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空间福女好种田

第18章 娘家人

空间福女好种田 夜寒梓 2035 2021-03-31 00:05:00

  “哎哟,昨晚上这雨吓得挺大的啊,这么大的雨,屋里的被子都受潮了呢,好在是有个正经屋子住呢。”

  这声音他们怎么会不熟悉?李氏啊。

  方氏要起身,江敬雪忙说道,“娘,您躺一会儿吧,昨晚上没睡好,我出去看看。”

  她要出去,方氏忙道,“你出去做什么,就让她在那里嚷嚷吧,不管了。”

  江敬雪笑了笑,“让她在那儿,娘听着那些话不是心里难受吗?”

  这杀猪棚又没有门,躺在被窝里都能看到李氏在外面张牙舞爪的,江敬雪要去端盆里的水,有点儿沉,江承家直接就给她端了起来,“小妹要干嘛?”

  江敬雪笑了,“当然是泼出去呀。”

  走到了外面,李氏笑呵呵的说道,“哎呦,这不是雪丫头吗?才两日没见,怎么就成这副模样了,你要是知道错了呀,大娘就回去跟你爷爷奶奶说说。,让你们回家住。”

  江敬雪笑了,“大娘真能办到这事儿?让我们回去?”

  她这话问得真诚极了,李氏本来是得意洋洋的表情,一看她这样,立马就有些支支吾吾的,“我,我是说……”

  江敬雪勾了勾唇,让他们回去,这大娘可得气死吧?

  她从江承家手里接过了水,直接就往外一泼,算是用了最大的力气,那水不偏不倚的,正好就倒在了李氏的脚下,溅起了许多水花,把她的裤腿都给弄湿了。

  李氏咬牙切齿的就要骂人,江敬雪故作惊讶,“哎呀,怎么泼到那儿去了?我还想着我受了伤,没多大力气呢,大娘快回去换衣裳吧,这么冷的天可别着了凉,家里仅有的三钱银子都给我们了,要是没钱请大夫,到时候大娘病得起不来身怎么办啊?”

  李氏气急了,撸起袖子就想上去打人,江承家往前一站,那身板儿她看着就害怕,只好缩了缩头,“你,你们给我等着。”然后就气鼓鼓的往家走了。

  刚刚李氏在这儿闹腾的时候,边上还有人在看呢,这会儿见她走了,都笑了起来,“雪儿,好样的,这不是就把她给气走了吗?她这样的人啊,就是欠收拾,你们越强势她就越折腾不起来。”

  江敬雪笑了笑,江承家赶紧扶着她往里走,“小妹你也真是的,自己动手做什么呀,要把水泼她跟前,你让我动手就行了呀。”

  江敬雪偏过头看他,笑了起来,“要自己动手才解气呢。”

  方氏忙说道,“快过来,这伤口是不是裂了呀?你也是,跟她计较做什么呀?”

  江敬雪说道,“娘,刚刚人家才说呢,她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咱们一再忍让,她只会越来越欺负人,都已经搬出来了,难不成还受她气呀?以后她来一次我就赶一次。”

  方氏拉着她坐下,“娘不是说你不该赶她走,而是你现在身上还有伤呢,刚刚还端那么沉的水,这到底有没有裂开啊?”

  江敬雪笑笑,“不严重,一会儿就好了。”

  其实刚刚还真有点儿疼,可她不想说,说出来他们又得担心了。

  这杀猪棚就在路口,每日从这里经过的村民可不少,真要是爱面子的人,绝不会愿意住在这个地方,好在他们一家都是想得开的,只要能把日子过下去,再怎么样都无所谓,人家指指点点的也就当没看见吧。

  刚刚外面还有好些人都在那儿说话呢,见他们几个不搭茬,这会儿人又走了。

  才坐了一会儿,外面又吵闹了起来,远处一位婶子跑着过来的,“大河媳妇儿,大河媳妇儿,你快去看看吧,打起来了,那边打起来了。”

  方氏着急了,“谁,谁打起来了?”

  她还以为是自家人出事儿了,但一看,一双儿女都在这儿啊,自己的相公也出去做工了,到底是谁呀?

  那婶子跑到了地方,喘了几口气,这才说道,“好像是你娘家人,他们过来找你的,进了村子就听到你大嫂在那儿胡咧咧,然后就把她按在地上打,咱们都拉不住呢,你快过去看看。”

  一听这话,方氏更是着急了,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就跑了过去,可别打出事儿啊,要不然可麻烦了。

  江敬雪身上有伤,走不了那么快,江承家就落后了些,扶着她一块儿过去的。

  那地方还有点儿远,还没到就能听到闹哄哄的动静。

  江敬雪问了一句,“大哥啊,是说家公家婆他们来了吧?”

  江承家点头,“是啊小妹,离得这么近,应该是他们听到了消息,所以才赶着过来的。”

  江敬雪迅速想着办法,在这里住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以这时候来说,出嫁的女人要想回到娘家过日子,不仅自己要被指指点点的,连娘家人也抬不起头来,方氏又没有被休掉,何来回娘家一说呢?

  可在这村里只能是一直住在杀猪棚里,谁家也没有那个本事能够暂时帮助他们一家,挣钱也来得没那么快,如今看来,只能是想办法先住到方氏的娘家去,这就要看看娘家人是什么态度了。

  好不容易才到了地方,方氏比他们先到,这会儿已经把娘家人给拉开了。

  李氏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又是哭又是嚎的,“哎呦,天杀的,青天白日的竟然拦路打人了,这还有没有王法呀?我要报官,我要上衙门去报官。”

  江敬雪正好到了,听了这话就说道,“好啊,去报官吧大娘,尽管去吧,先前那事儿正愁没个说法呢,大娘去了,咱们也一块儿去,省得来回跑几趟,我倒要看看当初大娘做的那事儿会被安上个什么罪名。”

  一听这话,李氏立马收了声,看了江敬雪一眼,又是咬牙又是捏拳头的,怎么也想不通,以前任她捏扁搓圆的小丫头,如今怎么硬气起来了?她说一句她就顶一句,刚刚还拿水泼她,十几年了,这小丫头可从来没有这么对待过她。

  方氏说道,“雪儿说得对,大嫂真想去衙门的话,咱们就一块儿去,正好我娘家人也来了,帮着讨个说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