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第六章 乖巧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2140 2021-03-19 21:57:35

  “外边太冷了,你先跟我进去,玲珑,让他们热水烧快点,先点个炉子顺便再把药膏拿过来。”

  说着,她拉着少年的手进屋,留下亲近的护卫、管家和小丫鬟阻拦无能,还要处理那一地狼籍。

  “你不生气?”

  苏旦看向苏厘,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兽崽子竟然能让小主人不顾身份如此照料,苏厘为何忍住了。

  而且这小疯子还伤了他。

  苏厘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冷冷觑他:

  “都听小姐的。”

  *

  勉强找到间没有遭受摧残的浴室小房,苏清珈用毛毯把少年裹严实,等热水药膏送来。

  这次她不敢再全然交给别人处理。

  方才小表弟说疼,以为碰到伤口是有人要害他,还不清楚会不会和上辈子一样受不了旁人靠近。

  记得有次不知谁送了个女婢进浴间伺候,他气的一连发作了数十个大臣。

  若现在也是那样,再发起怒来可真不一定拦得住,苏厘叔叔现在还伤着呢。

  手忽然被人拉了下,她低头。

  “你,看我!”

  少年不喜欢她的出神,瞪圆了眼睛凶巴巴的说。

  苏清珈正想着苏厘被打受的伤,被这强硬的语气一顶,心中陡然闹出一股火气来,转开眼睛没搭理他。

  不过三息时间,她便发觉手心点点酥痒,好奇看去,少年的指尖犹疑在纤细如玉的手边,然后试探的挠了挠。

  “你,不开心?”

  兽瞳乖巧的望着她,还有些疑惑。

  苏清珈心中的不悦没来由融化了大半。

  这样可不行,她连忙眨眨眼压下痒意,又挪开手道:

  “没有不开心,只是被你吓到了。”

  温软娇气的示弱对姨妈屡试不爽,或许是因为血缘相系,表弟也很吃这一套。

  彼时他了无生念,困在房中不吃不喝,她便故意伤了自己再这般扯他的袖子,趁他给自己上药时喂他些米粥。

  他们,相依为命过……

  眼中兀的有泪滑落,苏清珈吓了一跳,见少年没发现,连忙收起纷杂的念头,垂眸不语。

  这边少年虽然受用,但也不是瞎子,见她嘴上说着没事,精致的眼眉却垂了下来,便哼哼道:

  “说,慌!”

  是说谎啊,苏清珈在心底替他纠正。

  少年对她情绪的感知比想象中还要敏感,不过这样也好,无需多费心便能顺势而下将这份说辞继续。

  只见娇娇的小姑娘像被戳破心思般,鼓着气飞快瞪了他一眼。

  看他还是一脸懵懂,干脆下了剂狠药。

  借着方才心底残留的酸涩,悲伤说来就来,纤长的睫毛颤动,转瞬间眸子里的水雾便几乎凝实,透明泪珠垂在眼角欲坠不坠。

  且越是这样,声音越是愈发骄横:

  “好吧,我是不开心的,一点也不开心。”

  “我身子打小不好,总爱生病,又被困在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里。”

  她脑海中浮现出幼年时期的画面,语气中真实的多了几分湿意:

  “那时候,苏厘叔叔总爱买来各种吃食玩具逗我开心,苏米叔叔和苏方叔叔没有银子,便合计做了个秋千,可他们担心我,秋千做好又担心我年幼行事不稳,拖拖沓沓的不许靠近。”

  “最后苏旦叔叔和苏厘叔叔便想了个办法,每次让一个人牵住苏米叔叔和苏方叔叔,另一个陪我玩秋千,逗我开心。”

  少女梨花带泪的模样很难不令人心动,恨不得把所有珍宝奉上以换她露出笑颜。

  少年手忙脚乱给她擦眼泪,不由皱着眉毛回想刚才群人里谁是苏厘、苏米、苏旦、苏方。

  其他人或许记不清,苏厘多多少少有些印象。

  很快,桀骜的脸上表情微变,紧张的看了看她,想说点什么,张开嘴又忘了怎么说。

  “你说我不开心。是啊,当然不开心了,疼爱我的苏厘叔叔流了好多血,怎么能够开心呢。”

  软软甜甜的声音落在耳中不再让他感到甜蜜,反而刺的心口疼。

  少年不知所措的站起身,任由毯子落地,浑身焦躁的难受。

  憋闷了好久,他眼睛忽然一亮,生疏的学着刚才她抱着自己的样子,弯腰抱住她:

  “我坏,别哭,杀了我。”

  哪有这样道歉的!

  周身都是小表弟的气息让苏清珈身子有些僵硬,她挣扎着也挣不开,气的用手勾他的头发:

  “不要!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只是不开心,没有生气。”

  少年花了点时间思考“没有不开心”和“生气”之间的关系,过会儿更焦躁了:

  “你,我的,开心。”

  你是我的,我要你开心。

  苏清珈偏不,埋头闷闷道:

  “我是我自己的,想开心就开心,想不开心就不开心,不用你管。”

  怀抱猛然缩紧:

  “我的!开心!”

  “就不!是你惹我不开心,现在不仅没有道歉,还想勒死我是吗?再用力我就要生气了。”

  少年想清楚这句复杂的话是什么意思,然后讷讷松开怀抱,委委屈屈的看她:

  “我的……开心……”

  好乖的表弟啊!

  不管是上辈子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是那么好骗,内心始终干净又脆弱。

  变得阴郁暴戾不是他的错,他一辈子都被至亲之人伤害,恐怕赵帝日夜盼着的便是让表弟代替柳氏不得好死。

  苏清珈不愿看见这样乖巧的小表弟再经历无数磨难,最终变成用冷漠和狠戾保护自己的厉王。

  他本该生来高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所以没关系,以后她会保护他,教他世人间的相处,教他诗书礼学,不会再因此为人诟病耻笑。

  “想让我开心吗?”

  她看着少年的眼睛。

  见他毫不迟疑的点头,苏清珈笑了,她的笑比三月牡丹还要动人心魄,少年耳尖一片绯红。

  “想让我开心其实很简单的,待会你要去和苏厘叔叔道歉,而且以后也不能再随便生气伤人。”

  “好,拉勾!”

  少年迫不及待的同意,又郑重用手指苟住她温软的小指,想要学别的人类那样,可怎么做都感觉哪里不对。

  苏清珈心头缠绕的沉重被风吹开一角,这样的表弟,值得用一切去守护他的成长。

  她用小指勾住他的小指,手臂一转两根小指缠到一块,教他说:

  “要这样,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

  “好!”

  少年回答的特别认真。

  苏米就是这时候敲门的,也不知在外边听了多久,放下火炉和药膏就开始叹气。

  苏清珈已经用毯子重新把少年围起来,苏米还是满脸一言难尽的叹气。

  “苏米,热水好了吗?”

  她丝毫不在意被从小看自己长大的叔叔听见什么,由着小表弟拉手指不放,面不改色的问。

  “好了。”

  苏米摇摇头,顶着那乖巧少年打量的目光出门取热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