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底线下坠

002.顶流男星夜会情人

底线下坠 奉一宁 2104 2021-04-06 15:20:53

  冷水劈头盖脸的浇下。

  盛祁宴被淋的懵了瞬间,混沌的意识恢复几分清明,他略显僵硬的转过头,猝不及防的撞进一双黝黑深邃的凤眸里。

  对方眉梢轻挑,双手环胸。

  “在这泡着吧,什么时候清醒了就自己离开。”

  温绥乐得陪这些自荐枕席的人玩,双方各取所需,这种花花钱就能买来的快乐,她最喜欢了。

  但她玩得开不代表她就要睡。

  盯着在浴缸里难耐翻身的男生,温绥丝毫不为所动,转身走出浴室。

  听见外间的关门声,盛祁宴瞥向蠢蠢欲.动的某处,面上潮红尽数褪去变得惨白一片,他皱着眉,有些难受的撑住额头。

  《天下局》男主一角,是他从电视剧转型到电影的的重要角色,为了前程,他没有办法,只能磕了药,拿到温绥的房卡,来爬她的床。

  反正他什么苦都吃过了,再出卖.身.体又怎样,只要能获得钱权,他什么都舍得。

  -

  套房里还有其他房间,温绥随便挑了间洗漱睡觉,至于还泡在浴缸里那位不归她管。

  半梦半醒间,她做了个冗长又过分真实的梦,真实的让她差点醒不过来。

  她梦见自己躺在柔软的水床上,衣襟敞开,柔软的青丝扫过锁骨掀起阵阵酥痒,身上压着什么重物,沉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伸手想去扒拉开,指尖却触到一片滑溜又细腻到过分的皮肤。

  温绥顿时清醒,五指一收拽住掌心银丝,将他从身上拽起来,一字一顿的冷声道:“滚下去!”

  盛祁宴双眼发红,在酒精跟药物的双重作用下,体内血液沸腾叫嚣,气息彻底躁动,他不顾头皮的疼痛使劲往温绥身上凑,张口就是沙哑的音调。

  “姐姐...帮帮我好不好,我好热...温总,帮帮我...”

  温绥眼神冷然淬冰,偏头避开他的唇,感觉像抱着一团火,她皱着眉,稍稍往上挪身体,十分不耐烦的侧身去摸床头手机。

  结果伸到一半,那人就贴了上来。

  “温总...”

  他呢喃的张开嘴,一口咬在了她的后颈。

  温绥被他的放肆惊呆了,她愣在原地好半响,在盛祁宴逐渐下滑的缝隙里,终于抬腿,用力一脚将他踹下床。

  盛祁宴被剧痛唤醒片刻,他怔怔的坐在地面,没反应过来。

  温绥连个眼角余光都懒得给他,直接拨通助理的号码,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来伯豪。”

  察觉到周围逐渐升腾的热气,她睨着爬起身又准备靠近的男生,冷静道:“把盛祁宴经纪人也给我叫过来。”

  说完她立马挂断电话利落翻身躲开盛祁宴,任由对方软倒在床上,半张精致侧脸埋进被子里,站在床边,她能听见他哼哼唧唧的喊热。

  烦躁的揉着眉心,又担心盛祁宴会反复爬床,温绥干脆将他一滚,用被子紧紧包裹住,卷成一个春卷。

  除了过程挣扎时抓住温绥手腕啃了几口外,盛祁宴倒是乖乖的任她摆弄。

  所以等助理姚千调带着经纪人过来时,就看见大名鼎鼎的当红顶流十分委屈的缩在被子里无法动弹,而对面温boss一脸阴沉。

  姚千调对此见怪不怪,跟在温绥身边多年,想要攀高枝的人比比皆是,这种事她处理的一回生二回熟。

  而盛祁宴经纪人白丸很紧张,他看了眼男生又小心翼翼的觑向满脸漠然的女人,嘴角抽了抽,艰难牵出一抹笑,“温总,您叫我。”

  温绥接过姚千调递来的袋子,闻言头也不抬,“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不用白丸回答,她自顾自的答下去:

  “自作聪明又掂量不清自己身份,你就是这么带艺人的?”

  白丸脸色一僵。

  想过温绥难搞,但没想到这么难搞。

  可给盛祁宴出主意的确实是他,他没法反驳。

  温绥冷白纤细的手指对准盛祁宴,“五分钟,把他带走。”

  不容拒绝的语气让白丸下意识点头,明明是三十多岁带过两个影帝跟国际女星的金牌经纪人,在她面前却连反抗都不敢。

  见白丸开始动作,温绥留姚千调帮忙,自己转身去换衣服,再出来时,她穿着一身高开叉红丝绒长裙,外面罩着件毛呢风衣,十厘米的高跟鞋踩的地板噔噔作响。

  温boss永远是这么冷艳高傲的形象,与生俱来的压迫气势让白丸控制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弯了弯腰,“那...温总再见。”

  温绥随意摆手,示意他赶紧滚。

  白丸忙不迭拖着男生往外走,结果没多久,他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回来,正好跟要出门的温绥两人撞上。

  一口气没喘匀,他捂住男生哼唧的嘴,急忙道:“温总你们先别下去,楼下有狗仔!”

  两分钟前,他刚跟盛祁宴抵达楼下,还没来得及上保姆车,就被闪光灯给闪了下眼睛,顺着光线看去,他就看见了隐藏在暗处的狗仔!

  作为当今顶流被跟踪是常有之事,但他绝对不能让狗仔们拍到盛祁宴的状态,这要爆出去,铁定上头条。

  而且他们刚走,要是温绥后脚就出现,那今晚热搜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白丸话音刚落,那边姚千调就掏出手机点开微博,果不其然在前十的热搜了,看到了一条写着“顶流男星深夜私会情人”的词条。

  姚千调:“......”情、人?

  她家总裁哪里像情人了?

  温绥似有所察,同样划开手机,在看见那些局部模糊人物清晰的照片时眸子顿时眯起,扯了扯唇露出抹意味不明的笑。

  那是她来酒店前的打扮,说明狗仔早早就在附近蹲着。

  她的八卦娱乐圈天天有,身份摆在这,就算狗仔想拍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承受她的回击,所以这些人为何而来不言而喻。

  就在众人沉默之时,一直靠在白丸肩膀上的男生似嗅到什么香味,他鼻翼翕动,径直甩开白丸,跌跌撞撞的往前。

  白丸吓得睁大眼,“祁宴——”

  “姐姐。”

  清澈剔透的嗓音暗哑无比。

  盛祁宴意识已然模糊,完全是凭借本能的靠近那处沁凉,不断摩挲掌心柔软,他忍不住微微俯身,额头搭在她肩膀上。

  “...难受。”

  男生的体温是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的滚烫,温绥挑起他的下巴,凝视那双氤氲薄雾的眸,觉得不太对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