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妃有毒不好惹

第17章 小名

娇妃有毒不好惹 风花雪玉 2024 2021-05-06 00:12:22

  …

  书房,沈长青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抓住琅王爆打一顿,“玉儿,你今天别回去了,在家里住几天,回头爹会让他来接你,给你赔礼道歉!”

  沈玉过去在他背后顺了顺气,劝说道,“爹爹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自己身体,不值当。”

  “琅王仇视我们沈家,对女儿甩甩脸色就随他吧!”

  只要不动手打人就行。

  沈玉没有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可沈长青是老狐狸一听就知道女儿拐着弯袒护夫君。

  “唉,你要爹拿你怎么办哦!”沈长青有点老父亲无奈的叹息道。

  他并不同意女儿嫁给琅王的,只是沈玉非要嫁给他。

  琅王和他有仇,怎么可能会善待她啊!

  沈玉眸光微微闪烁,其实想传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她就想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揭发白太妃的身份,还要扶持小皇帝,在她看来小皇帝并不值得沈家扶持。

  沈长青叹息一声后,问道,“你脸上的毒瘤是自己治好的?”

  沈玉点头,“是。”

  “你会医术,还有那个针灸术是什么时候学的?”沈长青目光探究的看着女儿,发现女儿最近变化不小。

  他是知道她有两面性格。

  白天是温柔乖巧,晚上就是阴狠冷酷。

  温柔的性子像她娘,阴狠冷酷的性子像极了他。

  可沈长青比较喜欢温柔乖巧的女儿,晚上那个沈玉,他曾经跟她对过话,给她取了个名字叫沈柔,她太过叛逆,阴狠,自私,冷血,他不想女儿变成那样的人,所以给她取名沈柔,希望她减少暴戾之气。

  沈柔十分聪明,就怕医术是她学的,他那个乖巧的女儿被她杀死了。

  沈柔曾经扬言会取代沈玉,常常大半夜辱骂沈玉是废物,害她被人嘲笑,心中不满,要杀死蠢笨的沈玉。

  沈玉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还有点紧张,桃花眼眨了眨,“我看医书学的啊,还有经常看太医施针慢慢就学会了。”

  沈长青脸色变得愈发难看,“那你是白天看医书学的,还是晚上?”

  她在家里,每天都有人盯着。

  丫头从来没有禀告过她偷偷学针灸术的事。

  要学针灸术总要用身体做实验。

  她不扎丫头,那就是扎自己。

  白天丫头看着,她没有这么做,那就是晚上自己扎自己偷偷学的针灸术。

  沈玉越听越懵,想到原主每天都对于镜子关心那张脸,没花多少时间看医书,更别提学针灸术了,她思前想后,道,“晚上学的,我知道爹爹不愿意女儿受苦,就晚上偷偷学的针灸术,急于解毒恢复容貌,我都是自己扎自己,丫头也不知道。”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

  是背着丫头偷学的,这样沈长青询问丫头也不会露馅。

  沈长青听了脸色变得阴沉密布,盯着眼神女儿,冷冷道:“所以你是沈柔?”

  沈玉惊讶的瞪了瞪眼,“爹,你怎么了?什么沈柔?沈柔是谁呀?!”

  家中没有叫沈柔的姑娘。

  难道沈柔是她的小名吗?

  可她完全没有记忆啊!

  沈长玉看着什么都不知道女儿,觉得丫头禀告的没错,玉儿,可能恢复了,另一个人格的沈柔已经消失。

  “没什么,你的小名叫柔柔,你忘了吗?”

  想到女儿的怪病总算治好了,沈长青眉眼舒展,高兴道。

  沈玉笑了笑,“爹,是不是你记错了,我都不记得我有这个小名。”

  他肯定是怀疑自己不是他女儿,想试探她吧!

  突然会医术,治好了自己的脸,的确让人怀疑。

  沈长青这样精明的男人,又熟悉了解原主,发现不对劲心生怀疑不足为奇。

  她记得原主根本没有小名,沈长青一会严厉一会笑,这么说,肯定是在诈她。

  沈玉的回答,让沈长青心里松了口气,白天的沈玉根本不知道晚上自己做过的所有事,包括沈柔的存在。

  她不记得,这就说明,她是他的乖巧宝贝女儿。

  可医术的事她又记得…这一点沈长青想不明白,不过女儿能恢复正常就好了,其他的没必要追究,女儿还是他疼爱的那个女儿就行。

  沈长青高兴道,“那就是爹爹记错了,玉儿没有小名。”

  沈玉桃花眼微眯,果然是诈她。

  这么说就是认可她了?

  沈长青不知道沈玉心中所想,示意她坐下,眉眼温和慈祥道,“你既然会医术,那你能治好白太妃的心疾吗?”

  沈玉摸不准自家便宜老爹要做什么坏事,不想暴露太多,便道:“不能,我不是大夫。”

  沈长青笑了笑,“玉儿不要骗爹。”

  他可不是太后,女儿什么性子他十分清楚,在永宁宫,不过是为了萧珏糊弄太后罢了。

  女儿恢复正常,真是越发聪明鬼精,这点真像他。

  沈长青看着这样的女儿愈发满意。

  没想到权臣爹爹不好糊弄,沈玉头皮发麻,“如果我说能治,爹爹是不是要阻止我救太妃?”

  沈长青身穿深蓝色锦衣,乌发全部束起用玉簪固定着,和沈玉酷似的桃花眼闪烁着精亮光光芒,端坐在太师椅上,扑面而来的凌厉之气,权臣相爷官威十足。

  沈玉看着这样的父亲,愈发能理解,萧珏为什么不是他的对手,被压制的死死的,那是因为她爹太强大了,像小说里那种智商在线的超强大反派,很难对付。

  连她都有点招架不住。

  书房里气氛随着沈长青无形中散发的压迫力,让人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沈长青并非故意,而是习惯了,长时间养成的那股权臣上位者盛凌的姿态,那股子气势随之而来,有时候自己都收敛不住。

  他端起茶盏喝了口,慢斯条理道,“你可以救。”

  沈玉抬眸看了眼父亲眼底的阴沉冷茫,便知道,他的目的,想留着白太妃继续拿捏威胁萧珏。

  “可太后似乎不允许。”

  沈长青笑道,“太后那边你不需理会,保住白太妃性命是小皇帝的意思,还有…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你取得琅王的信任。”

  沈玉脸色微变,“爹,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良心。”

  沈长青蹙眉,“让你取得琅王信任怎么就出卖良心了?”

  “您不是让我在王府做奸细,监视琅王吗?”沈玉疑惑的望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