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第二十二章 祭拜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1168 2021-04-19 23:59:24

  少年自幼生活在狼群中,未曾学过读书写字,如今说话尚且不顺,字更不可能写得有多好。

  纸上墨渍横飞,说是鬼画符也不为过。

  若是平常,请个先生好好教导才是正当选择,可眼下黑衣人为了找他连苏府都敢下迷药,这还只是打听到了隐约的踪迹罢了,再来个先生泄露消息,恐怕府中能被找翻天,找到就直接将人掳去。

  “喝完药再练一会儿字,晚点让苏米他们教你说话。”

  学说话的事不急,等他喝了药吃了甜果子,去府衙报案的人便回来了。

  同行的还有不少官府衙役,在昨夜被迷晕的下人住处好生搜查了一番,只找到几片沾了薄薄一点粉末的碎布头。

  其实碎布头上那点子几乎不可见的迷药粉末作用不大,但他们能找到未被消除的证据就已经让苏清珈感到惊讶,总觉得像是故意留下的。

  毕竟龙骑卫,怎会犯这种错误?

  不过那些粉末能不能证明出什么倒也不重要了。

  她要的喜欢是背后那群人短时间内不敢再妄动而已。

  *

  被压着又临摹了五张大字帖,依旧是鬼画符,墨水也染的到处都是,少年有些愧疚,可苏清珈并不在意,只让他去擦了手、脸上的墨迹,再找苏米。

  少年遇到酸秀才的时候就对人族的读书写字很是好奇。

  可惜那个酸秀才只教过他很短时间就丢了,后来再也没有可以用几只死兔子来换教他这些东西的人族。

  再后来,林子里别说兔子,连只鸟都见不到,路上到处都是扛不住死掉的人族,他想进城,却被那个讨厌的雌性抓住。

  苏米领了小姐的吩咐要教会这个狼崽子般的少年说话,念了一遍书让他跟读,半天没有声音。

  只见他两眼无神,不知想什么呢。

  “啪!”

  戒尺狠狠拍在桌面上,骤然发出的声响让少年猛的惊醒,愣愣抬头看苏米。

  苏米:“……回神!跟我念!”

  “知己知彼,将心比心。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相逢好似初相识,到老终无怨恨心。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

  念的是《增广贤文》,普世学子们的启蒙读物。

  书房里传出少年磕磕绊绊的读书声,像个稚子在学说话。

  时将近午,苏清珈整理衣冠,身后只跟着管家并苏厘、苏方,穿过几道院门,按例去给苏家先祖们敬香。

  本朝侯爵朝官将先祖牌位放进佛寺供奉的居多,但苏清珈曾外祖不信神佛,驾鹤西归前便撑着最后一口气回了平州城老宅,给先祖们进了十五的供奉才走。

  此后苏家先祖的牌位便一直留在老宅,受子孙香火供奉。

  苏清珈每过一道牌位,接过身后管家递过三支香便跪下叩头:

  “礼请祖先前来广受香烟!”

  屋内烟火渐起,等上香毕,管家才同苏清珈说起同宗旁系九九重阳要来祭祖的名录。

  “……清河苏家有三子并两女,闽南今年也有五个族人传话说要来。”

  “闽南?”

  “是祖老爷那辈,中原战乱,有主家子弟逃亡闽南,后回平州寻亲认了回来,不过闽南路途遥远,那支族人又已在当地定居,便只隔上数年来祭拜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