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第五章 闹腾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2029 2021-03-19 00:07:12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何表弟和上一世那么不一样?

  如果不是胸口的红珠子胎记做不得假,容貌也和皇帝有些相似,苏清珈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

  恍恍惚惚的走出东跨院,她身后跟着一条甩也甩不掉的尾巴。

  少年并不能感受到她的疑虑。

  自从苏清珈出现,他不砸东西也不爬房梁了,只用一种你是我的所有物的眼光直勾勾盯着她,走到哪跟到哪,行动间还带着几分野兽的习性。

  苏清珈实在嫌弃他身上在泥水灰土里滚了一圈的衣裳,昨夜大夫也说可以稍稍清洗,便灌了晨药就让他去浴房洗澡。

  少年凶狠龇牙:

  “不臭,不许,嫌弃!”

  苏清珈从没这么无力过,哪怕上辈子的表弟是匹能够冰冻三尺、夜止哭啼的恶狼,也不会这般说不通道理。

  她指着矮榻上沾了泥土的皮子:

  “但是真的很脏,瞧瞧,把我近来最喜欢的白狐裘都弄脏了。”

  少年目光一转,很是嫌弃这皮子的来处,也实在不知道哪里好看,便固执威胁她:

  “嫌弃,都弄脏!”

  苏清珈自觉身为一名京城贵女的修养分外到家,可在小表弟面前也总会忍不住额角抽跳。

  她叹口气,脑海里那个冷酷无情的模样正在一点点被风吹散,露出呲着牙齿的狼崽子真面目。

  道理讲不通,她索性换条路走。

  “好了,好了,我不嫌弃。”

  嘴上这般说着,却把掌心通红惨兮兮的手递过去,像上辈子刻意逗弄他那般娇滴滴道:

  “不过,喏,你看,你穿的衣服真的好硬啊,把我的手都磨红了,就去洗澡换身衣服好嘛~”

  说一句望一眼身边的人,带着三分委屈七分娇气。

  少年目光呆滞了一瞬,使劲眨了眨眼睛。

  心跳好快!是病了吗?

  余光再偷偷撇过那双葱白的手,态度便没来由软了下来:

  “我洗,不许,嫌弃。”

  说完又毫无气势的龇牙恐吓两句。

  苏清珈目光微闪,侧着脑袋,倏而笑了:

  “我可没有嫌弃你,是衣服太磨人了。”

  左哄右哄,终于把固执的小表弟送去洗澡,原本以为问题算是解决了,却不想半柱香时间没到,浴房里又闹起来。

  “怎么回事?”

  她匆匆赶来,震惊的望着快被拆散的房门。

  “疼!”

  光着上半身的小表弟听见她的声音从房里冲出来,一双兽眼湿漉漉的跟她控诉:

  “他们,杀我!”

  苏厘黑着脸拿披衣过来:

  “小姐,您先回去,这里有我。”

  少年炸毛般躲开他的手,大声吼道:

  “滚开!杀了你!”

  这是他说过最流畅的一句话。

  不等苏清珈回神,少年已经猛地发狠,不甚健壮的胳膊悍然挥过去,握紧的拳头轰一声砸到苏厘的胸口。

  苏厘借着常年厮杀的经验后退半步卸了拳头上的两分力,哪怕这样也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住手!”

  眼看那拳头又要落下,苏清珈瞳孔一缩,拉住少年邦硬的胳膊。

  “你想做什么?!”

  是了,即便他的性格和上一世有些出入,也改变不了嗜血本性。

  赵殊琤,他是从小被白狼王养大的凶兽,磋磨不会让他失去斗志,只会磨练他的凶性。

  长大的赵殊琤,是头见血就杀的疯狼,而眼前的少年,怒极也会发疯。

  “他杀我!杀了他!”

  胳膊太硬,苏清珈实在拦不住,心一横就咬牙搂住少年劲瘦的腰喊道:

  “不会的!苏厘叔叔从小就照顾我,他不可能会害你,你要是再伤他,不如把我一起打死算了。”

  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

  玲珑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生怕那野兽当真要连小姐一起打杀。

  周围的护卫们作势就要冲上来,却被苏厘的眼神制止。

  小姐靠的太近,若是再惹他发狂,才真有可能伤了小姐。

  是的,被小姐抱住的少年暂时看起来已经没有再发狂的迹象。

  气势像山洪卸去,奔流不再。

  泛着血丝的眼睛里褪去凶狠,氤氲了一层水汽,他活像受人欺凌的小可怜,带着哭腔控诉坏蛋的罪行:

  “疼,你也,杀我……”

  好疼,他讨厌这个雌兽了,不会亲亲他抱抱他,还想杀他。

  “呜~”

  一声低哼的呜咽让苏清珈整个人都懵了,她木愣愣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双湿淋淋的眼。

  “别、别哭啊,没人想杀你的……”

  苏清珈手忙脚乱想替他擦去泪水,可手刚伸出去就被拍开了,这时她才发现袖子上那些鲜红的血色。

  “你腰上有伤!”

  她当即顾不上有下人在场,弯腰就要找伤口在哪,心跳的格外慌乱。

  那样一个高大、消瘦又狠戾的表弟,因为她,此刻血染衣衫,哭的惨兮兮,让苏清珈如何能冷静:

  “是我的错,没有发现你这里还有伤,别哭,先让他们帮你上药好不好?”

  娇娇软软的声音里都是对他的担忧,少年眼睛微眯,心头的小火苗死灰复燃跳动两下。

  不过他很擅长学人类抠字眼,还是当初不会说话时用一只野兔腿从个穷酸秀那里学的功夫。

  “不要,疼,要你,上药。”

  苏清珈窥见了小表弟的脆弱,心头一软,忙哄他:

  “好,不过要先擦干净身子,不然伤口好不了。”

  赶走院里院外闻声围过来的奴仆,老管家进门便看见了这副少年少女互相依偎的画面,气血上涌,眼睛一翻就要晕过去。

  他是想让小姐解闷,可没想让那小子占小姐便宜!

  苏米眼疾手快搀扶住他,暗中使了一点劲:

  “管家,您可千万别晕,小姐现在走不开,府中少不得您的调度。”

  老管家觉得自己还不如真晕倒得了。

  那边苏清珈暂时哄好小表弟,终于能抽出精神吩咐道:

  “苏旦,你赶紧带苏厘去找个大夫瞧瞧。”

  “玲珑,让他们重新烧点热水送来后边的浴室。”

  “管家,关好大门,今天谁上门拜访都说我身体不适,见不了外客。”

  入秋时分,天气一日比一日冷,苏清珈捂着小表弟腰上伤口的手在情绪平缓后敏感的觉得一片冰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