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血族盛宴

第十五章 司徒博士变得奇怪了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1838 2021-03-23 22:39:02

  黛西张了张唇,用嘴型说出了两个字。

  司徒穆看懂了,她说的是丹尼。

  虽然内心莫名其妙地有一丝不舒服,但他还是如实告诉她了:“我正要解剖丹尼的时候,他忽然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现在怎么样了。”

  闻言,她沉默了,再也没有任何表示,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他的话。

  只是在生机流失的终末,她的目光缓缓转移到他脖颈的咬痕上,忽然间粲然一笑。

  这一刹那,她像极了迎来暗夜里最后盛放的玫瑰,美得那样惊心动魄。

  司徒穆的手竟然颤了一下,手术刀顿了一瞬。

  随即,继续解剖。

  ……

  手术室墙壁的储物格里时不时运出一个个玻璃罐,里面盛满了无色液体,外部插着许多粗细不一的管子,全部连接着一台长方体仪器。这台仪器的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字一刻不停地滚动着。

  接着,这些玻璃罐装着各自对应的器官,重新收回了储物格里。

  储物格关上以后,在司徒穆给AI下达的指令下,它们又不知道通过中空的墙壁,被运送到哪里去了。

  器官取完以后,司徒穆将她被剖开的肚皮全部缝合,最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并给这具身体穿上一身酒红色的华丽长裙,放进了一个大型玻璃罐里。

  玻璃罐竖放着,她的发丝和裙摆随着四周流动的液体缓缓飘动,果然像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

  只是,她原本如红玛瑙般冰冷妖艳的眼睛,却再也没有了半分神采。

  司徒穆的这场解剖手术依然很迅速,在结束了一切后,便走出了手术室。

  他告诉自己,黛西已经完完全全地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

  本来,因为司徒博士一反常态,长时间没走出手术室,里面又是战斗力爆表的血族女王,上次手术室门口还流出了很多血,M.R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们一直提心吊胆的。

  现在,终于等到司徒博士毫发无损地走出来了,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放下了先前一直提着的心。

  可是,接下来,他们又开始担心了。

  因为司徒博士变得越来越怪异。

  不仅是跟他说话时,他们以为从来都不会走神的司徒博士,走神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他还时常一整天都待在G2N,也就是摆放怪物器官的其中一间储物室里。

  那间储物室以前是空的,现在新放了一些器官进去,也就是司徒博士近来最后一次做的解剖手术中,摘下的血族女王的器官。

  大家都怀疑他是不是在里面做实验,遇到难解的问题了。

  可刘怡博士为了搜集数据,在经他同意后,查看了他所记载的那个女吸血鬼的资料,却发现,他用那个女吸血鬼的器官,每天所做的实验和记录的数据,竟然一天比一天少,后来甚至完全没有了。

  但他还是疯魔了一般,一直待在那一间储物室里不出来。

  要知道,以往很多很多年,除了有十分重要的解剖手术,或者新的重大发现,需要他出面以外,他的作息都是非常规律的。

  每天都会准时回到自己的房间,或是他在外面的别墅。

  所以研究人员们都在猜测,这是不是因为吸血鬼是一个邪恶的种族,有着他们还没有研究出来的古老神秘的力量,那个女吸血鬼就是用这种力量,给司徒博士下了某种诅咒。

  他们很想建议司徒博士去做全方面化验,但却没有人敢开口。

  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徒博士在某次整理资料时走出了G2N,又带着一堆资料进去,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几天后,终于有两个资历深的研究人员看不下去了,决定大着胆子,进去找司徒博士,劝他去化验室做全面化验。

  他们已经想好了说辞,来到G2N门口的时候,礼貌地敲了三下门,却发现门居然缓缓打开了。

  储物室的门是M.R实验室所有人都能进去的,所以它们都是普通的门,没有设智能锁。如果没有人主动上锁的话,它们是不会自己锁上的。

  两人有些奇怪,向来严谨,且不喜欢被人打扰的司徒博士,这次不但没锁门,居然还连门都忘了关。

  难道,他真的遭受了某种诅咒吗?

  为了一探究竟,两个研究人员并没有再继续敲门,而是决定悄悄走进去,查看司徒博士有没有其他怪异的举动。

  他们轻手轻脚的,连呼吸都不敢发出细微的声音。

  周围摆满了一排排空荡荡的玻璃架,他们小心翼翼地穿过其中一条过道,走到了G2N的最里边。

  这里的玻璃架上,倒是摆放了吸血鬼的器官。

  两人的视线穿过玻璃架的空格,终于,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原本竖放着的巨大玻璃罐,此时横放在地上,并且整个上方都被掀开了,浸泡尸体的透明液体暴露在空气中,里面赫然是一具死不瞑目的女尸。

  而他们无比尊敬的司徒博士,竟然把手伸进了透明液体里,扶住女尸的后颈,将她的头抬出了玻璃罐。

  他无比痴迷的目光,宛如燃烧的火炬一样,直直地射向她空洞无神的眼睛。

  然后,更加令他们胆寒发竖的事情发生了——

  司徒穆带着温柔得十分诡异的笑意,吻上了女尸冰凉的唇,双唇的间隙,幽幽吐出了一句缠绵缱绻,又似乎带着痛楚的——

  “甜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