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底线下坠

038.空洞

底线下坠 奉一宁 1117 2021-04-29 22:02:11

  “等哥解决了再来给你补生日。”温然心疼的将温绥抱住,轻拍她背以示安慰。

  温绥觉得自己情绪还算可以,至少不像小时候那样只会扑到保姆怀里哭。

  所以她云淡风轻地送温然上车离开,叮嘱他注意安全,把一个妹妹大方得体的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

  S市在一月初的时候下了新年头一场雪,直到现在地面还铺着薄薄的雪,踩进去软绵绵的,温绥一步一脚印深深浅浅走着。

  小区花园的路灯在脚边亮起,她抬头往远处看去,正好看见温然迅速掠过的车尾,打着尾灯逐渐消失在眼底。

  心口的空洞扩大到极致,她痛到忍不住蹲下身,胸腔涌上一片滞涩郁气。

  她揪住衣领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惨白得几乎和路灯有得一比,大脑传来尖锐无比的刺痛,还有人在她耳边嘶吼出声。

  它们又哭又笑,丑陋扭曲的像极了恐怖默片里的荒诞小丑,这些小丑占据她所有思绪,挤压她所剩无几的理智,仿佛要把她扯进它们的世界里去。

  温绥好像看见了自己体内那个洞,它从里到外都是黑的,照不进一丝光。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房间,厨房里的长寿面已经凉了,蛋糕蜡烛还插在上面,而她手里握着火苗已经窜起的打火机。

  微弱火光成了整个阴暗室内唯一的光亮。

  温绥甚至想把打火机扔出去直接爆炸起火算了,这样整个世界都是亮的。

  可她只是想想而已,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她揉了揉蹲的发僵发冷的膝盖,坐到沙发里把蛋糕挪向自己。

  偌大的公寓只剩温绥在,她一个人许愿,一个人吹蜡烛。

  扔在脚边的手机从她点蜡烛开始就一直在响,响到她吹完也没停,温绥深吸口气,一脚踩下去想把手机踩关机,却不知按到哪个键位,电话被猝不及防接通了。

  “姐姐!”

  焦急而慌乱的声音骤然响在耳边,伴随着他轻微喘.息声,让烦躁想切蛋糕的温绥愣在当场。

  盛祁宴叫了一声没听见她回答,就又叫一声:“姐姐,你在家吗?”

  温绥缓过来,揉了揉眉心,眼神漠然的瞥向手机屏幕,看见上面显示的盛祁宴三个字沉默。

  不想说话。

  但她不说,盛祁宴却以为她出事,急的连姐姐都不喊了。

  “温绥,你理理我。”

  但心里还是有点怂,说到最后语气又可怜又奶。

  温绥终于舍得怜惜他一下,捞起手机点开免提,“有事?”

  “有。”

  盛祁宴心底提起的那块石头随着她声音时悄然落地,吸了吸鼻子,轻声笑道:“你有空吗?能不能下来接我一下,保安说我没有业主允许,不能进去。”

  “你在哪?”温绥疑惑。

  “铭鼎公寓。”

  温绥缄默。

  她就住铭鼎公寓,盛祁宴这是从片场跑出来了?

  他似乎挺冷也挺疲惫,清越嗓音含着一丝哑:“剩下的等会再跟你解释,可以先来接我吗...”

  温绥没好气的扔开水果刀,“等着。”

  她连外套都不穿直接下楼,到大门口时就见一抹高挑身影在保安亭阴影里站着,几乎与那片黑融为一体,他脸上戴着口罩和围巾,唯独露出那双琉璃色的眼眸。

  温绥走过去,和保安打了声招呼。

  盛祁宴听闻动静瞬间转过头,捏紧了手里东西。

  

奉一宁

它们哭笑,是幻听。   它们演默剧,是幻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