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底线下坠

029.辩驳

底线下坠 奉一宁 1098 2021-04-25 17:56:53

  “宝贝,你的提议我收到了,但是公司那边还是需要考虑下他的商业价值再做定论,不过我相信你的眼光,期待他的表现。”

  备注是希尔奈登。

  温绥敲着键盘回:“好,我知道了。”

  “有空来F国玩宝贝,我跟施密特先生都十分想念你。”希尔奈登亲切邀请她。

  温绥笑了笑,“有空的话,会的。”

  -

  “我有时候真的不清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和白丸通话的三分钟里,有一半时间都是他在怒气冲冲的质问,“昨天还说自己拎的清,你看看你现在,像是拎的清的样子吗?照片都快爆上热搜了!”

  “她晕在我面前,我不能不管。至于媒体那边,照片我已经买了下来还给了封口费,如果网上出现一丝风影我能直接告他。”盛祁宴面不改色,云淡风轻的口吻差点就把白丸就唬过去。

  他对那几家经常合作的媒体还是有信心,更何况是涉及到温绥,看在温绥面上那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白丸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就是生气,“把人送到就可以了,医院有医生跟姚助理,你在那里做什么?让人过去接你回公寓,明天早起赶飞机。”

  “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孤孤单单的不觉得很过分吗?”盛祁宴很冷静也很固执,“再说了,她是老板,就算为了我自己以后的路,也应该留下啊。”

  从进医院到现在,温绥身边除了一个姚千调外没出现任何熟识的亲人或者朋友,明荣在主持庆功宴可以理解,可她的家人呢?

  姚千调对此也是只字不提。

  白丸沉默,无话可说,他很无奈地叹口气,“祁宴,我知道你一直很懂事,既然已经这样,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下不为例。”

  “嗯,我知道了。”盛祁宴嘴上应着,挂了电话。

  对白丸讲大道理是没用的,他所考虑的出发点都是他,只有把温绥搬出来,用顶头上司施压,顺着他的逻辑走才能说服他。

  盛祁宴抿了抿唇,深吸一口冷气,却将走廊里那些消毒水的刺鼻味道吸进去,他下意识的皱眉,忽然有点想吐。

  就跟五六岁时巷口老爷爷在他被打后给他在伤口上涂的药酒,难闻,像蚂蚁钻入心扉的让人痛痒难受。

  医院里无论什么时候人都很多,盛祁宴下到一楼拿外卖时,门口救护车鸣笛声嘹亮。

  医生跟护士焦急却小心的迅速推着从救护车上下来的病人前进,他看见病床里躺着个小孩,约莫六七岁大,额头磕破一个大口子,正潺潺流着血,十分恐怖的糊了满脸。

  与之相比较的,是稍晚进来的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女的面容冷漠眉头紧锁和男的吵架。

  从言语中听出,是男的吵闹到最激烈时把孩子给无意砸伤,如今要闹离婚,声大如钟,完全没有一丝愧疚的样子。

  整个大厅排队的人都被吸引了视线,纷纷和周围人讨论着,什么夫妻冷血薄情,孩子可怜。

  但孩子懂什么,他只能孤立无助的躺在病床上,等着父母宣判他的归宿,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盛祁宴只停顿片刻就转回病房,温绥没想到他又回来了,一时有些怔愣,随即语气不悦的问:“你干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