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1-03-17上架
  • 65862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重生

重生后白月光和反派殿下he了 五花又 2372 2021-03-17 02:29:58

     太康三十八年中秋,朗月高悬,京城中灯火辉煌,游船画舫交织不停,多的是达官子弟们出来猜灯谜赏夜色。

  承平侯府的少爷小姐们便是跟随老侯夫人上了条七丈有余的双层画舫船,观护城河两岸风光,好不热闹。

  画舫一角,翡翠看着自家姑娘在河光中明暗交错的娇美脸庞,心中涌出股忧愁来:

  “小姐……”

  顺着少女目光往外去望去,赫然是以李相嫡孙李丰棠为首的太学生们。

  少年郎风姿俊秀,身侧站了个着鹅黄长衫巧笑嫣兮的女子。

  翡翠以为小姐因为那女子和李公子交往过密而伤神,却不知苏清珈正思绪紧绷数着时间。

  亥时梆子敲响,拜月高台游行来到护城河边,太学生们昂首围观,祭词唱过三声,喧闹中,有人不慎落水。

  是那个穿鹅黄长衫的女子,不等护卫救人,李丰棠也随之跳入水中。

  “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快下去救人!”

  惊呼声吓到了不少围观拜月台的人,翡翠更是急切:

  “小姐,是李公子!”

  “看见了。”

  苏清珈眸光微阖,淡淡道。

  中秋夜,拜月台,李丰棠救下不慎落水的太学女弟子孟苇。

  待到隆盛二年秋,同她完婚不过半月的李丰棠便会不顾只娶她一人的约定,纳孟苇为妾。

  *

  重华宫外,太子赵殊观与随行的几个小太监被拦下。

  “行兰姑姑,自南下归来我已有数月未曾拜见母后,为何母后会不愿见我?”

  身着淡青色宫女装束的行兰垂首:

  “太子殿下,娘娘她身子不适,用了太医开的方子已经歇下,吩咐说过几日病好些再见您。”

  赵殊观皱眉,目光望向不见一道人影的宫门内,不赞同的说:

  “母后身子不适,我更应近前探望,你再去问问......”

  门内忽然走出一道年长的身影,是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刘嬷嬷。

  赵殊观看见她,忙忘了嘴里要说的话,眉眼舒展颇带两分急切道:

  “刘嬷嬷,是母后愿意见我了?”

  比起行兰,太子自幼可是刘嬷嬷带大的,自然更多了几分熟稔。

  “殿下您别急,娘娘知晓殿下是最有孝心的,这不,怕您不管不顾的往里闯,就叫老奴前来说一声,这病暂时好不了,却也不严重,太医已经看过,留的药方说得静养些时日,殿下,有嬷嬷我在,定会好生伺候着,您放心回去。”

  刘嬷嬷劝着,没听见回音,便接着说:

  “再说了,娘娘平日最是疼爱殿下您,如今病重,若是过了病气惹您也身子不适,少不得心中更加郁结。”

  赵殊观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母后平日确实最为疼爱他,还派了刘嬷嬷专程来说明缘由......

  “好,那我便先回去,嬷嬷,你一定要照顾好母后。”

  刘嬷嬷自无不是的点头。

  好悬送走了人,没过半个时辰,又有人来报,说是承平侯府的小小姐来了。

  这一回,韩皇后让人进了殿内。

  赵殊观收到消息,那种奇怪的感觉更甚,直到身边小太监道:

  “殿下,苏姑娘的未婚夫被传两日前的中秋夜与太学女弟子私相授受,这事已经闹开了,怕是来求娘娘做主的。”

  苏表姐的未婚夫?李相家那个叫李丰棠的孙子?

  呵,真是好大的胆子!

  赵殊观心中的怪异之感被愤怒冲散,连带着给李相也记了一笔。

  而此时遣退宫侍的重华宫大殿内,纤弱少女正温顺的趴在美妇人膝头。

  韩皇后脸色沉沉,只在触及小侄女时柔软几分,她抚着少女乌黑的发,低声安慰:

  “阿珈,姑妈会帮你退了这桩婚事,李丰棠他不是好归宿。”

  苏清珈脑袋往韩皇后怀中蹭蹭,眼中一片清明:

  “我晓得,姑妈,我亲眼看见他自己跳下去救人,一旁的护卫都没他快,既然这般爱重,自然要成全。”

  又抬头:“我只是担心,若此时退婚,太子表弟与李相……”

  韩皇后身子一顿,转开眼睛,脸色却瞬间阴沉到极点。

  “这事你不必忧心,姑妈自有决断。”

  察觉到姑妈的异样,尤其在提到太子表弟时那双慈祥双眸中的厌恶,苏清珈心中有些不安。

  中秋夜的事一夜之间遍地开花传遍了京城,这事上辈子可不曾发生过。

  她醒来已经小半月,原想寻此机会解除与李丰棠的婚约,再借口造化梦将赵帝狸猫换太子一事告知姑妈,好让她多加小心,可眼下,总觉得哪里不对。

  “姑妈……”

  不等她说什么,韩皇后先开了口,声音沙哑道:

  “阿珈,姑妈想请你帮个忙。”

  “您说。”

  苏清珈直起身子,对上韩皇后幽深的目光。

  “去平州吧,等你和李家的婚约解除,去平州住些日子,正好重阳祭祖,去给老寿国公和你娘扫墓,顺便,再替姑妈找个人。”

  耳边好似有雷鸣轰隆声陡然炸响。

  “找......谁?”

  “找个,比你小一岁半的男孩,他胸口有颗红珠子胎记,我会派重尺跟着你,阿珈,原本这事不该将你牵扯进来,可是除了你,姑妈已经无人敢信,无人敢用了......”

  苏清珈眨眨干涩的眼睛,胸膛“砰、砰”的跳动声无比清晰。

  “姑妈,那是谁啊?”

  韩皇后心中有两股念头不断撕扯,一边说着这事跟小侄女本就无关,不能再将她拖进来,另一边却道阿珈只要去了平州便不可能与此事再无干系,与其各种借口蒙骗她,不如说出真相,这个女孩是她看着长大的,有着兄长的智慧和嫂嫂的豁达,定不会因为赵帝背叛她。

  面前的少女眸光清澈,带着几分好奇、几分单纯。

  韩皇后终于下定决心,她孤注一掷的想要抓住什么:

  “阿珈,你相信姑妈吗?若有一日,姑妈与你姑丈......”

  苏清珈确信自己谋划要说的事已经被发现,她敛去所有心思,握住韩皇后的手:

  “姑妈,我信你,不论你与姑丈如何,我只认你,你永远是我的姑妈。”

  多日来的恐慌、愧疚、畏惧、担忧,似乎都在在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坚定的声音中得到一丝舒缓。

五花又

最近心态有点炸,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吃糖!!!甜甜的恋爱不好磕吗!   文背景属于古代架空,女性地位没那么低,女主小娇纵,对男主是真心疼,所以会很包容他,男主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一见钟情,而且这辈子开头狼性思维还没褪去,心动就是行动,要把女主偷回窝里腻在一块那种!(有点痴汉,介意的赶紧跑!我太累了,不想搞那么多弯弯绕绕,直接就是甜甜蜜蜜!)   头脑风暴总是在开车和幼儿园之间摆动,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甜甜的恋爱在哪里!在这里!我只想搞恋爱,不想搞斗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