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番外2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1080 2021-04-08 23:58:50

     如刀似箭的双眸在面具之下冰冷的注视着,他手一挥,身后的侍卫走上前:

  “听殿下吩咐!”

  “把他们。”

  布满伤痕的手往下一指:

  “全都杀了,杀干净了。”

  青天白日,霹雳惊雷。

  大臣们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那些铁面侍卫二话不说抽刀抹了临近官员的脖子。

  “殿下!殿下不可!”

  “赵贼你要做甚!”

  “救命!救命啊!”

  “啊!!!”

  朝臣们什么脸面都顾不上了,他们疯狂的逃窜想要活命,高位上的恶鬼却看的大笑,颓败的身躯随之颤动:

  “王臣将相不过如此,有趣,真是有趣。”

  这一天,厉王领五万兵马篡位,所过之处鲜血横流,几无生还。

  入夜时分,被幽禁在太和殿的宣帝赵湛和德王赵殊观隐约瞧见外面有篝火光亮,就听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一个、两个、三个……

  无数人头抛掷进来,有功臣良将,也有皇子后宫。

  宣帝傻了,他瞪大眼睛,手脚并用的想要爬过去,却因为染了血的大殿太滑,“砰”的摔趴在地。

  德王借着火光看的更清楚,俊美的脸上惊惶一片:

  “不、不可能……”

  宣帝抓住了最近的一颗头颅,是右相李维。

  还有吴猛、贺听州、孟不怒,死了,竟然全都死了!

  血液浸透他的衣袖,血腥味直冲鼻间。

  他猛地朝一旁呕去,五脏六腑纠结具焚,吐了良久,突然又疯了般嚎叫起来:

  “啊!!!畜牲、畜牲!”

  刻金面具的男人就站在门外,看他们如看两条狗:

  “啧啧,真是可怜啊,亡齐的,丧家之犬。”

  隆盛三年春,大齐这个偌大的王朝陡然崩塌,宣帝赵湛与德王赵殊观早已疯魔,亲自将大齐毁于一旦的厉王赵殊琤也不知了去向。

  寒冰铸成的宫殿里,冰封着数具尸体。

  形容枯槁的男人披着厚厚的斗篷走进来,他已是强弩之末,迈开腿脚都万分艰难。

  走到最里间的两座冰棺前,这个在传闻中不知去向的厉王先是恭敬的同先皇后行礼,然后小心翼翼的取下金面具,伏首在另一座冰棺上:

  “阿珈。”

  他用最轻柔的语气喊了声。

  冰棺中躺着的是位容貌倾城的女人,即便已身死多日,依旧美的惊心动魄。

  “阿珈,欺负你的人都死了,欺负我的,也死了,我给我们报仇了。”

  赵殊琤露出个对镜练了很久的笑,被火烧化了的五官勉强没有那么可怖。

  拘谨的模样,任谁也想不到这会是个让世间生灵涂炭、尸横遍野的厉鬼。

  他像是在邀功,又像在讨好:

  “阿珈,以后谁也不能欺负我们了,我厉不厉害?”

  冰棺打磨的很光亮,赵殊琤正笑着,转眼扫到到冰面上印出来的那张脸,动作一顿,忙瑟缩着用袖子挡了起来。

  声音发颤道:

  “阿珈,我吓到你了对不对?”

  这样的念头漫天席地差点将他淹没,比恶鬼还要可怕的男人突然之间就哭的像个孩子:

  “吓到你了,吓到了对不对!”

  “阿珈!阿珈!我以前,不难看的,真的,不骗你,你不要怕我好不好?”

  “阿珈,我想陪你,我杀了他们,你就让我陪你一起死好不好?”

  哭出的泪水很快结出薄雾,赵殊琤受不住寒气兀的弯腰咳嗽,咳了两口血来。

  袖子都湿了,赵殊琤心中慌乱。

  他怕了,怕待会没有力气,打不开冰棺便不能和阿珈死同椁。

  生已不能同衾,死若再不能同椁,太痛苦了,想想便难受的心口绞痛。

  赵殊琤喘着粗气流着泪,梗着脖子颤巍巍转身向韩皇后的棺椁行了一拜:

  “母亲,你替孩儿作证,孩儿从前,真的不丑,等死后,还会变成最美的模样,定然不会吓到阿珈。”

  “对,不会吓到阿珈的。”

  嘴里喃喃着,已经感受到生命的消逝,赵殊琤咬牙借着最后的力气推开了美人的冰棺。

  然后缩进去,紧紧抱住那具冰冷的身体。

  真好,阿珈,我终于和你一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