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第八章 拜访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1099 2021-04-01 23:35:38

  气氛大抵是沉默的,可也维持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苏厘淡淡点头,算这事揭过,少年不知事,还这么……诚恳(?)的道了歉,他也不会抓着不放。

  只不过表面的和平维系没多久。

  一直到午膳时候那少年都是亦步亦趋跟在小姐身后,倒比旁人更像是近身护卫。

  这副样子惹得这几个向来亲近的正牌护卫多少有些不爽,连带着将他带回来的苏厘都隐隐被埋怨上了。

  若不是小姐纵容,还真想把这个碍眼的家伙丢出去。

  不爽归不爽,对于这个家伙的身份,哪怕再是好奇也没人刻意打探过。

  至于府中其他仆从,管家昨夜早早就封锁了消息,让大伙都以为他是从京城跟来小姐身边的,偶有三两个胆大的会好奇瞧他为何能半步不离跟着小姐,也仅仅只是好奇而已。

  厢房的正堂里,十八道各式菜肴摆上桌,今日苏清珈特意吩咐了多肉食,与昨日相比格外丰盛。

  “来,坐这里。”

  她伸手指指身侧的位子,示意少年坐下。

  暗中的护卫们幽幽目光射来,一旁伺候的玲珑也揪着衣袖,不明白小姐让这家伙跟在身边也就算了,怎么还让他上桌呢!

  真希望这估狐狸精能够有点自知之明,离她家仙女儿似的小姐远点。

  少年却偏偏在诸多明晃晃的恶意注视中面带兴奋的坐到了苏清珈身旁。

  他似乎全然没有察觉周围紧张的气氛,盯着身前细长的竹筷,伸手碰了碰就连着碗一起推开。

  “不,这个。”

  玲珑白眼翻上天,又要开始胡搅蛮缠了!

  苏清珈不觉得他在胡搅蛮缠,轻声问道:

  “怎么了?”

  少年注视着她如水般的眸子,忍不住像个幼崽张张爪子示意。

  这是……不会?

  苏清珈愣了下,恍然间想起这时候的小表弟应该离开狼群不久,用起竹箸来确是有难度。

  “没关系,你看着我的动作,要这样抓住。”

  对待表弟,不论他是年幼稚朴还是日后那般暴戾阴郁,她都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他有何不会,她便一点点教他。

  这顿午膳用了近一个时辰,管家拿着张拜帖进来时,苏清珈已经简单吃过,正提着少年的手将一块肉食夹入他碗中。

  “这样用力才能夹起重物,你手轻点,万不可再弄断了这竹箸。”

  娇软少女眼中有笑,侧着脑袋看拿竹箸似舞刀剑的少年。

  听见了敲门的动静,便微敛笑意让管家进来:

  “拜帖?是宣武将军府?”

  管家扫过一桌稍显凌乱的菜式,忙递上手里的拜帖,道:

  “是,已经回说小姐身体不适,可那家送信的看起来是个傻子。”

  苏清珈擦拭好手掌,这才打开拜帖,随意瞧了两眼便放至一旁。

  “怎么说?”

  管家神色带火:

  “也是门房的婆子先回绝的,说了小姐身体不适,可那家递贴的人硬是不走,那婆子便使人传话给我,我去见了,那人丢下拜帖就跑,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

  苏清珈静静听着,对这宣武侯府的心思多少有点猜测。

  怕是早就打听到她身虚体弱,见才进平州城便喊了大夫,怕吃闭门羹,专门派个傻子上门送贴,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走,回去后估计连传话都不会,这样的拜帖便无关她闭门与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