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空间福女好种田

第46章 胡家规矩

空间福女好种田 夜寒梓 2038 2021-04-28 00:05:00

  胡秀才看了看钱袋子里的铜板,那可不少啊,“分这么多钱?”

  胡尚轩看了看今日的猪骨头,漫不经心的说道,“卖得多,也就分得多,听说豌豆苗价钱好,剩下的我也让她去掐了,爹,今日这骨头还是炖萝卜,行吗?”

  胡秀才没反应,顿了顿才说道,“我记得响水村江家的孩子在念书,这丫头是不是也识字?”

  胡尚轩笑了,“爹,识字哪有那么容易啊?虽说在同个屋檐下长大,可要是相处得好,也就不会有方家把人接回来的事了,您说呢?”

  胡秀才又说道,“过了年你可就十八岁了,该娶亲了,爹是在想这事儿呢。”

  “放心,家里银子够的,慢慢找就是了,找不着就给银子,交几年税。”

  胡秀才拧眉,“挣钱拿那么容易,你爹我病秧子一个,家中全靠你,你当我不心疼你?娶妻生子是迟早的事,何必拖着。”

  “爹,可是您不满意啊。”胡尚轩冲他一笑,“您放心,我一定给您找个识字的儿媳妇回来,行吗?”

  他拿了猪骨头就去灶屋了,“今儿就给您炖白萝卜啊,清甜,味道不错。”

  胡秀才年轻的时候那可是一表人才,十八岁中了秀才,再三场科考,举人本来志在必得,可是出了岔子,再也不许他科考。

  一个只会读书的读书人,突然之间遭遇这样的事,那能受得了啊?想不明白,打算投河自尽,让周围干活儿的人给救起来了,这其中就有胡尚轩的娘亲。

  胡家也是本分的农民,供他读书十分吃力,没了出路,觉得愧对家人,这才打算轻生。

  在家人和知己的陪伴下,胡秀才总算是振作起来,一年之后完婚,之后就有了这个儿子,可是他自己却留下病根儿,大冬天的泡了凉水,这腿脚不大灵便了。

  几年之后父母离世,又是一次打击,在妻儿的陪伴下好不容易才振作起来的,一家三口也算是生活得自在。

  不过胡尚轩十岁的时候,他娘亲害了病,也去了,胡秀才一夜之间老了十岁,身子更是不如从前。

  胡尚轩十来岁就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悉心照顾父亲,下地干活儿,上山打猎,洗衣做饭样样精通,父子二人把日子也过得像模像样的。

  胡秀才腿脚不好,大夫说要多喝猪棒骨炖的汤,最好有牛骨头,可这时候不许宰杀耕牛,这东西可不好找啊,猪棒骨倒是能隔三差五的买,这东西不贵,味道也好,倒是个好东西。

  儿子忙活去了,胡秀才自己在堂屋里坐下,琢磨着,是不是不该坚持自己的想法,不该让儿子为难。

  读书识字的男儿都不见几个,更何况是姑娘家,他希望儿媳妇知书达理,识字通文,现在想想,这的确是难啊,贵家小姐都不一定能成。

  他慢悠悠的去了灶屋里,“当初我说,胡家的儿媳妇必须得识字,那是想着你能找个懂理的人,你娘就识字,我和她恩恩爱爱,相处十来年,从没争吵过,我和她没过够呢,我也想让你找到一个这样的姑娘,可如今想着,也不是识字的才讲理,你说呢?爹不勉强你了,娶你自己喜欢的。”

  胡尚轩正忙着砍骨头,笑呵呵的说道,“爹,您是真怕我讨不到媳妇儿啊?这要求都改了。”

  胡秀才叹气,“这村里的妇孺大多爱闲言碎语,为着芝麻大点小事就能在外面喊着骂,我是真受不得这样的,你说我假清高也好,左右我就是想家里清静些。”

  胡尚轩回头看他,“爹,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心里有数,您好好养着身子,别操心这个了。”

  这一次卖了钱可让方家看到了卖菜的好处,接下来还有两次小集一次大集,江敬雪带着秀秀他们几个去弄菜,家里大人还跟着帮忙呢。

  一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七,次日最后一次赶大集,然后就真的要过年了。

  晚上在上房里吃饭,方成栋念叨了一句,“这都二十七了,江河和承家咋还不往回走,主家难不成留下过年了?”

  文氏说道,“我估摸着明日就该回来了,留下过年,那得费多少粮食,没那么傻的主家。”

  说罢,她又跟江敬雪说道,“雪儿,明日我和你大舅跟着你们一块儿去,马上过年了,家里好些东西要买,都给买齐全了。”

  江敬雪点头,“好呀,明日能不能给他们几个买糖葫芦吃?”

  一说这话,几个孩子眼睛都亮了,文氏笑说,“买,自然是买,大过年的,你们几个想吃啥吃啥。”

  饭还没吃完呢,秀秀和冬梅都高兴起来了,这会儿就恨不得去镇上,饭都觉得不香了呢。

  晚上早早的就睡下,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方昌文赶着牛车,拉上准备好的菜,其他人也跟着上去,这就往镇上赶了。

  到了镇上天还没亮,这一次可和上回不一样,就这会儿都已经人挤人了,可真是热闹啊。

  江敬雪说道,“估计找不到那么好的摊位了,这次大家来得可真是早啊。”

  文氏说道,“偏一点也没事,咱好好卖,卖不出去拿回家去,正好过年吃了。”

  往里走了好久,这才看到个空位,赶紧把菜拿出来摆上了,给刘管家留的自然是放在了背篓里,答应了人家的。

  今日的菜还真是不愁卖,大过年的,哪怕家里日子过得不成样子的,也要想着桌上多几个菜,一年到头就这么一回,出手都大方许多。

  就算是摆得偏僻,顾客还是一个接一个,方家的菜新鲜,挑不出毛病来。

  半上午刘家才来人,按着菜价给了钱,还特意添了点,又等了会儿,便宜点把剩下的菜给了一个大娘,这就卖完了。

  文氏笑说,“还挺早,老大啊,托人把牛车看着,一块去逛逛,今年咱家过个富裕年。”

  孩子们已经按捺不住了,糖葫芦啊糖葫芦,终于能吃到糖葫芦了啊!

  乡下孩子,吃到糖都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是糖葫芦,这足矣让全村孩子羡慕一整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