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妃有毒不好惹

第11章 夹心饼干

娇妃有毒不好惹 风花雪玉 2402 2021-04-30 00:26:21

  还以为她有多聪明,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不如沈玉这个传闻中胸大无脑的女人。

  太后对她失望了,皇帝也对她失望了。

  沈嫣心灵遭到重重一击,有些摇摇欲坠,险些晕倒下去,还好宫女眼疾手快扶住她。

  那边,张嬷嬷一动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见差不多了,萧珏才让人解开她穴道。

  皇帝冰冷刺骨的目光扎在她身上,“说,到底是谁谋害小公主!!”

  张嬷嬷浑身肥肉一抖,“皇上饶命啊…”

  青鸾殿的人慌忙一起跪下,连连求饶:“皇上饶命啊,是张嬷嬷…”

  事到如今,大家只能自保,赶紧招拱。

  张嬷嬷面如死灰,“皇上饶命啊,老奴也是一时糊涂…求皇上开恩。”

  原来这件事,纯粹就是张嬷嬷失职,没有看好小公主,让小公主掉进了荷花池。

  为了逃避太后追究罪责,张嬷嬷才火速想了个办法,自己撞了假山晕倒当做受害者。

  在众人注意力都在救小公主身上时,跟青鸾殿的宫女太监一起商量出这个逃避办法。

  原本是打算说被人打晕什么都不知道。

  可皇帝抓来冷宫的人,有意暗示,张嬷嬷没办法只能随便指认了婵儿,当然这个事皇帝没有明着指使,她也只是皇帝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

  宫里的人见惯了贵人脸色行事,皇帝的意思,张嬷嬷明白,不敢不照做。

  不过皇帝也不知道是张嬷嬷失职故意编造谎言逃避罪责。

  事到如今,棋子没起到作用,皇帝恼怒了便随之丢弃,“来人,把这些玩忽职守的刁奴统统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去留交给太后决定!”

  张嬷嬷等人连喊都不敢喊了,如同死鱼一样被人拖走。

  侍卫把人拖走后。

  皇帝看了眼萧珏和沈玉,目光落在沈玉身上停留了一会,笑道:“恭喜王兄,能够娶到像王嫂这样聪慧机智的王妃,真乃王兄的福气。”

  萧珏唇角掀起个漂亮的弧度,“这要多谢皇上赐婚。”

  今天看来,娶了沈玉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至少沈长青心疼这个女儿,舍不得她死。

  只要她一天是琅王妃,沈长青就会投鼠忌器,不敢对琅王府下狠手,不然他女儿也得跟着陪葬。

  哼…

  赐婚这步棋,看样子皇帝是失算走错了。

  看着皇帝,萧珏唇角冷勾出了抹嘲讽。

  皇帝眸底滑过冷茫,眼眸淬了毒似的瞪了眼沈长青,冷哼了声,一甩龙袍离开御花园。

  沈长青没管小皇帝,沉着脸色过来,“玉儿,等会你回躺沈府,为父有话要问你。”

  萧珏笑道,“今天不是回门的日子,还是后天吧,到时候本王会陪王妃回门。”

  “皇上看着怒气不小,岳父大人可要小心。”

  沈长青犀利的目光看着年轻人,冷笑连连,“这就不劳王爷操心了,玉儿额头上的伤,本相等着你来解释,回去好好想想,怎么跟本相一个交代,玉儿若再有什么闪失,就别怪本相心狠手辣!”

  这么赤果果的威胁琅王。

  沈玉突然觉得自家爹爹好威武霸气哦!

  “爹,您消消气,这事我回头跟您好好解释。”

  “皇上看着的确怒气不小,都是女儿不好,要是皇上迁怒爹爹,您就把错推到我头上。”

  反正她注定是夹板气,夹心饼干。

  皇帝要迁怒,到时候她会想办法糊弄过去。

  沈长青两眼一黑,心里却是开心的,女儿总算没白疼,知道心疼他,“爹不会有事,你照顾好自己。”

  对付小皇帝,他有的是办法,不然他坐不上这个权臣之位。

  沈玉觉得这爹是真心对她好,不过可惜了他也的确是个大大的反派,心狠手辣,草菅人命,唯利是图。

  “嗯,爹爹放心,我在王府很好。”

  有这么个位高权重的亲爹。

  琅王府的人不敢欺负她,而且她也不会轻易被人欺负。

  沈长青嘱咐了几句才去御书房找小皇帝,临走前看着萧珏,语气低沉暗含警告,道:“照顾好玉儿。”

  萧珏俊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没搭理他。

  沈玉看着势如水火的两个男人,就觉得脑壳疼,“现在去哪里?是去清幽阁,还是太皇太后的颐和宫?”

  萧珏冷冷道:“清幽阁,皇祖母没有传召,不能去打扰她老人家。”

  沈玉哦了声,默默跟着他来到了冷宫里面的清幽阁。

  这里头还有士兵把守,可见完全是软禁了。

  而且清幽阁环境很差,跟永宁宫简直就是别墅和茅草屋的区别。

  这里头估计是太后的意思,来自女人的嫉妒,姜太后一朝得势便要报复白太妃。

  白太妃做皇后时可以说很受宠,风光无限,荣宠一世,太上皇最爱的女人是白太妃。

  身为不受宠的嫔妃,好不容易熬出头,她儿子做了皇帝,她做了太后,还不得好好羞辱折磨昔日皇后娘娘,找回场子啊!

  这些道理不需要多说沈玉也明白,所以说不仅萧珏被小皇帝打压,后宫白太妃日子也不好过,还有一个瘫痪在床什么也做不了的太上皇,这两人都是萧珏的软肋。

  小皇帝和姜太后留着他们是为了拿捏萧珏。

  萧珏的处境可以说真的很糟糕,四面楚歌也不为过。

  …

  负责统领看管清幽阁的人是太后娘家侄子,姜远。

  姜远看到他们过来,便上前道:“见过琅王,琅王妃,按照规定,你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敬茶。”

  沈玉蹙眉,没想到连母子见面还得限制时间,今天是因为琅王新婚带媳妇来敬茶的日子,所以才有半柱香时间,若是平时,是不是不能随便来?!

  沈玉暗想着,萧珏已经面无表情的走进去了。

  她只得赶紧跟着进去。

  屋内,光线不太好,花厅里摆放着高大的佛相,白太妃身穿一袭白衣跪坐在佛相面前念经颂佛。

  萧珏进来就跪下道:“母妃…”

  听到儿子的声音,白太妃停下来起身过来扶起儿子,“珏儿,快起来。”

  沈玉小步跟过来,行礼道:“玉儿,拜见母妃。”

  白太妃看着眼前的儿媳妇,因为是沈家女,眉头微皱心生不喜,语气极冷淡道,“起来吧,我和珏儿有话要说,你到外边等着。”

  不打算喝她敬的茶就,是不认她这个儿媳妇。

  沈玉也能理解他们厌恶自己,说真的她也不想做这个夹心饼干,正好他们母子都在,便把话挑明了,“我知道太妃和王爷都不喜欢我,怨恨我们沈家,怨恨我爹,昨晚上我也想了一晚上,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我尝过了,的确不甜,既然如此,那我会请求皇上恩准我与王爷和离。”

  谁知道白太妃听了这话,突然就晕了过去。

  “母妃。”

  萧珏赶紧的把人抱进卧室让人请太医。

  沈玉吓了一跳跟着进来道:“母妃怎么了?”

  “你给我闭嘴!”萧珏勃然大怒,拽拉她出去,“给我滚!”

  沈玉看了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想说她可以救他母妃。

  可男人根本不给她机会,粗暴的把她推出去,对绿芙道:“把你家小姐带走,本王不想再看到她!!”

  绿芙身子抖了抖,忙拉着沈玉离开。

  沈玉却没有离开,走到在清幽阁外面拉住婵儿,问道,“婵儿,我问你,太妃得了什么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