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底线下坠

032.幼稚

底线下坠 奉一宁 1107 2021-04-26 18:04:51

  盛祁宴认真记笔记,他学习能力很强,基本上温绥说一遍他就能懂,等到所有问题解决了点滴正好打完。

  困到打瞌睡。

  温绥就把被子扔给他,让他先睡会,她要开会了。

  盛祁宴跟护士去看病时就换了件衬衣,单薄到完全挡不住风,所以没拒绝她的好意,裹紧小被子就在沙发上躺下。

  温绥开会的缝隙瞥他一眼,一米八多的大个子沙发根本装不下,他那两条无处安放的长腿只能往前伸,睡得艰难又委屈。

  第二天清晨,盛祁宴被一阵闹钟吵醒,扶着脑袋坐起来一看,面前没人了,茶几上放着一个鸽子闹钟,通体雪白的展着翅膀瞎扑腾,嘴里咿咿呀呀的朝他唱:

  “小白鸽,飞呀飞——”

  “啪”一下关掉闹钟,盛祁宴闭了闭眼,揉着胀痛的额角低声笑了下。

  温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走前搞来这么个憨到没边的闹钟,半点不像她的风格,估计是在讽刺他幼稚。

  -

  悦华传媒总部。

  周振越吊儿郎当的坐着,身上花衬衫花里胡哨的解开两扣子,露出里面二两都没有的肉,翘着的脚一抖一抖。

  “我听说你在T城拍了块地皮,想做什么用?”

  他讲话语调跟人一样流里流气,温绥听得污耳朵,面无表情的把耳朵堵住,她侧过头冷声开口:“能正常说话吗?不能回去先把语言系统练练再来。”

  “嘿,你这张嘴真的不饶人。”

  话是这么说,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把腿放下。

  周振越轻咳两声,语气严肃的说:“就想跟你谈个合作,我有个项目缺地方,正好你有,那不如我们合作一把。”

  “什么项目?”

  “一个实验基地。”

  周家是靠医起家的,祖上出过宫廷御医,后面从宫里出来就自立门户出售药材顺便看病,走到如今也算个老字号。

  这回问她要这块地估计是想研究新药还有新技术。

  温绥懒懒往后靠,指尖漫不经心的夹着一支签字笔转,垂眸盯着周振越,似在考量他话里的商业价值。

  周振越也不着急,和她这种人谈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急。

  当初大院里往来最亲密的几家小孩,现在就属温绥最有出息,而且还是不靠家族自己爬起来的,那手段和魄力他们拍马都赶不上。

  好半响,周振越坐得屁股都痒痒,对面那人才松口。

  “详细内容后面再具体聊,你今天要是没其他事可以走了。”

  周振越目标达成,乐得回去准备策划案,他冲她笑嘻嘻地比了个飞吻,真情实感的喊:“温总我爱你!”

  温绥冷冷睨着他,“爱我就把租金提高点。”

  “那算了,”周振越瞬间收敛,眼神十分认真,“谈钱伤感情,爱是爱,租金是租金,还是得分清的。”

  温绥轻嗤一声,但笑不语。

  周振越说完自己都觉得丢脸,绞尽脑汁思索着要怎么补救,刚想出声,办公室内就响起一阵轻缓的敲门声打断他发言。

  温绥扔开签字笔,扬声道:“进。”

  门打开,她撩了撩眼皮,就见收拾妥当的男生背着包站在门口,天生微翘的唇浅浅勾着,面上是温柔和煦的笑容。

  “嗯?”他目光扫过室内,随后眨了眨眼,语气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奉一宁

盛影帝:我都听见了(微笑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