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穿书后女配不玩了

意乱情迷海9

穿书后女配不玩了 莫青衫湿 2541 2021-04-28 23:46:25

  “你是说,墨澜也有心魔?”

  苏小小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白果,似乎在她的心里,墨澜可谓是无所不能的神!

  “瞧你紧张的,哪个人没有心魔?看是否能战胜心魔罢了。”

  这回换成白果漫不经心翘着二郎腿,抬眸瞥了一眼苏小小,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

  真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不~换人着急了!

  “你……说的好像你不着急一样,攻略对象像是死了或许偏离原定轨道,你和我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大家一起玩完了!”

  苏小小好没气的瞪了一眼白果,语气略带威胁说道。

  “呃……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那你还不快想想办法,打开这结界,好赶去帮他~”

  “哦哦,我这就想办法……”

  白果原本还想体会一番当皇帝的感觉,现在倒好,皇帝没当成,还被苏小小这小妮子给拿捏的死死地。

  “不对呀,怎么就被这小妮子给使唤上了?”

  白果坐在空间的杂物房里四处搜寻,找了有一会儿,冷静下来才发现主导权被苏小小给夺了。

  瞬间变得气愤不已,气的心肝脾肺肾都是痛的。

  “白果,你找到方法了没有,墨澜快没了~”

  女人瞧着系统迟迟没有动静,不禁出声催促他一番。

  “催什么催,这不是来了吗!”

  白果恼怒的白了一眼这个满脸笑意的女人,语气极为不友好,都不知道是在气自己脑袋笨还是在气苏小小催他,反正就是心情不好。

  “怎么,你大姨父来了,心情时好时坏的?”

  女人闻言,抬眸瞅了一眼他,琥珀色的眸子在阳光低下,显得格外耀眼醒目,宛如夜空中最亮的星星一般,仅仅是一眼便让人无法忘怀。

  如同黄鹂般清脆明亮的笑声在白果耳边萦绕不绝。

  “你才大姨父呢!丑女人我……懒得理你!”

  白果像是被戳中了心底里埋藏的秘密一般,不太自然的否认事实,傲娇的表情配上扭捏的动作,让苏小小不禁捧腹大笑。

  “哈哈哈~你~笑死我了~”

  女人瞅着他那个变扭的模样,心底里就好想笑,一个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一道凌厉的眼神如一把冰刀子一般,直勾勾的朝她切了过来——这是来自系统小白的死亡凝视。

  不过……他的死亡凝视似乎没有什么卵用,这不,该笑的还在笑个不停!

  “不好意思,我没忍住,你继续~哈哈哈~”

  这是彻底的放开了呀!苏小小滑落在地上,双手不停的捶地,两腿间不断的在晃动,笑的泪水都溢出来了,那真的是一个欢……

  “你还想不想要救你的男人了?”

  白果直接一语中的,笑声顿时嘎然而止……

  对喔!笑着笑着就忘了狗男人的死活了!

  “呃……呵呵!什么叫我的男人,还不是你安排的?现在就把直接责任推卸全都丢给我,你真的是……”

  女人瞬间脑子转了过来,回怼白果,喷得白果头都不敢抬起来。

  “是是是~我错了……”

  小苏苏的攻击力那可不是盖的,劈头盖脸似的让白果举了白旗。

  “那你还不快点,别在这里忙着道歉,等你道完歉人没了,到时候你我都得玩完~”

  苏小小直接打断白果那敷衍了事的道歉,别到时候道歉是道了,人却没了……

  “哦哦,这个或许有用!”

  白果从兜里掏出一架古琴,琴身镌刻一行铭文:十里清风,可抚平一切遗憾。

  “这是?”

  苏小小指着面前这架有历史痕迹的古琴,一脸疑惑的看着白果。

  不是要帮忙吗?拿把古琴出来,好像没什么鸟用。而且现在不是风花雪月对酒弹琴助兴的时候,而是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

  “这是清风~清风是这架古琴的名字!”

  “你拿把琴出来,是想要等对方打赢了,好送上祝贺不成?”

  女人冷哼一声,眉眼轻轻一蹙,心中被气的半死,他这是来帮忙还是来帮倒忙的?

  “你~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白果简单的跟苏小小讲述一番关于这架古琴的来历,然后就直接扔了一本曲谱给她,让她照着上面的曲子弹奏即可破了心魔引。

  她算是听明白了,就是以曲斗曲,干扰小美人鱼的吟唱,这样可以给那个狗男人争取到一定的机会,这样就好办了……

  苏小小扫了一眼那个名为净心的古曲谱,发现这可不好弹,这得考验弹琴者的心境和对曲子的熟悉度,还有弹琴的功底,只要有一样没对的上,那么这曲子就失去原来的作用,甚至可能让弹奏者走火入魔。

  幸夸小时候,她那个魔鬼老妈对她严加管教,虽然在感情上不善于表达,但是在教育这一块,她家的太后可没少管,这不她现在可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没想到会派上用场。

  她小时候弹过比这样更难的,这样的曲子她早已烂熟于心了。

  苏小小轻轻的抚摸着琴弦,琴弦突然就发出一股铮铮的响起,似乎是在回应她一般。

  “它还有琴灵在?”

  女人闻声,侧头看了一眼坑货白果。

  “是的,这是我穿梭时空时,无意间得到的!不过看样子,它挺喜欢你的~”

  白果也没有欺瞒苏小小,直接告诉她这个事情。

  “之前一直放在杂物房里,沉寂了许久,今日又听到它的声音了,或许是碰到对的人了!”

  白果睨了一眼那架古香古色的琴,淡淡的开声道。

  “哎呀,你别问我这问我那份了,婆婆妈妈的,你家狗男人都挂彩了~”

  苏小小欲言又止的模样,让白果一下恼火得很,直接不给她思索的时间,让她赶紧起来干活。

  “好了!”

  女人闻言,抬头扫了一眼墨澜,惊奇的发现他身上出现不少的伤痕,不像是小美人鱼下的手,更像是他为了保持清醒,而自己划破的。

  女人眸光瞬间一闪,凌厉的寒光一扫而过,周身的气息俨然变得充满戾气。

  原本手上弹奏的琴音是那般的轻快,可是渐渐的女人手上频率越来越快,琴音也如金戈铁马一般,充满了刀光剑影,形成无数道光影便蓝瑶划去。

  一道道光影打在礁石上,偌大的礁石瞬间变得粉末,飘散在空中……

  琴声的出现,顿时扭转局面,蓝瑶被打的节节败退,直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墨澜也从心魔引中走了出来,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只是他的脸色泛白,薄唇微抿,手握紧拳头,眼神充满狠厉,带有毁灭六界的坚定。

  苏小小眼看胜败已定,直接冲出法阵,扶着摇摇欲坠的墨澜回到法阵里休息。

  看到墨澜伤势严重,想要为他疗伤,却被他一把拽住了手腕,语气极为焦急,眼神又充满坚定,“别离开我……”

  女人听到这话,瞬间怔了一下,这狗男人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中了心魔引留下的后遗症?

  “好,就算是别人拿刀威胁我,我不会离开你的!”

  女人耐着性子,温柔的安抚着这个不安的男人。

  男人刚微微松开她的手腕,又一把捏紧了她,“你当真不会离开我?”

  “嗯嗯,仙尊,小小怎么会离开你呢?不过当务之急是给你疗伤,你看看你的伤口。”

  血肉一片模糊,清晰到能见到沾血白骨,可谓是伤到底了。

  “这不碍事~小小,你先用捆仙锁将那个小鱼姬给捆起来,为师有事要问她!”

  “仙尊~你的伤……”

  女人不甘心的直跺脚。

  “小小,听话~”

  男人吸气过猛,直接扯到了伤口,猛的一顿咳嗽。

  

莫青衫湿

我的小伙伴们,希望你们会喜欢,可以给莫莫投一章推荐票,或是来一张月票支持一下,也可以收藏一下,让莫莫感觉自己还是有粉丝支持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