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底线下坠

底线下坠

奉一宁

  • 短篇

    类型
  • 2021-04-06上架
  • 170062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被放鸽子了

底线下坠 奉一宁 2236 2021-04-06 11:53:12

  温绥被放鸽子了。

  头一回。

  她站在偌大的酒店套房里,S市十二月的天,气温只有2℃,酒店摆设十分冰冷,本该温暖如春的房间也十分冰冷。

  温绥用了两秒的时间接受了她被放鸽子的事实,面对冰冷的房间,她唇边勾出一丝笑,半点温度也没有,从包里翻出手机,找到放她鸽子那位兄弟的电话拨过去。

  “嘟嘟嘟——温总?”

  绵绵的男声透过听筒传来,有些失真。

  换做往日,温绥肯定要逗逗他,但今天她没那个心情,直接开门见山问:“你在哪?”

  对面池枕的声音顿了顿,才又绵又慢的说,“温总抱歉呀,我今晚在外地赶通告,赶不及回去了,等我回去后再好好补偿温总~温总大人大量,就原谅我一回嘛。”

  就挺撒娇的语气,温绥听得毫无表情。

  她垂眸,长长的眼睫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阴影,她手指一点,干净利落的挂断电话,而后随意地在屏幕点了几下。

  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既然人家这么慷慨的把到手的资源推出去,那她又何必纠结。

  在长长的通讯录里慢条斯理地划着,温绥想着今晚约哪位小朋友过来好一点。

  当红小鲜肉?

  不行,太腻了。

  纯情小奶狗?

  也不行,太纯了,逗起来没劲。

  温绥一连否定好几个人选,面对拉了几分钟都没拉到底的通讯录微不可察的叹气。

  最近业务能力降低了?为什么鱼塘里全都是老鱼,没一个能提起她兴趣。

  她又翻了翻,还是没有满意的。

  温绥烦躁的将手机息屏,揉着眉心想:不找就不找,今晚自己过。

  踩着高跟鞋走在地板上,哒哒哒的声音格外清脆,温绥随手将暖气打开,没多久室内的温度开始慢慢攀上,她把包和手机扔到沙发上,脱下高跟换了洗澡用的拖鞋。

  她边往主卧走边挽起头发,临到主卧,脚步微微一顿。

  “哗啦啦——”

  似乎是水流声,在空旷的主卧内回荡着

  绕过满室,清脆的传进温绥的耳朵里。

  有人在洗澡。

  是池枕?那兄弟原来还在?

  温绥指尖微动,眸底掠过一抹轻嗤。

  玩欲擒故纵那一套?

  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到嘴边的肉。

  她倒想看看池枕能给她带来什么惊喜。

  懒洋洋的倚在门边玩手机,温绥静静等里面的人洗完澡。

  几分钟后,淋浴声停了,主卧恢复安静,温绥散漫地操控角色爆了对面人头,结算吃鸡的界面瞬间跳出来,她心情甚好的退到主界面,而后抬头。

  一截冷白清瘦的小腿率先进入眼底。

  温绥眉梢微挑,率先想到的却是他洗澡居然不关紧门,都没开门声。

  现在的年轻人都玩这么骚?

  视线往上,是被浴巾包裹住的身体。

  男人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赤着上半身,他肤色偏白,宽肩窄腰,每一块肌肉都充斥着青春的活力与弹性,起伏有致,线条完美。

  银发湿漉漉搭在额前,往旁边撩开,露出一双琉璃色的眸子,五官俊雅精致,唇形微翘,笑时就如朗月清风。

  总结就是,漂亮的跟个贵公子似的。

  贵公子发尾还在滴水,水珠滑落顺着脖颈落入深陷的锁骨,凝在上面,似珠蕊颤颤巍巍,看起来可怜又性感。

  美色当前,温绥却不紧不慢的开了一局游戏。

  贵公子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又听到类似于游戏的声音,反应过来自己被忽视了也半点都不恼,他勾起好看的唇,软软的笑了一声:“姐姐。”

  温绥挑眉。

  哦,又一个毛遂自荐。

  话说回来池枕好像也是毛遂自荐?可他现在对自己用完就甩不说,估计今晚还抱着哪个下家呢。

  果然男人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

  “五分钟。”

  温绥在主卧沙发落座,两条纤秾合宜的长腿交叠,拖鞋勾在脚尖轻晃,态度和语气都轻挑得不行,“在我游戏结束前,希望能听到合理的理由。”

  五分钟,连个穿衣服时间都不给。

  贵公子脸上表情矜雅得体,闻言轻笑,嗓音清越动听,“好。”

  “温总,我叫盛祁宴,悦华旗下演员。”

  他声音是真的好听,温润中带着点独特的纯澈,没有一贯的低沉,听着就知道是个翩翩少年郎。

  温绥点点头,她捡到一把AWM,开车搭剩下的两个队友往学校赶。

  “...《天下局》的角色对我很重要。”

  学校有人,温绥让队友去摸物资,自己上楼把附近埋伏的人全都解决了。

  “...请温总给我个机会。”

  从学校出去遇上满编队,队友不幸被炸死,温绥跳车藏到一棵树后面,打绷带喝饮料,满状态探头,一枪一个小朋友。

  游戏结束,完美吃鸡。

  虽然时间不止五分钟,但温绥没有半点冷落人的愧疚心,她退出游戏把手机撩在指尖不经心的转,抬起那双凌厉的凤眸看向盛祁宴的脸,慢声问:“天下局?”

  盛祁宴点点头:“是。”

  房间里的暖气已经开启,盛祁宴就算只围着浴巾也不会冷,甚至还有些热,他从没有被人用这么张扬的眼神打量过,脸颊不由得蔓延上一丝热气。

  温绥嗯声。

  《天下局》她知道,明荣最新制作的电影,在半年前就开始试镜角色,单单男主角就试镜了两月才找到心满意足的。

  明荣找到人时还来她面前炫耀一番,说他找的男主角多好看多专业。

  可惜半月前被她强制要求换成了池枕。

  谁让悦华传媒是最大投资商,明荣还和她是老朋友。

  想到池枕,温绥意味不明的轻啧一声。

  “你想要哪个角色?”温绥觉得,既然池枕自己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那给这个识趣的小兄弟也不是不可以,但这小兄弟得让她满意才行。

  “萧白。”盛祁宴道。

  男主角,他还挺有野心。

  温绥眯起眼,眸光凝在他脸上。

  长得不错,是有那个资本。

  “行,”她勾着笑,懒洋洋问,“角色能给你,但你拿什么换?”

  盛祁宴沉默了片刻:“我自己。”

  “嗯?”温绥给明荣发信息退掉池枕,漫不经心地回话,“可我对你不是很感兴趣啊。”

  假的。

  她最近就爱这款。

  盛祁宴顿了顿,琉璃般剔透的眸子突然弥漫上一层水雾,瞧着有几分可怜,“姐姐,真的不行吗?”

  温绥轻轻笑了起来。

  贵公子的脸似乎被暖气熏的通红,又或者,他不小心服用了什么壮胆的药物,把自己全身都弄的通红。

  这些人为了达到目的还真是不择手段。

  温绥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冷白细长手指勾住盛祁宴浴巾的边缘,在他紧张又无措的眼神里,拉着他朝里走去。

  -

  -

  阅读提示:

  1.本文背景架空,所有设定都是作者胡扯

  2.慢热型都市文,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3.文笔一般剧情一般,但文中不接受任何ky~

  4.谢谢你们能点开这本书~书评区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