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妃有毒不好惹

第19章 顺路

娇妃有毒不好惹 风花雪玉 2316 2021-05-08 07:32:44

  “娘!”沈妙咬着唇,杏眸漾着水光,委屈道,“是她的丫头先对我不敬。”

  黄氏眸光微眯,看了眼沈玉,接着训斥道,“住口,大小姐说你错了就是你错了,赶紧下跪给大小姐赔不是。”

  沈妙在黄氏的严厉目光下慢吞吞,不情愿的跪下,“大姐姐,是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原谅我一次吧。”

  黄氏的话是话有话,沈玉轻笑一声,“母亲这话我怎么觉得是在指桑骂槐,有意说我霸道欺凌妹妹,不讲理?”

  黄氏笑了笑,温声赔笑道,“大小姐说哪里的话,我知道妙妙的脾性,定是她做的不对,惹您生气了,您才要惩罚她。”

  沈玉看了眼黄氏笑了笑,“孰是孰非母亲可以问问三妹妹几个目击证人,看我是否做过分了。”

  黄氏看着几个姑娘,有几个不是府里的姑娘,若真是沈妙做的不对,对长姐不敬,传出去只怕会影响沈妙名声。

  “三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氏望着沈芸询问道。

  沈芸福了福身,“见过大伯母,事情是这样的…”

  她还算聪明,知道有外人在,乱说话会影响自己的名声,便把事情如实的说了遍。

  几个姑娘站在花园里,脸色慌乱,不想掺和这件事,想离开,可这会沈玉恐怕不会让她们走。

  她还需要她们几个做证人呢。

  听完事情经过,黄氏脸色变得愈发严厉,暗气女儿鲁莽,厉声喝斥:“妙妙,你可知错?!”

  沈妙顿时吓得一跳,哭了起来,“呜呜,娘我知道错了。”

  黄氏训斥完女儿,转头看着沈玉,“大小姐,妙妙知道错了,回头我罚她,您看…”

  黄氏不想当着外人的面罚女儿,这样会让女儿难堪,传出去更会丢脸。

  沈玉却没有让沈妙起来的意思,“四妹妹突然拦住我的路,上来就打我的丫头,是为何?!”

  “大小姐…”

  黄氏脸上快挂不住,眸底闪过冷茫,想不明白沈玉这次回府怎么给人感觉好像变回了那个自信张扬,得理不饶人的沈家大小姐了?

  沈玉摆了摆手,“事情总要问个明白,不然四妹妹心里不服气,到时候怪我这个长姐霸道欺负她。”

  黄氏心里暗气,发觉沈玉好像变聪明了。

  “大小姐说的是,妙妙你说为什么这么鲁莽冲撞长姐?”

  沈妙眼睛挂着眼泪,抽泣道,“我没有要冲撞长姐的意思,我只是听说长姐在宫里欺负了二姐,想要问长姐为什么要欺负二姐,谁知道这个两个丫头阻拦我,所以我才…一时冲动动手教训了丫头。”

  沈玉冷笑,“二妹是皇后,我能欺负她?还有你听谁说我欺负她了?”

  沈妙维护自己的亲姐,抬头不服气道,“你进宫敬茶那天,不是让二姐在宫人面前丢脸,还害她被皇上和太后训斥了吗?”

  沈玉心里大抵猜到了她因为什么对她有敌意,正要说什么,这时沈长青闻讯而来,“住口!我看你是半点规矩都不懂,胆敢顶撞长姐,平时规矩都学哪里去了?”

  沈长青一来就是扑面而来的压迫力,乌云滚滚。

  吓得沈妙脸色煞白,“爹…我知道错了!”

  黄氏就怕男人用家法,忙拽着男人衣袍,哀求道:“相爷,妙妙真的知道错了,方才她也跟大小姐认错道歉了,念在她初犯,相爷就饶了妙妙一次吧!”

  沈长相甩袍双手背负,冷瞥了眼女人,重重一哼,“你当本相耳聋眼瞎,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嫣儿被你教的又蠢,又冲动,全部皆是她咎由自取。”

  “玉儿进宫敬茶那天到底怎么回事,需要本宫把她喊回来好好跟你解释一下吗?”

  黄氏被男人冷眼盯着,脸色慌的惨白,“相爷…嫣儿在宫里也不容易。”

  “哼,那也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沈长相冷冷道。

  沈家这么多女儿,要送进宫做棋子,谁都可以,不一定非要沈嫣。

  进宫为后是沈嫣自己选择的路,将来就是死在宫里,也是她自己选择的,怨不得别人。

  但不管沈嫣是谁都不能欺负玉儿,这一点,沈长青绝不允许。

  黄氏深知男人的脾气,便不敢继续替女儿说话,“相爷说的是。”

  沈长青看着小女儿,“回去抄五十遍家规。”

  只是抄写家规,没有动板子,黄氏松了口气,“妙妙还不快去!”

  沈妙慌忙起身,“女儿知道错了,女儿这就去抄写家规,爹爹别生气。”

  沈长青不冷不淡的嗯了声,目光落在沈玉身上,“爹送你回王府。”

  沈玉立刻打起精神,顾不得其他,道,“女儿可以自己回去,爹爹公务繁忙,回王府就那点路程不劳烦爹爹送。”

  她就怕父亲去王府揍萧珏。

  可沈长青是文官并不是萧珏的对手。

  到时候也不知道谁揍谁呢。

  沈玉不想父亲和萧珏这个时候见面,感觉战火会一触即发。

  “我不进王府,是顺道,走吧!”沈长青笑道。

  既然顺路那就搭个车也好。

  沈玉心里放心了不少,没有打听他去哪里,爬上了马车。

  …

  王府那边。

  “王爷,王妃回来了。”沈府的马车到了王府门口,暗卫就来禀告。

  萧珏颇为慵懒的靠在贵妃榻上,手里拿着兵书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看着,“是沈长青送她回府的?”

  暗卫道,“是,不过,沈相并没有进王府,在王府门口放下王妃就走了,他像是要出城。”

  “出城?他要去军营?”

  “应该是,后面有沈府暗卫盯梢,我们不好靠太近,不过看方向是去京城郊外军营的路。”

  萧珏合上兵书,“先不管他,喊沈玉过来。”

  小皇帝现在正忙着对付其他几个王爷,无瑕顾及他,就先让他们折腾去。

  沈玉刚到玉澄苑门口,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年走过来,“王妃,王爷请您去趟书房。”

  少年浑身冷酷凛然,一看就是暗卫,好像叫什么影七。

  琅王府人口很简单,除了管家,两个扫地婆子,两个跑腿小厮,一个厨娘和两个打杂切菜的帮厨,剩下的都是暗卫,具体多少个暗卫就不得而知。

  萧珏身边只有两个暗卫近身伺候,连个丫头都没有。

  琅王府很大,以前是萧珏做太子时太上皇赏赐的太子府。

  本来不可能给他,只是小皇帝找人算过,说这是一座凶宅,所以才破例没收回继续给萧珏住,由太子府改成了琅王府。

  沈玉没多问跟着暗卫到了书房。

  到了书房,两个丫头就被拦住不允许踏进书房,“闲杂人等不得随意进书房。”

  说她们是闲杂人等?

  绿芙和红芍瞪着影七,不满道:“我们是王妃的贴身婢女,不管王妃在哪里我们都得跟着贴身伺候。”

  谁知道琅王单独见沈玉会不会欺负她?

  两个丫头喜欢现在沈玉这个主子,心境早跟新婚之夜那天不同,以后她们会尽心尽力保护好沈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