,不断引诱月烟进入那无底的深渊。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没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你不要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

  月烟一阵嗤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难道你就甘心情愿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他人成双成对吗?”

  黑袍人见状,不禁出声劝阻月烟,企图让她回心转意。

  月烟闻言,虚晃的脚步蓦然停顿一下,蹙了蹙眉,眼中泛起一阵冰霜,“你跟踪我?”

  “我没必要跟踪你,而是你的表情出卖了你罢了!”

  黑袍蒙面人双手交叉,一副对于偷窥跟踪的行为不屑一顾的模样,不由得让月烟松了一口气,眼中的寒冰冷冽渐渐消融。

  “老娘怎么样,关你屁事!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月烟直接怼了那个黑袍蒙面人,一点都不接受他的好心帮助。

  “你……你想好了,随时都可以来这里找我,这个东西你拿着,有合作的意图时,可以吹响这个骨哨。”

  那个神秘人直接丢了一个精致的骨哨给月烟,便化成一团黑雾,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呀!有病就是治,干嘛发神经!”

  月烟瞧着手中的骨哨,满脸不屑的将其丢在地上,转头离去。

  却不想,那个骨哨如同被施了魔咒一般,紧紧跟随着月烟,任由月烟怎么甩,就是甩不掉。

  月烟不得不放弃挣扎,认命似的将那个骨哨收了起来,放进袖兜里。

  夜色渐渐浓重,四周寂寥无人,只有几只乌鸦在树梢上啼叫,那时不时一股凉飕飕的阴风朝她袭来,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不禁搓了搓双臂,抖了抖全身。

  “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看的见,算了,还是回去了!”

  月烟越走越感觉不对劲,便原路返回,回到了大营附近,站在他们三个人的营帐门口,迟迟没有进去!

  月烟有些犹豫,想进又不想进的模样,在营帐前徘徊不定。

  等到她下定决心要进去的时候,里面却传来慕清尘和云轻两个人的对话,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咳咳咳~清尘师兄,我有点担心月烟,我这里没什么大碍,不如你去找一下她吧!都怪我,要不是我,她也不会这样跑了出去……”

  云轻一副为别人着想,温柔善良的模样,愣是让慕清尘心中一软,语气也温和许多,“你这里需要人照顾,你不用管她,她自己跑出去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慕清尘贴心的安慰云轻,不让她为月烟的事情操心,还不忘一顿数落月烟不懂事,不顾大局等等……

  “可是……”

  云轻还是有些不死心的提起月烟,这明显是在火上浇油,慕清尘不由得越来越讨厌月烟,甚至是厌恶,一阵恼火的打断了云轻话。

  “好了,云轻,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她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都是她自作自受,你也不要觉得愧疚。全当是给她一个教训好了!”

  门口的月烟听闻慕清尘这样子说,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涩,十指紧紧的握在一起,锋利尖锐的指甲直接刺穿她的掌心,鲜艳夺目的一抹红色缓缓滑落在地,宛如一朵盛开在黄泉路旁妖冶无比的彼岸花。

  “呵呵……原来云轻是宝,我是草~可有可无的人罢了~”

  月烟背靠在营帐幕后,轻嘲的笑了笑,一抹晶莹剔透的泪花慢慢地从脸颊上淌过。

  月烟擦拭眼角的泪痕,眼中泛起一抹毁灭天地的狠意,“既然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于是她从怀里掏出那个骨哨,心里一横,吹响了这个骨哨,那个神秘人顿时出现在她的面前,“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

  “别废话,要怎么你才肯帮我?”

  月烟不耐烦的直奔主题,一点废话都不想跟他讲。

  “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快言快语的人,我也不跟你废话,我要天界的布防图。”

  “而与之相对的,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给你几天考虑的时间,要是考虑清楚了,你再来找我……”

  “你就不怕我揭发你?”

  月烟眉眼冷凝,冷冷的盯着面前的这个神秘人说道。

  “我要是怕你揭发我,我现在就不会站在你的跟前,和你这样淡定的说话了!”

  神秘人气定神闲的睨了一眼月烟,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或者说是根本不在乎她的告密,可见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我走了,考虑清楚了,找我。若是三天以后,你还是没有想清楚,那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合作了!”

  话音刚落,月烟还没反应过来,神秘人就消失不见了。

  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

  月烟低头思索一番,手里的骨哨捏紧几分,眸子里闪烁着若有似无的光芒,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一想到清尘师兄对她置之不理和可有可无的态度,那股犹豫不决的心态瞬间发生了改变。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只是顺应自然法则罢了!

  月烟深吸一口气,不断安慰说服自己的内心,努力去接受那个条件。

  天意难违,我只是顺应罢了……

  于是月烟恢复原来的状态,回到了营帐里。

  “月烟,你回来了,我都快担心死了~”

  云轻一见到月烟回来,高兴得都差点要从床上起来,只是还没有动作,就被慕清尘给按了回去。

  “你身上还有伤,别乱动~”

  慕清尘温润如玉的提醒云轻,眼神充满了担忧的神情,这一幕都被月烟收在眼底,瞬间神色变得晦暗不明。

  云轻身上的伤早已好的七七八八了,而她现在受的伤可比她重多了,也没见到清尘师兄对她和颜悦色一回。

  “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要不管不顾,直接一走了之了呢!”

  慕清尘板着张冷脸,对着月烟一顿训斥,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留。

  “清尘师兄,月烟,她知道错了,你就饶了她这一回吧!”

  云轻于心不忍,出言相劝,却被月烟给记恨上了。

  切,假好心……

  “这次我就看在云轻得份上,饶了你这一次,要是还有下次,那就由师尊来责罚,你自己耗子尾汁~”

  慕清尘处理完这一堆糟心事后,便出了帐门,想要去碰碰运气,能不能遇见苏灿,他想知道他和苏小小到底有没有关系。

  慕清尘绕了一圈,愣是没有见到她的踪影,不得不询问在场的士兵,得知她跟随凌霄上神一同前往查看四周环境了,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不由失落败兴而归。

  而当事人正犯难着,怎么处理脚边这一小团东西,“我说,你不用跟着我,我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上仙,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我吃的少,不挑食,很好养活的!而且你的救命之恩,我应当涌泉相报!”

  那个草木精灵一把鼻涕一把泪求苏小小收了它,那个卑微弱小又无助的模样,凌霄也不禁为它求情一番。

  “小小,我瞧着这精灵绝非凡类,不如你就留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不是吗?”

  草木精灵那双期待又炙热的小眼神看着苏小小,搞得苏小小也好不意思拒绝它,“我可以让你留下我的身边,但是我们约法三章,要是你违背任何一条,你都不要再跟着我!”

  “第一,不得做伤天害理有违天道的事情。第二,不得欺上瞒下。第三,不得做坑蒙拐骗的事情。以前三条,你可能做到?”

  “能,我能做的到!”

  草木精灵立马回答道。

  

莫青衫湿

不要钱的票票来一波~谢谢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